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灶花扑阎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浦城县内最热闹的大街上,有间规模不大的“党家食肆”原本人潮络绎不绝,用餐时刻几乎是座无虚席,但自从三个月前大厨党英宝去世,休馆一个月后重新开张,客人明显锐减,接手的二厨好不容易靠着真功夫拉回老顾客,可这一个多月来,上门找麻烦的人比用餐的顾客还多。

    原因无他,只因为接手的二厨是个才十九岁的貌美女子,想欺压强占党家食肆的匪类不少,觊觎其美色、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更是不计其数。

    不过,党家闺女可也不是省油的灯。

    “是哪一个说要收保护费的,给我滚过来!”正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党纱月,手握屠刀,气呼呼的吼着。

    客人点的菜单堆了一迭,她已经忙得团团转,这会儿问她姓啥她还不一定能马上回答得出来哩,竟然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来找麻烦,不想活了是不是!

    “党老板,就那个!”新来的店小二躲在她身后,指着坐在靠近门口的那名粗汉。

    党纱月看去,心头陡地惊了下。这回来的这个块头也太大了些!不过惊归惊,她面无慌色,故作镇定之余,反吼得更大声。

    “喂!你还不给本姑娘滚过来。”她手中的屠刀直指一脸发愣的粗汉。“就是在说你,快滚过来!”

    她打小就跟着爹娘在家乡卖吃的,生意一好,不乏有上门找碴的败类,爹娘身体力行,谆谆告诫,遇强不能示弱,得比对方更凶更恶,要不,准被人家吃死死。

    想当年,她娘可是出了名的泼辣,咧咧骂起,那可是会吓跑一整街的人,可惜凶得太过,连客人都骂,导致生意一落千丈。

    七年前爹娘死后,大哥带着她来到浦城县落脚,开了这间食肆,虽偶有小杂毛上门捣乱,不过都被大哥靠着粗厚的体型和遵承父训“遇强不能示弱”轻松弭平,这七年来,党家食肆倒也算风平浪静,安稳立足。

    这期间大哥还娶了个美娇娘,原以为他们一家可以快乐过生活,可惜五年前大嫂生茵茵时难产过世,原本开朗的大哥变得忧郁不多话,三个月前生了场重病,撒手人寰,把这间食肆和五岁的茵茵都留给了她。

    为了谋生活,再苦、再累、再怕,她都得咬牙撑下去。

    粗汉来到她面前,两手顶住腰际,两条粗腿重重的往地上踩定,吓得一旁客人往更里边缩,就怕遭到池鱼之殃。

    “从今天起,你这间党家食肆每个月交给我十两银子,我包管你生意兴隆,万事太平。”

    党纱月两眼往上一瞪。没办法,这粗汉块头太高大,依她目测,他至少比她高出两颗半的头。

    然而他再高,也没她的火气高!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好手好脚不找正经事做、专门剥削他们这些辛苦人血汗钱的匪类。

    手中的屠刀狠狠地往桌上砍去,她大喝着“十两没有!要砍手砍脚砍头随便你!”

    粗汉被她更胜男人的气概给吓愣住,顿时无语。

    见状,党纱月乘胜追击,学起她娘泼妇骂街的架势。“我说你呀,一个大男人的好手好脚不去工作,专门来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你羞不羞,你还有脸见你家祖先没?你一开口就要十两,我家店小二每天忙上忙下招呼客人,走得两条腿都快断了,也没闲功夫多喝一口茶水,他一整个月的薪给有十两没?没!”她单手扠腰,一会儿指粗汉,一会儿指躲得远远去的店小二。“店小二做个半死都没十两,你凭什么一开口就跟我要十两,凭什么!”

    粗汉早从同业口中听闻党家食肆的女当家泼辣凶狠,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呛辣得很。

    “凭、凭我有能力呃,确保你这党家食肆,安然无事。”

    “你们这些街头蟑螂不来闹就不会有事,这十两我给你不如给官府。”党纱月怒呛回去“昨儿个我才送十两给一位鼎鼎有名的捕快,我已经叫人去请他来了,你要是再不走,就等着被抓去牢里关。”

    党纱月的话才一说完,门外就传来五岁的茵茵充满稚气却坚定的高喊声“姑姑,捕快大人来了,你快点出来迎接。”

    粗汉一听,满脸惊慌失措,转身朝外狂奔,狼狈的落荒而逃。

    “各位客官,没事,就当免费看一场戏,戏落幕了,请用餐,还没上菜的请再等等,我马上去煮。”

    党纱月拔起嵌在桌上的屠刀,转身欲进厨房,方才看得入戏的几名好心客官连忙提醒道:“党老板,捕快大人来了,你怎还不快出去迎接?”

    话语甫落,门外的茵茵边走入内,边高声喊着“姑姑,捕快大人他见没事便先走了,他说他可忙着呢,不过只要你吩咐一声他马上就会来!”

    “这捕快大人也真够义气的。”党纱月干笑着,搂着茵茵的肩膀,边笑边走进厨房。

    掌柜的一脸纳闷地挨近她问:“党老板,你真有拿十两银子给捕快大人?可账本上没记下。”

    党纱月低声咒道:“我又不是钱多,白白拿钱给人家干啥!不这么说,那只臭蟑螂老鼠会乖乖离开吗?”

    掌柜了然地点点头“噢,了解、了解。”

    “姑姑,我配合得不错吧!”茵茵一副小大人样。

    “还行!不过比你姑姑我五岁时,还差了那么一点。”党纱月嘴上虽这么说,内心可心疼了。

    茵茵打从一出生就没了娘,大哥不续弦,只请了个奶妈,她和大哥成日都在食肆里忙和着,茵茵三岁时就来食肆里帮忙,有模有样的跟着洗碗,没娘已够可怜的了,现下连爹都不在了,唉!

    好在茵茵也有党家人独立坚强的个性,死了爹,哭一个月,眼泪擦干,便和她这个姑姑一起奋发图强为将来打拚。

    “姑姑别想骗我!爹说你五岁的时候还傻乎乎的,连洗碗都不会,每次都打破碗。”

    党纱月瞇起眼,恨恨咬牙“你爹就只会损我!我十岁时就会做豆腐脑,那时他十三岁了还学不会,被我爹你爷爷骂了个臭头!”她一边起油锅,一边回呛。

    “那是!泵姑做的豆腐脑,可是天下第一好吃。”茵茵在一旁帮忙备菜,嘴甜的说:“还有麻婆西施也是一绝,不过客官们都说姑姑的麻婆西施,得改名成麻辣西施。”

    “为什么?”

    人小表大的茵茵,压低了声,一人分饰两角地学起客人说话“这党家闺女挺泼辣,那呛辣程度可不输这道麻婆西施。是啊,我看这麻婆西施,得改个名叫麻辣西施。”

    “麻辣西施?嗯,还行!”党纱月点头一笑。

    “姑姑,你教我做麻婆西施,过一阵子,我肯定能成为麻辣小西施!”

    “你干啥要成为麻辣小西施?”

    “我要追随姑姑的脚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