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相望祈夏约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相夏至这一病,就是半个月,本来三五天就能好的,但是她“拖”花几倍的时间来养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风寒,她却表现得像濒危的病患,每天奄奄一息地虚虚弱弱。

    护国侯倒没说什么,卫厨子已经急得跳脚了。

    “我的姑奶奶,你的病还真像小表缠身,人家几天就活蹦乱跳,为何你现在还虚弱得下不了床?”

    她蜷在被窝里有气无力地道:“你也看见了,我体质弱,住不惯兵营,久病不愈是自然。”她努力打起精神,满怀期望地、诚恳万分地看着卫厨子“既然我在这儿起不上什么作用,只会耗费时间粮食,不如建议侯爷另请高明,早日破敌,小女子我呢,也就不多叨扰了,早走早轻松,卫厨子以为如何,”

    “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找个懂得奇门遁甲之术的人像在街上买棵白菜一样简单?”卫厨子哼道“留你驻营,已经大大引起监军不满,也不知和侯爷起了多少回争执,还说要上奏朝廷,罪名一大堆,侯爷信你护你,你就算帮帮他成不成?”

    相夏至奇道:“侯爷为何笃定我一定能破阵?万一我做不到呢,他一意孤行,岂不是惹祸上身?”

    “我怎么知道,八成你是老王爷推荐来的,侯爷是信老王爷不会找错人。”

    相夏至眼一眯“错了。”

    “错了?”

    她淡然微笑“老王爷找的本不是我,我是替人来的。”

    卫厨子愕然“你替人来?替的谁?”

    “说了你也不知道。”她喃喃道“这缘由,我也不十分清楚。”

    到底是谁知道相思谷有人懂得奇门遁甲?老王爷为何会找到那儿去?谷中住的大多是纯朴平常的村民。连五行八卦这个词也没听过,她不显山不露水,一月才见流云一次,跟着学术数易理,奇门阵法,纯是个人喜好,怎会让震平老王爷得知,特地到相思谷寻求“奇人”结果寻到她头上?

    权贵可是没什么好人,只知仗势欺人。她不由心有怨气,边关战事与她何干?先婉拒后推拒再坚拒,然后震平王爷一声令下,要火烧相思谷,血染相家村。

    十把钢刀架在她颈子上,她能不来?

    其实她也看得出老王爷威吓人的成分居多,若真倔气一起,来个威武不能屈,便真杀了她不成?

    但,她也真的是怕死,是没志气,但谁能不畏死?她不是硬汉子大丈夫,她只是名小小弱女子,算有些胆气但没志气,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她不想死。

    何况,流云跟她说:“你去吧,算是替我。”

    于是,她只好来了。

    “嘿,信你!却不知你怀的什么心思,我们这位犀牛侯爷,这次可真是钻了牛角尖了。”

    她一怔“什么犀牛侯爷?”

    “我们侯爷姓望单名一个月字。”卫厨子比出招式“你可知道,剑式里有一招叫作”

    她一笑接道:“犀牛望月。”

    “你知道?”卫厨子有些诧异。

    “有什么稀罕,我也习过武艺,这样普通的剑式,听说在山东人人习武的村落里,连七八岁的小孩子都会这一招。”相夏至笑道“我的武艺虽然学得不怎样,但不至于连这个也没听过。”

    “倒也是,的确不稀罕。”他也笑“但侯爷使出这—招,可就不普通了。”

    “哦。”相夏至兴趣缺缺,却偏有一丝丝的印象窜入脑海“侯爷的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过,不过似乎与高官贵族扯不上什么干系”

    “是吗?莫非是侯爷领兵以前的事?说来听听。”卫厨子一脸神往,兴致极高。

    “想不起来了,倒是你,你是侯爷的厨子、小厮兼亲信,你也不知道?”

    “我跟侯爷可没几年,早年的事知晓不多。”

    “我不知护国侯名讳,这名字也只是有一点印象而已,十有八九是重名重姓重称号,我有个亲戚走过江湖,这一类话题说说就算,谁费神记在心上。”她缩起脖子,哀怨地瞪着不知何时熄掉的炭火“小卫,你害我忘了添炭,天气这样冷,我的病又重了,你和侯爷解释去,我要继续养病。”

    卫厨子怪叫:“你这也怪我?好,我去同侯爷说,说你根本没诚意助我们破阵,侯爷火一上来,喀吧喀吧解决掉你泄恨,让你竖着进横着出,身乘彩云,驾鹤还乡。”

    “小卫啊小卫,你这一招是没用的。”她优哉游哉地闭眼入梦“除非你做个几十道好菜让我将养,否则我的病怕是一时半刻不会见好的了。”

    “你这女人!”卫厨子手指抖了半天,见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反应,决定不和她耗,干脆上侯爷那儿诉苦去!

    听到他出去的声音,相夏至才松了口气,揉揉快散掉的骨头,呼躺得累死人!

    ***

    笛声清杳,悠扬缭绕,带着一丝丝幽远,一丝丝旷然,平和中有策马扬鞭的快意,宛转里有驰骋沙场的豪情,还有一点点的愁,一点点的寂寞,一点点思乡的情绪。”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卫厨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笑嘻嘻地瞧着他手中的竹笛“在这里思乡心切聊遣情怀吗,望侯爷?”

    他站在月下,卓然傲立,未着铠甲战袍,只是一袭劲身戎装,因轩昂而豪迈,因执笛而优雅。

    “人说昔日扬州卫家一双幼子,箫笛合鸣妙绝天下,可惜我无此耳福。”卫厨子随意坐在一块岩石上,托腮悠然神往。

    “你的耳福比谁都盛,你周岁前哭闹不睡时,你两位兄长以妙绝天下的箫笛合鸣哄你入眠。”望月语气平淡,眼里却隐隐带着笑意。

    “是吗?可惜我没印象。”卫厨子嬉笑道“那倒是白费了心思,我箫不成,笛不就,倒学得满手油烟味,要是觉得我不争气,骂我一顿也无妨,如何,二哥?”

    “人各有志,勉强不得。”

    “那倒也是。”卫厨子觑着眼,上下左右细细打量,慨然叹道“怎么瞧,你都和大哥比较像亲兄弟,我反倒像爹收养的义子。”

    “大哥永远都是我们的亲兄长。”

    “没错,所以我借口来找你,把家业都推给大哥。”卫厨子笑得很得意“说起来,还是二哥你比较好亲近,不比大哥严肃,时常还可以开点小玩笑。”

    望月唇角微勾,他一向稳重严正,但在卫厨子面前,偶尔也会起了戏谑之心“嗯,你周岁之后,二哥都没有抱过你了。”

    卫厨子大惊“别拿这个说笑,我都快被军里的唾沫淹死了啊,有蛇!”他急急跳起来,躲离脚边一条路过的无毒小青蛇。

    望月淡淡一笑“你这样毛躁,传出去给我丢脸,说我教不好人,半点定性也无。”

    “我的脸才被休丢光了!”卫厨子怨气冲天,直翻着白眼“你听听军里都传我和你什么!”

    他扬眉“理那些闲话,你也不嫌累。”

    “不理?说得好轻松!”卫厨子没好气“我的侯爷,你不打算娶妻,拖我下水给你做挡箭牌,可我将来还要讨媳妇的!”

    他仍是笑,沉思了下“反正你在军中也待不长久,打完这场仗,你就回去吧。”

    卫厨子立即道:“我不回去。”

    “别耍孩子脾气,你在这儿,我不放心,家里也不放心。”想起两年前那惊心的一幕,他微微沉声“战场无情,刀枪无眼,你有个半点闪失,我怎么跟大哥交代。”

    卫厨子哼了一声“不拖你回去,我才没法和大哥交代。”

    他默然垂眸,想起四年前云天来边关应征厨子,他凑巧见了应征的名字,心头一震,亲自见后,才知道这小子千里迢迢从扬州北上寻到边关,只为牵一线亲情,拴在他这游子身上。

    他力守边关,与权臣抗争,怕牵累家人,只在十年前的京城里匆匆见了大哥—面,从此再不联络。而大哥却不允,绝不许他轻言生死,报国可以,但不准他无谓牺牲,因而遣了云天来探他下落。

    有此亲人兄弟,他夫复何求?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家?”卫厨子哀伤地看着他“虽然大哥从来不提,但我知道,他很想念你。”

    他无言,只仰头望天,月白风清,星寒露冷,这塞北戍边,连春也不暖。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二哥”卫厨子还待再说,忽见望月左手微微一扬,便听得“哧”的一声轻响,然后就有个人“哎哟哟”地从右边斜坡上的树丛里一路跌滑下来,狼狈地摔在二人眼前。看清那人的脸,他不禁讶然“是你?”

    “啊,真巧。”相夏至坐在地上,小心地赔着笑脸。

    “相居士,你这么晚不睡跑出来干什么?”卫厨子紧绷的表情有点放松“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其实呢,我最近耳背得厉害,你们说什么我一点儿也没听到,是真的,哈哈哈”相夏至干笑,感觉脊背有一丝丝凉气往上冒。真糟,她听到了不该听的事。

    果然卫厨子眸中闪过一抹光“侯爷的身世绝不能有外人知晓,你命不好,就认了吧。”他兴奋地搓手“是怎么个死法,你不妨提出来,我还没杀过人,正好试一试。”

    不会吧!原来这死小子的心肠这样歹毒,亏她对他还颇有好感。相夏至向后缩了缩,勉强笑道:“侯爷的身世又不是见不得人,有什么怕人知道,倘若公开,你卫家有权贵撑腰,岂不更加鲜丽辉煌,屹立荣显?”风闻扬州卫家是江南赫赫有名的商贾巨富,没想到大明的战将身世成谜的护国侯竟是卫家次子。

    “你懂什么,侯爷为保边城,得罪一干权臣,若牵出身世,定然祸延全家。”卫厨子惋惜地摇摇头,有外人在,他便不叫二哥,而称侯爷“虽然你是无意听到,但为保亲族,也只好牺牲你了。”

    “我是懂得不多,却恰好懂得一点奇门遁甲之术,又刚刚好知道怎样破解敌阵,你若杀我,无考虑一下阵前的大军。”她这才知道,原来单凭兴趣学到的本以为一辈子也用不上的东西竟可以保住她的命。

    丙见卫厨子迟疑起来,转头看向护国侯,她偷偷舒口气,却听得望侯爷淡淡说道:“世上不止你一人懂得这门学问。”

    懊死!她暗恼,忙又接道:“话虽不错,但以侯爷目前的境况,可有余时再寻到一名能破阵的人?”卫厨子这话不知有没有效,暂借来用用。

    望月笑了,虽然眉眼里仍带着一丝淡漠,甚至一丝煞气,但毕竟是笑了“这么说,相姑娘是应下了?”

    她能不应吗?这护国侯果然是震平王爷的义子,威逼恐吓,如出一辙。

    “我不会说出去,你们大可放心。”她哀叹“明日我就开始查测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