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恋爱份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眼前这一位访客恐怕是“空前”也是“绝后”的——她是志光的大姊,许丽秋。

    “大姊。”云霏才刚起床,脑里还残存着昨夜蜘蛛人与超级妖魔的超世纪对决,金枪炮弹齐鸣,轰隆作响。见到她,颇有时空错置之感。云霏与她仅有匆促数面之缘。“真是稀客,欢迎欢迎!今天怎么有空来?弟弟和妹妹呢?”

    “在家跟我妈睡午觉呢。我是顺路经过,来看看你的。”丽秋啜口茶,漫天漫地扯些芝麻绿豆小事,神态却漫不经心。云霏看得出来她并非只是“顺路经过”

    云菲心里有着不太好的预感。

    终于连而秋都憋不住了,打算还是开门见山直说主题:“云霏,我们认识也有不算短的时间了,大姊是完全没拿你当外人看,才会剖心掏肺的把大姊的心事告诉你。说起来,大姊也是为难,其实我今天来,不只是来探望你跟爱咪,也有我妈的意思”

    “哦!”话至此,云霏心里已顿时雪亮,明白了一半“是这样。大姊有什么话请尽量直说无妨,我都能听的。”

    “是这么回事。”丽秋故意沉吟,眼中有几许暧昧“我妈的意思是志光也老大不小了,我们许家三代单传,是该替他好好找婚配对象、成家立业稳定下来的时候了”

    “是啊,是应该”云霏已笑不出来,只有随声附和。

    “云霏,你一定也见过朱小姐吧?我妈想叫我问看看你的意思,你觉得小棋的人品怎样?连你都同意的话,志光一定就没话讲了,你们是多年的好友了嘛,是不是?”

    “我跟朱小姐不熟,问我恐怕是问错人了。”

    丽秋自顾自地接下去——“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讲究门当户对那一套,两情相悦就能相伴一辈子;至于家庭背景,清白简单就好。我妈是满中意小棋的,这女孩很乖,个性温顺,懂得孝顺长辈,对我那个呆头鹅弟弟更是一往情深,两个人站在一起,人人都说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云霏不愿再沉默,冷淡地打断她:“如果这是许家的决定,还需要我的意见做什么呢?”

    丽秋亲昵地拉她的手“云霓,明人不说暗话,咱们索性干脆就说开了吧!大姊也很欣赏你,但是谁也不敢违背我妈的心意。你也知道,志光的心一直放在你身上,除非他对你断了念,否则怎会肯甘心跟小棋在一起?感情是强逼不来的”

    “那你们为什么又要强逼拆散我跟志光?”她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就因为我达不到你们的要求标准:清白简单。温纯、乖巧、规矩、应合心意谁给予你们权利任意否定截杀别人的感情?”

    丽秋略板起了面孔:“云霏,我有这样说吗?你这句话未免太过火了。”

    云霏强忍心中的痛苦。她不愿勉强自己再给伤害自己的人宽容对待“那么你今天也不用走这趟了,不是吗?”

    “我们需要你的合作。”

    “我能做什么?”

    “跟志光保持距离,他需要的是一个认真考虑婚姻的对象,没时间再浪费时间在浪漫的感情游戏上。我们许家希望的是个能匹配他的媳妇。”

    这句话给予云霏莫大的刺激与伤害,宛如有人狠狠当面给了她一巴掌“我从未说过想进你们许家的门!”

    丽秋暗暗满意“很好。你这么说,我相信你是答应要帮忙配合了。你是个有骨气的女孩,我相信你一定会说到做到。”

    丽秋踩着三寸高跟鞋离去,一声声像踩在云霏心坎上。

    “原来你还没忘记有个亲大哥!”卜杰按铃请黄秘书送奶茶进来。爱纯坐在他的办公桌沿,两腿悬空不住地晃荡,完全像小孩子,像八岁孩子的模样。“你先说说,报上写的那堆狗屎是怎么回事?”看到记者绘声绘影写她和风流名人魏可风的绮情秘闻,他这个做大哥的简直要疯狂外加心脏病发!更可恨的是,他是她最亲的人,却事先一无所知,连她的人影都模不着边!现在倒好,这个精灵似的刁钻老妹自动现身,总算还有一点“残存的良心。”

    “狗屎就是狗屎嘛!谁理那些?都早过期了。”她掏出烟盒,想想卜杰最厌恶女人抽烟,便又作罢!尊重他的地盘嘛“报上的新闻只能信三分,你看,膨胀版面啊!否则每天哪来那么多新闻好填空?”

    “妹妹做了什么事,我这个做哥哥的一问三不知,传出去还象话吗?爸妈都不在了,你再酷爱自由,多少也要照会一下我这个老哥!我在欧洲便罢,现在我回来了,你有事不找我,还能找谁商量?”

    “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保证改进好不?”爱纯眨眨眼“你就把疼我的心分一些去照应云霏和胖咪,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住在同个屋檐下,好歹也像一家人,这样我会感激涕零的。”

    “我现在可不当坏人了。”

    “我晓得,我们是兄妹啊!我对你的心肠品质有信心。好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他叫白安蓝,上个月才在澳洲开完展览的。”

    “白安蓝?那个搞摄影的?”卜杰将咖啡捧在手心“好像见过面。”

    “我们现在处得不错,如此而已。”

    “听说你把报社的工作辞了?”

    “修身养性喽!很长一段时间跑得满累,一直想停下来休息一阵,干脆辞了也好。”她搅动那米白色的液体“充电一段时间,再换一个环境重新开始,不然停滞太久真会生锈。”

    “需要经济支援吗?”

    “不——用。”她拍拍皮包“我工作了几年,也存了一笔小财哦,过得去啦。当然,有人自愿主动捐款的话,是多多益善。或许过几天出国去旅行,想到就走。”其实是安蓝要出去拍照,她还没决定踉或不跟,他一出门就海阔天空到处自由漫游,而她总觉得身边有太多处理不掉的琐事。

    “下回带他一起来,我请吃饭。”

    “适当吗?”

    “有什么不适当的?”卜杰没好气地按下内线键,他等会儿和客户有约“我是你亲哥,不是食人族酋长!”

    “再说吧!”爱纯大笑。她觉得老哥最近开化多了,已渐脱离离婚后——不,是自从婚后即染上的阴阳怪气,越来越回复原来的自己。“天时、地利、人和,吃饭的诀窍也多得很哪。”

    云霏摸黑进屋,脚下一个踉跄,跟着就掉进一个男人的胸怀里!她压根儿连天南地北都分不清,就乱嚷一通。

    “哇!放开我,你是什么,呃,呃,什么鬼!”她乱挥双手不断扑打。

    好浓的酒气!闻起来像已浸泡在酒槽里三天三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