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爱无禁忌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巴黎时装周的五光十色不亚于前一段时间在米兰举办的时装发表会,甚至带有互别苗头的意味,让华丽时尚的舞台暗中添加些许火药味。

    创草夹带之前在米兰的好评来到巴黎,依然是东方时尚风狂吹下引人注目的焦点。

    “启骅。”

    闻声,站在会场最后方、紧临大门处的严启骅收回锁在舞台方向的目光,落向身侧,收入一袭倩影的黑眸瞬间闪过一抹讶异。

    “芊秀?”他的前妻、秋原服饰的董事长,也是创草的同业竞争对手之一“你也来巴黎了?”

    应对间,两人有默契地走出会场,停在灯光明亮的穿廊。

    身穿枣红色纱质长礼服,反衬出雪白肤色,优雅的东方美人菱唇轻扯淡笑,笑中苦多于乐。

    “虽然没有机会参展,至少来观摩,看看你们凭什么能胜出,夺得米兰、巴黎两场发表会?”

    “你观摩出什么心得了吗?”

    “我身边缺少像你这样的人才。”定定看着他,何芊秀不明白他们的婚姻为什么最后会以离婚收场,而前夫竟然成为自己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他应该要帮她的不是吗?在她有心创业的时候帮助她才对,但他没有,坚持留在创草;而这也是他们签下离婚协议书、各分东西的肇因。

    离婚二年,她还是想不透一件事。

    明明,他们是因爱结合的夫妻,为什么最后会变成商场上的敌人?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今大这个样子?”终于,悬宕在何芊秀心中长达三年的疑问忍不住逸出口。

    “我想这与你千里迢迢来到巴黎的目的没有关系吧,芊秀。”

    “我真的想知道,”迟疑了一会儿,她抖着声音问出自己逃避已久的问题:“你不爱我了,是吗?”

    “三年前要求离婚的人是你。”严启骅提醒她。

    “那是因为你坚持留住创草,不愿意帮我经营秋原。”

    “所以你才会想要利用离婚威胁我,逼我在婚姻和创草之间选择一个:连带的,也利用这件事测试我对你的感情。”

    这些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肯定到让听者双颊赧红。-

    “我气不过。”何芊秀坦诚“我气不过陈少白在你眼里比我还重要。”

    “我有我的计画和考量,只是没想到你会提出离婚作为威胁的手段。”这点让严启骅彻底寒了心“感情禁不起测试,尤其是在已经出现问题的时候。”

    “难道那时候的你已经不爱我?”

    “不,而是我发现我们渐行渐远,我们的生活找不到一点共通处,甚至经常因为公事吵架。我们是夫妻,却也是生意上的对手,对于这样矛盾的角色,我们谁也没有处理好,离婚是必然的结果。”

    “我们可以不必离婚的,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帮我。”

    “事实是我们已经离婚了。”严启骅苦笑“时间是不会回头的,做过的事也是。”

    “所以,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不管是事业上或是感情上?”

    “我希望今后我们是良性竞争的对手。”

    良性竞争?“你都知道了?”过去她雇请商业间谍企图窃取设计图,派人跟踪他,干扰他行程等等的事情,他都知道了?

    严启骅只是淡淡一笑,无法说明她雇用方谨监视自己,却让自己的人生面临重大改变这件事。

    她始终介怀的前夫和她雇用的人正在交往中——他想她是不会乐意得知这项消息的。

    “你更讨厌我了,对吧?”

    “无所谓讨厌与否,只是那些手法最后伤得最重的还是自己,少用为妙。”严启骅衷心建议。

    何芊秀苦笑“你就是这样,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这样不愠不火到几近冷淡的态度,让人摸不透你的想法。”就因为这样,她才会想到最糟糕的方法——利用离婚来测试他对自己的感情。

    这一测,断了他对自己的感情,受惩罚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我期待明年。”严启骅突然开口:“不管是在纽约,东京、伦敦,还是米兰、巴黎的时装周里看见秋原服饰登上世界级的舞台。”

    何芊秀闭了闭眼,在短暂的时间里收拾所有失落的情绪:当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一副女强人的态势。

    “我会的,绝对不让你们创草专美于前。”

    “我拭目以待。”严启骅知道她一向禁不起激,好强的个性无人能出其右。

    “我等一下和时装协会会长有约,先走了。”何芊秀的语气里充满了逞强与不服输。

    严启骅也由得她去,颔首“不迗。”

    待倩影离开视线,严启骅转身,打算进后台看看状况。

    才走没几步,一股猝不及防的强大拉力将他迅速拉进最近的男用洗手间,还来不及看清对方的脸,便跟着对方一起被关进个人使用室。

    砰!厕门落锁,一张凶神恶煞,外加彩妆卸到—半、狰拧难看的脸部特写近在眼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再度充当沙漠之星的模特儿,刚在台上搔首弄姿时,意外瞥见爱人和一个女人离开会场的方谨是也。

    “那女人是何芊秀对吧?她什么时候来巴黎的?她是追着你来的呜?是跟你约好的吗?她找你做什么?你跟她谈了什么?她是不是要来找你再续前缘?你是不是想跟她重新再过你们鹣鲽情深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