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灶花扑阎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夜里,党纱月睡不着,在二房宅院中四处闲逛,走着走着,不自觉来到四爷书房外,见书房的门紧锁,里头无烛光,不禁苦笑。这么晚了,他一定是回房睡了,怎还会待在书房?许是她平日中午到书房陪他用膳成惯性,下意识便朝这儿走来。

    低垂着头,她走到花圃前坐下。

    其实她来,也是想向他道谢,谢他私下提醒她晚上做菜给大爷吃,要特别留意翠珠的举动。

    傍晚,她依大夫人指示,做一道剁椒鱼头给大爷吃,菜做好后,本该由翠珠端去,她称厨房里忙,要翠珠留下帮忙,改请阿顺端去,翠珠表情明显一阵慌,称说要检查菜有没有问题,拿筷子东翻西翻老半天,趁大伙忙时,偷倒了些粉末进去。

    她佯装没瞧见,暗地给来端小少爷餐点的茵茵使了个眼色,茵茵上前假装不小心撞了翠珠一下,忙不迭道歉后,从翠珠的裙襬沾取一些掉落的粉末。

    她后来又改变主意要阿顺留下帮忙,让翠珠端菜去,一来是不想牵连阿顺,二来,她已知翠珠在搞什么鬼了,茵茵取来的粉末,她一瞧便知是巴豆粉,剂量不多的话,吃了死不了人,顶多就是跑茅房跑勤了点。

    若没大夫人的指示,翠珠自是不敢乱来,既然是大夫人的意思,那她就做个顺水人情,让大爷吃个过瘾,拉个痛快。

    她当然知道大夫人是针对她来的,大夫人许是见大爷色迷迷的直瞅她,担心她勾引大爷,想设计赶她走,顺便给四爷安个主谋罪名。

    但她已有防备,当大夫人质问为什么菜里会有巴豆粉,合理怀疑是她,甚至是四爷授意让她这么做的,当下她佯装一脸惶恐,直喊冤枉,怯懦的说:“大夫人,我哪有那个天大的胆子,胆敢给大爷下药再说,那菜是翠珠端过来的,说不准她在途中”

    “我是大夫人房里的丫鬟,我怎会做那种事,你可别想恶人先告状!”对于她的怀疑,翠珠自然是理直气壮的反驳。

    她又故意假装不知所措,声称自己连巴豆粉长什么样都没瞧过,还当场请教来给大爷看病止泻的丁大夫,丁大夫向她解说巴豆粉的颜色和气味后,她佯装不经意地瞥见翠珠的裙襬,指着问道:“丁大夫,你看她那裙襬上沾的粉末是不是巴豆粉吶?”且她还刻意未走近,免得被说是她趁机动手脚。

    翠珠起初仍不明就里,直到丁大夫上前察看确定那是巴豆粉后,才百口莫辩。

    知道是翠珠下药,泻到躺在床上呻吟的阎君明,自是大发雷霆,大夫人更狠,假装不知情,大为光火的狠赏翠珠两巴掌,翠珠是有口难言,硬是把罪名担下,说是看不惯党掌厨得意神气,才会做出此等愚蠢行为。

    大爷自是也猜到没大夫人授意,翠珠哪有胆做这等事,但又不好戳破妻子的鬼主意,一肚子气当然全出在翠珠身上。

    党纱月可懒得理会他们,声称还得张罗明日餐点食材,便先离开。

    今日这事,若不是四爷提醒,她恐怕不知该先有防备,这会儿定真顺了大夫人的意,被赶出阎家了。

    她想,四爷定是早猜到大夫人要她做料理给大爷吃的用意,才会在第一时间提醒她要注意。

    想来,这阎家的日子还真精彩,不只大房斗二房,连大房内部都互斗呢!

    抬头看着漆黑的书房,党纱月表情显得失望。没见到他人,她的心头怎有一点点空虚感?

    晚饭时间,是四爷父子相聚时光,旁人未去打扰,她和茵茵自然也不去干扰,原本要等饭后去谢他,可全管家说四爷这几日听一位师父建议,让他在晚饭后待在房内打坐默念心经,如此可替往生者超渡、为在世者祈福。

    他这么有心,她当然也不好去打扰,要道谢,也非得要选今晚,等明日中午便可她来,就是睡不着嘛!

    不过既然他不在书房,三更半夜她一个女孩子家在此逗留也显怪异,还是离开好了。

    怎料才刚起身,她就听到一个声音,好似有人从侧旁的窗户跳入书房,她顿时心生警戒,心想,肯定是贼!

    本欲转身去找全管家,但想想,既然是贼肯定不会待太久,她若去找全管家再返回,贼说不定就跑了。她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虽不是很厉害,要擒匪未必行,但要打跑小贼,那可是绰绰有余。

    眼下,先替四爷保住书房的墨宝要紧。

    四下张望,这院子扫得也忒干净,啥都没有,她只好往一旁小树上折一段小树枝,虎急急的一头冲入书房。

    “哪个小贼闯进来,给本姑娘滚出来!”破门而入后,她两手紧握树枝,朝漆黑的空间大喝着,等了片刻,没有声响,她又再度喊道:“快滚出来,否则被本姑娘逮到,你就死定了”

    话才说完,她就感觉身后有人伸手捂住她的嘴,且此人力道强大,拉着她往门边走,关上书房门后,轻松的便将她拖到更里边。

    门被关上,党纱月内心陡地发毛,害怕之余死命挣扎,双手往后乱挥,双腿往后踢,嘴里不断发出呜呜声,身后的人似乎被她搅烦,这才不得不出声—“党掌厨,是我!”

    谁呀她一个劲地陷在恐惧中,哪管他是谁,双手照样乱挥,双腿能踢就踢。

    为了让她冷静下来,他一手继续捂住她的嘴,另一手将她的身子往后带,紧贴住他,接着圈在她腹下,压制住她乱踢的腿。

    “是我,我是四爷。”

    低沉熟悉的嗓音自后方传来,她心头一悸,往后狂挥的手倏地停下。

    这声音配上这高度和身形,的确是他!

    见她冷静下来,阎君畅缓缓松开捂住她嘴的手。

    他一松手,党纱月便纳闷的想问他干啥鬼鬼祟祟的“四爷”

    “有人来了,别出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