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angnekok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打炮炸死人是去年8月才出的事儿,那天的情形被许多采石场的人反复加工,最后变的血腥无比。新来的小工杨德旺听到的是如下的版本。

    “那天天气大晴天,张六和刘大要去炸西首的那片崖。我劝了他们几句,说不能。可那两个狗日的不理,还是拖了家伙什儿要下去炸。刘大他妈的是个傻x,张六也他妈够傻x的。刘大埋了药就跟点儿前蹲了,还不知道去哪赖颗烟在那儿抽。我估计他他妈的是真活腻味儿了。张六问刘大说埋好了没,刘大就大声答,说好了。也没想想药就在自己个脚底下埋着哪,然后张六就一屁股坐起爆器上了。轰的一下,那崖就开了花了,好家伙那石头飞的。”工头停下来狠狠的啜了一口烟“刘大跟那石头块儿一起就往崖下面掉啊,哎你们知道一个橘子给锤子砸是什么样子不。就那样儿,楞是给砸成了一滩肉糊糊,把那些个炸下来的石头都染了个透红。”工头长长的吁一口气,转过头去看西首的那片悬崖。好象鲜红的血液还裹在那些石头里面一样。

    工头的话说到这就完了,接着就掐了没抽完的烟头,望兜里一揣,搁了空碗去开下午的工。

    今天是3月21号,杨德旺到安全采石场的第6天。一切如常。杨德旺并没有因为听了这个事儿有丝毫的恐惧,他是为钱来的,敢到这来就当然敢做玩儿命的活,所有的工人,都是这么想。更何况临出门的时候老杨头说了:“命这玩意儿,也得是运气好,才能丢的了的。”

    杨德旺坚信着他爹的这句话。

    张六还在场上呆着,不过已经被下放到只能做一些管理设备的活,而且接下来的一年,除了一日三餐,他都拿不到一分钱。

    工头是个能人,本来是要关场子的大事故,也给他抹平顺了。这事儿本来是场主去管的,但是杨德旺到这之后就没有见过场主,招他来的也就是这个工头。在这之前杨德旺是一个混混,混了31年,连个媳妇儿都没有。那天老杨头说了:“现在的姑娘也他妈就愿意跟着钱走,德旺能不能有钱娶上媳妇儿,可就看大兄弟你了。”说完捏住工头的手,给着劲儿的握了握。杨德旺就和工头走了,低眉顺眼好象跟着一张硕大的红色人民币,晃晃悠悠的。

    那天下午杨德旺经历了来采石场之后的第一次爆破。隔的老远,也觉得天旋地转,像是脚底下不知道要冒出什么东西来的感觉。

    可到了第7天,杨德旺又听到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来自负责设备管理的张六。

    张六说:“那天我没有摁,刘大那天也没有说好了,他刚刚埋好,真的是刚埋好,就炸了。”张六捣鼓手边的线头,用他们在指头上面绕啊绕啊,一紧手指就有很多肉撸出来,然后又拆啊拆啊,弄的整根儿的食指上满是一凹一凸的勒痕。张六抚摩着那些痕迹,杨德旺却总觉得他是把那指头当做刘大的尸体。

    杨德旺是去取起爆器的,他第一次来拿这玩意儿,张六也再三的检查,一边检查就一边和杨德旺说起这个。

    张六最后把起爆器交到杨德旺的手里,杨德旺试了试,很沉。两手捧着,脚底打着浮花儿,出了配件室的门。

    他第二次看见打炮也就是22号下午的事,那时候我坐在经过采石场的客车里去看朋友的爷爷,窗户里面看出去两边都是灰色的石壁。后来车停了,一问是前边儿要打炮呢。

    我刚刚问完。前面就是轰的一声。

    接着车就继续的走,经过采石场的时候,很多的人伸出头去看,说是有个人死在那了。我也伸出去看,一大片鲜红的颜色躺在一堆石头的中间。远处的石壁上杨德旺呆呆的站在那。起爆器就在他的脚旁,杨德旺叼着嘴里的烟,傻了。

    离车不远是配件室,张六站在门口,那手指上的痕迹都还明显的没有消散。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