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恋爱份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伯母您好,我是云霏。请问志光在吗?”

    电话那端是林美银淡然的声音“阿光不在。”她停顿了一会儿“他今天加班,要很晚才回来。”

    云霏礼貌地道谢,然后挂上电话。

    她不知道许伯母为什么要骗她;志光并没有加班,她五点左右打到他办公室时,工友说为庆祝公司成立二十周年庆,全体员工提早半小时下班前往餐厅,餐会最晚到七点结束。

    云霏并不怪林美银的不坦白;她的冷淡反而提醒了云霏——没错,她可能真的太依赖志光了!以前他总是默默站在她身后给她依靠;很自然的,现在她遇到不顺遂的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没有了他,反而不习惯。

    自从发生“误会”那晚后,志光更殷勤而固定地每晚打电话给她,偶尔碰面聊天,一切感觉都没变。云霏也不再介意或多心他那位“干妹”志光把什么都跟她解释清楚了:“没什么”就是“没什么”看他恨不得指天发誓的急窘模样,她完全相信他了。认识他这么久,明白他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他从没瞒过她任何事。

    想到这里,云霏不禁叹口气。

    如果他们俩真有所谓“未来”可言,显然那会是一条很漫长坎坷的路。

    她还发着愣,楼下一个清晰的声响吓得她跳起来。竖耳细听,那是有人在转锁开门的声音!霎时间,云霏全身寒毛倒竖、头皮发麻。这么晚了,会是谁?工人在她起床前就收了工,爱咪十点就抱着她的兔宝宝睡着了——天啊!真的是贼!这一回恐怕得奋力拼命了!

    为了怕打草惊蛇,云霏连忙吹熄蜡烛,抄起木棍摸黑下楼,下楼梯时却扭伤了脚踝,她忍痛不敢出声,心里狠狠咒骂那该下十九层地狱的卜杰,都是他的“恩赐”!工人暂时切断电源,这一“暂时”就是漫长的三天,害得她跟爱咪有如回到原始人过穴居生活般,连电视都没得看,洗澡还要靠烛光。云霏夜夜在微弱、晃动的“幽光”下写稿,眼球瞪得快凸出来,近视起码加深一百度!总有一天她会报仇雪恨的!当然,那得要她能侥幸存活过今晚云霏偷偷趴在楼梯口,一伺那人影转身关门,趁着门外依稀的月光,她鼓起勇气高举起木棍,用尽全身力气朝那个可恶的贼挥打下去——

    “这是干什——”下面的话断了!化为一声痛苦的哀鸣呻吟。云霏才觉得那个声音很熟一个力量猛力一抓,她一仆倒,和那个贼纠缠在一起,狼狈不堪。

    “干什么!你这个大色狼兼臭小偷!”她又痛又气,她的脚踝已受到双重伤害。

    “搞什么鬼!”那个声音狠狠咒骂。

    一时灯光大亮。是卜杰忍痛伸手开的灯。

    一见是他,云霏完全说不出话来,一回过神,马上开炮:“怎么会是你?电灯不是坏了?放开我!你这个超级色魔、变态狂!”她踉踉跄跄挣开他的怀抱,拉开他压在她身上的沉甸甸的一条腿,像摆脱臭虫那样急忙跳开“你想干什么?”

    一想及他停留在她身上的触摸,云霏不由得脸红心跳,全身净起鸡皮疙瘩!为掩饰窘色,只好板起凶又臭的恶脸来。

    她发誓——要把地狱再往下加盖一层!

    卜杰则是咬牙闷哼撑身站起。亏得他还是练过功夫的人,竟躲不过区区女子的偷袭棒击!她那狠狠一棒就算没害他得内伤,至少也严重瘀血。

    “天杀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开灯?”这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房子,何时竟变成重装武力、高度危险禁区了?

    云霏不甘示弱。她有满腔鄙夷怨愤待发泄,这个罪魁祸首来得正好!“灯不亮也该由我负责吗?你做的丑恶好事我还没机会找你问罪!今天正好请你解释清楚,你不喜欢我们住下去就明说好了,来暗的算什么英雄好汉?不仅唆使工人整天敲敲打打,还断水断电,只差没连楼板都拆了”

    那个可恶的人竟然一副无事状,还交抱双臂微笑“房子年代久了总是需要略事翻修,这是主人应尽的责任,说来也挺费事的。”他掸掸肩上的灰屑,吹声口哨“什么时候断水断电,我倒不知道。灯不是好好的?灯管换新,亮得不得了!”

    这下云霏抢白不过,只得暗暗咬牙。真是睡昏头了!那群流氓工人不知何时接上的电路,也不通知一声,连爱咪也傻呼呼的只顾睡觉。平白给这个可恶的卜杰一个讥笑她的机会。

    她气得瞪大眼睛“三更半夜的!你怎么可以擅闯别人家门?只顾自己高兴,不管有引发别人心脏病的可能吗?最近这社区听说刚发生两起暴徒滋扰案!”

    “小姐,请别忘了,这是我家。回自己家不算犯法吧?”看来他得声明上一千一百万次才能将这个观念灌进这个冥顽不化的女人脑里去。

    “这屋子是你的没错,但也得尊重现居住人的权利!”云霏严正地抗议“如果换作你是独自在家,听见歹徒破门而入会作何推测?如果不是劫匪就是变态狂!”

    “变态”卜杰就算呕也会呕死了。对这种敢当面骂他是变态狂、一点礼貌素养都没有的粗鲁女人,还要让她继续在他的宝贝屋子里嚣张放肆下去吗?“你再说一次”

    云霏却突然发疯发狂似地尖叫失声,拔腿就往楼上冲。卜杰被她的尖叫吓得寒毛直竖。他紧张地问:

    “发生什么事了?”他也跟着紧张。

    云霏险些滑一跤,没摔个倒栽葱算是幸运“蜡烛!我的槁子都在楼上!”她脑海里只想到那叠宝贝稿纸和旺盛的烛火,她忘了自己是不是推上了窗户?万一蜡烛一倒、窗帘一烧啊!她脑中冒出熊熊烈焰,爱咪在火海烟雾里号泣的恐怖画面。

    卜杰则是被惊吓得面无血色!有了上次帮小胖妞扑烟灭火的经验,等于救回这屋子一命!这次别又出纸漏,让他珍爱的家毁在这个漫不经心的女人手里!他跑得比云霏还快,三两步就直冲上楼。

    接下来是——一阵椎心的剧痛传来!天杀的!他的鼻子竟该死地撞上云霏的背。

    而云霏的下场也满凄惨,被他这么猛力追撞上,身不由己地直弹三公尺外!

    房间的灯霎时亮起,云霏疼得直淌眼泪,却还不忘用恼怒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眼“看你做的好事!眼睛长在脑袋后面是不是?”

    卜杰打赌自己的鼻梁一定是撞出裂缝来了!真正的痛是连泪都挤不出来的!“你又不开灯!要省电也不是这样省法。你鬼鬼祟祟停在门口干什么?不是怕失火吗?火在哪里?”

    云霏终于有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幸好!没有火,也没有麻烦!还好自己没有因粗心而间下大祸!原来她早就吹熄蜡烛了,白操心、穷紧张一场!老天保佑:没事就好!至于卜杰的鼻子——怪他自己倒楣找上的啦“没事,我记错了,蜡烛早就弄熄了。”房里大放光明,云霏一看他那撞得紫紫青青的高挺鼻子,像极了胖咪童话书里的阿达巫师,她得要竭力抑制才能不爆笑出声。

    卜杰发出一连串模糊的诅咒,抚着仍隐隐作痛的鼻子,瞥视大书桌上凌乱得毫无章法秩序的稿纸堆;看不到两行,便吃吃发笑。

    “这是什么东西?”那张表情好似在说面前这堆稿纸是一堆垃圾。

    云霏恨透了他的态度,抢下他手上拿着的稿;他的动作更快,一抓又是几张。

    “汉字!你看不懂吗?”她恨得牙直痒痒。

    “原来是阁下的大作啊!失敬失敬!”他兴致缺缺地主动奉还。云霏死瞪着他;她发誓她从未这么痛恨过一个男人“好好的一个人,干嘛成天写些不长进的言情小说?我还以为我的房子里住着一个世界级大文豪、超级大作家、文学家哩。”

    卜杰那一脸“朽木不可雕”的样子,像盆冷水朝她兜头浇下。

    见鬼了!这下换成云霏忿忿诅咒。

    天知道这个狂妄的卜杰懂得什么叫文学、什么称得上水平、格调!

    写言情小说就“不长进”了吗?文字就是文字,需要标明等级吗?写“这种”小说就活该被打进冷宫?那书肆坊间林列的书该有一半以上的作者要去跳河自杀了。

    臭男人!偏见!愚蠢!顽固!水泥脑袋!

    或许这正说明一个男人走上离婚之路,不会毫无原因的”

    “我看不出写言情小说有什么不长进的地方。”她冷冷地取回稿子。那是她“处女作”最后的定稿大纲,这家伙竟给她的珍宝“如此待遇”!她会一辈子铭记在心“我倒挺怀疑卜先生您具有多高的鉴赏能力!”

    她仿佛真动了气,临界翻脸边缘。卜杰自知逞一时口舌之快难免话说过了头,虽忍不住还想激激她,但想想也不好把气氛弄得太僵;他知道她已经火冒三丈了,若再持续下去,难保自己能全身而退。这个疯狂的女人似乎做得出任何可怖的事,他不是没尝过苦头。

    他收敛起那种嘲讽的笑容,真心地鼓励她:

    “有本事的话,就好好写出精彩的东西来,我等着看。”

    云霏不禁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了!向来对她冷嘲热讽的卜杰也会有正经的时候?他是在激励她吗?恶魔也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不是这样吧?我想你一定别有用心。”她心直口快,到口的话根本停不住“想要我们亲口哀求你赐给我们屋子住吗?你以为迂回战术瞒得了人?想都别想!”

    谁提到屋子的事了?卜杰好半晌才将脑筋兜转过来。说实话,事情都已到这种地步了,他再也没那个劲费心轰她们走了!不过既然她主动上钩,逗逗她又何妨?他们俩似乎一碰面不抬杠都不行“既然要我别想,那你跟小胖妞真的搬得了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