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戏谑美男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机场里人来人往,机场大门口停了一部部的车子等着旅客,内外的气温相差了一大截,外面冷冽的风呼呼地狂啸,里面却如煦光照射般温暖。卫霜站在一根梁柱旁仰首注视着人关处的人潮,紧锁眉头绷着娇俏的容颜。

    “那个死人,说什么晚上八点的班机,到现在还看不到人影。”她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就只为了等那个死人头。愈等她就愈想杀人,尤其第一个想杀的就是那个死人。

    如果到九点半还看不到人,她就不等了,管他在这里是不是人生地不熟。他走丢了、被骗了、被卖了,都不管他的死活,谁叫他让她饿着肚子站在这里就只为了等他出现。

    倏地,人关处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騒动,只见一群人盲目地拉扯着一名外国男子,想必又是什么大明星来访问吧!卫霜觉得不必多加理会,只是以眼角不屑地瞄了眼人关处那群已渐失控的人群,可是那人好像直往她这个方向冲来,而且他的容貌太熟悉了。

    “巴瑞特?亚瑟!”

    “tom波yhoney,ran!”

    卫霜被来人一把拉住手腕急速地穿越重重包围,毫不考虑地就跳上停在机场门口的计程车“go!go!go!”他着急地拍打司机的椅背。

    当车子远离失控的人群后,那名男子才放松地擦拭着额际的冷汗,给了卫霜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longtimenosee。”

    “what’sgoingon?arthur。”卫霜怒目睨着。对,是好久不见了,可是为什么才一见面就发生这种事,那群人为什么会追着他跑?

    “i’mstar!”亚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卫霜,一副不敢相信她居然不知道他是谁的表情。

    “你你star?!”卫霜仰头笑得不可遏抑,认识他那么久她就从不晓得他是个是个star。

    “yes!”巴瑞特?亚瑟被卫霜的反应惹恼了,口气不甚友善。

    卫霜整理了下被扯乱的衣衫,忍住满脸的笑容,开口说着:“i’msorry。”

    如果不是喜欢卫霜这个tom波y,巴瑞特?亚瑟才不可能如此容忍她的反应“nevermind。”

    “yousayyou?”她到现在还是不相信他的话。

    “yes,athletestar。”

    “areyoukiddingme?”卫霜正襟危坐地注视着他,难以相信他是个运动明星。

    “no!”巴瑞特?亚瑟生气了,这女人居然还在质疑他话中的真实性,根本不肯相信他的话。

    卫霜直盯着亚瑟瞧,想瞧出其中的端倪。可是望进他的眼底似乎找不到一丝说谎的影子,莫非他说的全是真的?但是为什么打从她认识他到现在一直不知道他是个运动明星?“yousetmeup!”她被他给整惨了。卫霜大声地抱怨。

    “i’mverysorry。”他真的是很歉意,不告诉她是因为以他的知名度她应该早在认识他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他是谁,谁晓得唉!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晓得他是谁的人存在。

    “don’t波therme。”她生气了。卫霜甩开被亚瑟拉住的衣袖,别过脸看着窗外不理会亚瑟一张可怜、苦苦哀求的俊脸。

    “youmadatme?”亚瑟手指夹住卫霜尖细的下颌扳过她的脸,露出一张最好看最迷人的笑脸。

    “yes!pissedmeoff。”她当然生他的气,他在马尔地夫的时候居然不告诉她他的身份。她怎么会知道他是个体育明星,她从来不曾关心过体育新闻,哪知道在马尔地夫结识的他是个知名的体育明星。

    “sorry。”

    “nevermind。”她接受他的道歉。

    卫霜忽然发现她从刚刚和亚瑟都一直用英语谈话,随即手叉在腰上佯装怒气地嗔道:“chinesespeakingplease。”

    “saychichinese?”亚瑟困难地吞咽着口水。

    “对!别告诉我你在补习班学的中文全还给老师了。”她实在搞不懂居然会有人在马尔地夫砸下大把大把的钞票学中文,她身旁这位脑筋混沌的运动明星就是实证。他嫌钱多也不是这么个砸法吧?他不觉得有种“拜错码头”的感觉吗?

    “慢慢一点。”亚瑟皱紧了眉头。他的中文能力还没厉害到能适应她如此快速的说话速度,他甚至都还不能理解许多中文的意思、用法,同样的一个中文字居然有好多种音,很多种意思。

    中文真的会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要不是想追她,他才不会没事找碴去学什么中文哩!

    “你说你是体育明星,是什么运动的明星?”卫霜这次特地地说慢点,好让亚瑟能慢慢吸收、了解她话里的意思。

    “网球。”亚瑟仔细观察卫霜的反应,却发觉她似乎对于他的这个答案没多在意,让他一喜一忧。

    喜的是,他真的没爱错人,她不在意他的盛名,让他更坚定了要娶她的念头,忧的是他的盛名居然引不起她多大的兴趣,让他心中不禁有股挫败的感觉升起,染满整个心头。

    “来这里做什么?有没有地方住?”

    “来找你啊!honey。”亚瑟深情地拉住卫霜的手。

    “别叫我蜜糖,我和你可没多大的关系,你这样叫别人会误会的啦!”卫霜斜睨了眼前座的司机,司机正用种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们,她急忙抽出被亚瑟紧握着的柔荑。

    “tom波y。”他最喜欢这样叫她了。

    卫霜却很不喜欢他这样称呼她,仿佛她的行为一点也不像女孩子。“你觉得我很像男生吗?”她怒斥着他。

    “不,这只是个昵称”

    “喂!我有名有姓的,干吗昵称。”她孩子气地用手指戳着亚瑟的胸膛“你觉得叫我的名字很丢脸吗?”

    “没有、没有,我哪敢。霜儿。”亚瑟极尽讨好地笑着。

    “这还差不多”

    “小姐,你们要打情骂俏也要看时间吧!我知道你们一定很久没见面了,可是我在这个地方已经打转很久了,可不可以麻烦你告诉我一个地点,再去谈你们的情、说你们的爱?”司机颇不耐烦地抱怨。

    “对不起。arthur,你住哪间饭店?”

    “我没预订饭店。”

    “那你这些天要住哪里?”

    “不晓得。我是临时决定要来的,我也只有通知你来接机,根本就忘记要经纪人帮我订个房间。

    “这样”带他回家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反正家里的空房间多的是,而且说不定可以借助他来刺激一下武隽。

    卫霜打算好亚瑟的“用途”后,决定带他回家“去住我家好了。”

    “真的!”亚瑟是求之不得。

    “offcourse。”

    “itbeautiful!”亚瑟赞叹他眼中所见的美丽景象,在一片璀璨的光芒辉映下,清晰可见四面环绕青翠的山峦,浓密的树木形成最佳的屏障,供给新鲜的氧气,入门所见是一片色彩鲜艳的花海,壮观的白色欧式建筑气势磅礴的慑人魂魄。

    这是他所见过最夺人目光的一栋建筑物。

    “arthar,进来啊!”卫霜催促着站在门前猛看着房子外观迟迟不肯进门的亚瑟。

    “喔!”

    卫霜拉着亚瑟到餐厅里,先解决民生需要要紧。

    “刘嫂,有没有东西可以吃啊?”

    “有有有,我现在就去弄”刘嫂被亚瑟吓了一大眺,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家里多了个外国人“霜儿,他是”

    “喔!他是我在马尔地夫认识的一个朋友,叫亚瑟。他到这里来玩半个月,我就带他回家里来住咯!反正家里空房间多的是嘛!”

    “多多指教。”亚瑟不顾刘嫂的反对硬是执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吓得刘嫂连忙缩回手,羞红了脸。

    “这是个礼貌。”卫霜晓得刘嫂一定不习惯亚瑟的“动手动脚”所以有必要解释一下他的行为,否则等一下刘嫂肯定会高喊非礼。

    “我我去帮你弄吃的。”刘嫂从没被俊男亲过手背,尤其是被外国人亲,她到现在还有点害羞。虽是个年近六旬的老妪,但还是免不了有着女人天生的虚荣心,被亚瑟的亲密动作惹得心里扑通扑通的。

    “arthur,你坐在这里等,我进去帮刘嫂。”

    “ok!”

    卫霜走进厨房,打开柜子拿出碗盘和杯子“刘嫂,家里怎么好像没人在?大家都跑出去了吗?”她一回来就感觉到家里异常的安静,实在是不太像平常一向吵闹过头的家。

    “你爸妈去听音乐会了,霆青和羽珊带着小颢颢去逛百货公司。”

    “大哥和羽珊姐带小颢去逛百货公司?!”

    “对啊!”“那二哥和靛仪姐呢?”

    “他们跑去溪头二度蜜月去了。”

    卫霜不敢相信地转头大叫:“他们两个为人父母的居然把自己的小孩托给别人带,自己跑去度蜜月?!他们可真是有良心啊!”“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她愈来愈看不下去他二哥的行为了,疼老婆也不是这么个疼法吧!小颢的身份是愈来愈不如自己的亲生母亲了。“那霆政、霆桀他们呢?该不会也跟老婆去二度蜜月了吧?”

    “霆政和碧弦坐八点多的飞机到美国去看碧弦的母亲,霆桀和小瑜还在公司加班。”

    霆桀和小瑜两夫妻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小瑜又是霆桀的特别助理,这可好,他们两个人更可以明目张胆地在公司里打情骂俏、眉来眼去,绝对没人敢说话,夫妻俩一同打天下,真是绝配。

    不过,霆政和碧弦姐去了美国?

    “霆政和碧弦姐到美国去了,那为什么我刚刚没在机场遇到他们?”卫霜困惑不已。

    刘嫂爱怜地捏了捏卫霜小巧的尖鼻“小表,你是不晓得这个世界上有‘阴错阳差’这种事吗?”

    “哎唷!刘嫂,别捏人家的鼻子嘛!”卫霜摸了摸鼻子,她的鼻子从小被刘嫂这么捏得已经够尖的了,现在她还是习惯性地喜欢捏她的鼻子“你是想让我变成小木偶是不是?”卫霜娇嗔,手扯着刘嫂的衣袖撒着娇。

    “没办法,习惯了嘛!一时改不了啰!”在卫家她一向最疼卫霜,虽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她能见到卫霜的面是屈指可数,但是她还是最疼爱她,可能是卫霜比较会向大人撒娇吧!或是她那天真无邪的个性得她的心吧!反正她就是最疼她,而卫霜也最爱跟她撒娇,她们俩仿佛是对母女般的无话不谈。

    刘嫂从冰箱里拿出培根肉和蛋。

    “弄什么东西给我吃啊?”卫霜好奇地望着刘嫂从冰箱里拿出东西。

    “培根三明治啰!”

    “不要、不要,我不要吃什么培根三明治,我要吃你做的咕噜肉配饭。”

    “好。”刘嫂从电锅里舀出一碗香喷喷的咕噜肉“霜儿,你那个外国朋友怎么一见到人就随便乱亲?”

    “那是外国的一种礼仪嘛!外国男人都习惯这么向女士打招呼的,亲女性的手背表示尊重对方啊!我在外国已经司空见惯了,甚至还看过见面就亲嘴的哩!”

    刘嫂不能接受地紧皱眉尖“怎么这样,真是一点体统都没有。”

    卫霜好笑地听着刘嫂的嚷嚷“好啦!我会叫他克制一点好不好?”

    “不过,他的中文说得还不错嘛!算是及格了。”

    “你肯定不知道他是在那里学的普通话。”一想到这,卫霜就没办法克制地讪笑。

    “在哪里?北京吗?”

    卫霜动起食指在刘嫂的面前摇晃着“不不不,再猜啊!”“哪里?”

    “在马尔地夫。”

    “马尔地夫?!”刘嫂不敢相信地大叫。

    “对,白痴一个对不对?学中文居然不到中文语系的国家学,大老远跑到非中文语系的马尔地夫学中文,真是白痴一个。”

    刘嫂也失笑“真的是白痴一个。”

    “他告诉我他是在哪里学中文的时候,我差点没笑到得内伤、吐血,真是败给他了。”

    “honey”在外头的亚瑟没法忍受卫霜离开他的视线太久,只好甜甜地在外头低喊。

    卫霜被亚瑟的一句蜜糖气得恼恨异常,朝着外头的亚瑟喝道:“你给我闭嘴!”

    刘嫂眼中闪着狡猾的光芒“他叫你honey?”

    “不要理他,他在发神经病,他一看到女人就那副德行,那已经是他的口头禅了。”卫霜歪着嘴角咕哝。

    “喔?那他刚刚怎么不叫我honey?”别看她年纪已经不小了,实际上她还蛮清楚现在年青人的用语和一点点的英文呢!

    “他”她总有一天会被他给气到吐血、气绝身亡。

    “好了,你先把碗筷拿到外面去。乖。”刘嫂推着卫霜出去。

    卫霜一出厨房的门口,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亚瑟,开口就是一阵咆哮:“喂!你有完没完?叫你别那么叫我你不听,你是非把我气个半死才高兴是不是?”她下了最后通牒“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这样叫我的话,我就不让你住在我家,我管你在这里有没有地方住。”

    亚瑟闻言大惊失色“好好好,我不叫你honey了,不要赶我走嘛!霜儿?”亚瑟睁着一对有着透明蓝色眼珠子的瞳眸,撒着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