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安若璃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她的脸上,睫毛在阳光下轻颤,她的嘴角勾勒出幸福的弧度,温暖甜蜜。楚寒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心底突然就柔软的不像话。走上前去,将那坐在地上微扬着脑袋的女子圈在怀中,填满了整个世界。

    “子衿。”

    陈子衿回过头来,笑意盈盈“楚寒,今天这么早?”

    “恩,事情忙完了就赶紧回来了。”楚寒紧了紧环着她的手臂,稍一犹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秦欢阿姨想要见你。”感到怀里的女子有些僵硬,心里有些微的担心,不觉轻轻摇了摇她“子衿?”

    “听到了,什么时候?”

    陈子衿淡淡的说,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楚寒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头抵着她的发,温柔的说“子衿,不必勉强,若是不想见她,咱们就不见了。”

    “我见她,是因为我还有事要问,没有勉强。”陈子衿的嘴角挂着一丝苦笑。秦欢,这次,是你自找的。

    (一)

    西餐厅里,陈子衿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眼前的牛排,头也不抬,坐在对面的秦欢有些尴尬,看了眼陈子衿身边的楚寒。本是想要楚寒帮忙打破僵局,却没想到换来了陈子衿的幽幽开口。

    “婶婶怎么对我的男人也感兴趣么?”

    一瞬间,秦欢和楚寒的脸色都拉了下来,陈子衿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些,可是,却丝毫没有要挽救那句话的意思,只是冷冷的别过头去。楚寒在桌下握紧了她的手,感觉到了她的无措与慌乱,陈子衿转头对上他的眉眼,只是觉得心里无奈的紧。

    眼前的这个打扮入时,衣着鲜亮的中年女子,是楚寒要报恩的叔叔的妻子,她曾经的婶婶,最初,因为这个错综复杂的关系,她还险些同楚寒分手。

    “你要和我谈什么?”陈子衿有些不自然的低头说道。

    “子矜,你能帮我去劝劝昕儿吗?”

    陈子衿皱眉,不悦的看着她“你又把昕儿怎么了?!”

    “我能把她怎么着啊?”秦欢的语气也变得不耐起来“再怎么说,陈子昕也是我女儿,我能不为她好吗?可是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她是我女儿哎,整天的不回家,以前往你那跑也就算了,现在呢?现在整天的不知道在哪鬼混呢!”

    “你也有脸说?是谁把她弄成这样?还不是你这个当妈的办的好事吗?!秦欢,人要脸树要皮,你连脸都不要了,你还想要什么?我好好的妹妹弄成这样,你对得起谁?”

    “陈子矜,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你为什么每次见了我就非得吵一架?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以前?以前你也没有这么风骚!”

    “你!”

    “子衿”楚寒开口。

    “楚寒你闭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劝我!有些事,我早该跟她说清楚!”

    “小寒,子衿说的没错,你没必要插嘴,省的让子衿迁怒于你。”

    “迁怒?呵,这是我的男朋友,我为什么要因为你这样不相干的一个女人迁怒于我自己的男朋友啊?我有病啊?”

    楚寒看着这两个女人吵架,一脸的无可奈何,一个是他最爱的女孩,一个又算是他的长辈,可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又的确是一时半会说不清的。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秦欢的手机突然响起,陈子矜一脸鄙夷的看着她接起电话“什么?昕儿在哪里?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昕儿在哪?”陈子矜拦住欲离去的秦欢,语气坚决“既然你照顾不了她,那么不如让昕儿跟我回去,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陈家的孩子!”

    (二)

    混乱的酒吧里,陈子矜紧紧皱着眉头,抓着楚寒的手,这种地方?她心里感到一股极大的悲凉,她的妹妹竟然会日日流连于这种地方吗?

    “子昕!”转过那个在舞台上疯狂的扭动着腰肢的女孩,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妖冶的脸庞,陈子矜心酸的几乎要落下泪来,只能在喊一声“子昕!”

    “姐?真的是衿儿姐姐?!”陈子昕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眼里落满了喜悦,那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啊!“衿儿姐姐我想死你了!”

    “死丫头!想我了也不知道去看看我吗?”

    子昕撅着嘴,不知咕哝了句什么。转头看到一旁冷着脸的楚寒,嫣然一笑“可是未来姐夫?你好,我叫陈子昕!”

    “你好!”楚寒心情似乎不太好,陈子矜知道他向来讨厌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昕儿,唉!心底默念一句,上前揽过昕儿。

    “今天跟姐姐回家好吧?”

    不待她答应,便已拉着陈子昕向外走去。

    回去的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车内安静的怪异!陈子矜看着不停地摆弄着自己一头大波浪的陈子昕,眼中流过千种情绪,却也只是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到家后,陈子昕再也受不了她的这种眼神,匆匆说了句去洗澡,便钻进了她的卧室,半天没动静。陈子矜进去一看,那个孩子已经在床上沉沉的睡去,边关上门轻轻地退了出来。

    把头靠在坐在楚寒身上,她疲惫的闭上眼睛,往事纷沓而至。

    那一年,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十八岁的年纪,及腰的一头直发扎成一个马尾,穿软软的棉布裙,脚上一双帆布鞋,眉眼之间全是温暖幸福的样子。

    如果没有后来的那些事,也许她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宁静安和的长大。不会经历那些悲伤和苦痛,但是同样的,也许就不会遇见楚寒,不会遇见这么美好的爱情。不自觉的往楚寒怀里钻了钻,闻着那令人安心的味道,这才有勇气继续回忆。

    (三)

    那时候她还很喜欢秦欢,她的婶婶。那时的秦欢还会经常对她笑,可是后来却爱上了一个公司的程序员,闹着要和叔叔离婚,并且扬言“你若不同我离婚,我就对你们陈家人一个个下手。”

    秦欢也的确说到做到,仗着一个有权有势的爹,将姑姑和她那刚被确认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女儿赶出了那个靠着她才经营起来的宾馆,并且带着那个张姓的程序员去把姑姑那里的东西全部搬走,姑姑气得浑身哆嗦,破口大骂。纵然最初那个房子是在秦欢的帮助下盘下来的,可是秦欢的做法到底令人心寒。

    那时候十岁的陈子昕抓着她的手,一脸的不情愿“姐姐,我可不可以跟爸爸回去?要不去你们家也行!我不想跟妈妈回去!”她看着陈子昕,满心的辛酸,十岁,半懂不懂的年纪,她想要给妹妹支起一片天,却无能无力。

    接着,就是子衿的父母,那时的她还是无法理解,秦欢究竟是带着怎样的心态,同整个陈家撕破了脸皮,她有什么?!不过是有个有本事的父亲罢了!于是就可以对他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痛下杀手吗?

    爸爸身体本来就不太好,那时经营者一家不大不小的店子,虽是比上不足却也比下有余,一家人生活得很好,弟弟也很争气,学习很好,可是,秦欢仿佛就是看不惯人家幸福的样子,她将弟弟的档案损坏,弟弟那年上高中受阻,爸爸多方疏通关系,好不容易弟弟就要开学了,秦欢又站出来说陈子宸的户口有问题,又将爸爸的店搞得乌烟瘴气,面目全非,家里的生意一落千丈。

    不知道秦欢还去说了些什么,那一日她回家时看到的是她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场景,那一刻,秦欢终是将那个一向文弱安静的陈子衿逼到了一种绝境,终于,那个宁静安和的女子就在那一刻死去,剩下的是一个满腔怨愤的女子,有了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的狠绝!

    “楚寒,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父亲嘴里不停的往外吐着血,母亲一夜白头,那种痛,你能懂我吗?”

    窝在楚寒怀里的女子悠悠开口,楚寒皱着眉头低头看她,终于肯跟他讲了吗?那些年少受过的伤害,就这么一句带过,可是他想,他懂得,他懂得这个女子心里的委屈和不甘。

    (四)

    从他的怀里爬出来,陈子衿直视着眼前如玉的男子,苦笑道“其实,我好想你见见从前的我,那个孩子有着最纯净的微笑,可是她,再也回不来了。”

    “子衿,你一直都是个纯净温柔的女子,我遇见的便是最好的你。”

    “楚寒,我并不是一定要去和她争个长短,也不见得一定要将那些苦痛一并还给她,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她可以在做了哪些错事之后还可以活的那么潇洒。”

    “子衿,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张叔叔以前对我楚家有过恩情,所以不论他做了什么,我都一直容忍,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始终是个程序员的原因。”

    “楚寒”子衿勾住楚寒的脖子,轻轻蹭了蹭“我不怪你,真的,那些事,都过去了,我只是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可是我开不了口。”

    楚寒搂住在他脖子上磨蹭的女子,心里痒痒的,忍不住笑了“傻丫头,我说过,有我在,你再也不用辛苦,再也不会让你伤心难过。”

    一手把赖在他脖子的陈子矜拉下来,他的唇抵着她的额头,许下的是一生的诺言。

    陈子矜忽而记起了二人的初见,或许,她该谢谢秦欢。

    陈子矜在见到了一个人翻脸不认人的狠砺之后,突然就没有勇气看着日益憔悴的父母,在爸爸的身体逐渐恢复的时候匆匆回了学校。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没有傲人的家世,亦没有骄人的容颜,她只能拼命的学习,一直坚持中庸的她向来坚持及格就好,不求展露锋芒,却在秦欢之事后,拼了命的念书,大一平凡的无人知晓的姑娘以黑马之姿一举冲到了专业前三。她身边的朋友都感到了她的不同,可是谁也问不出什么。

    陈子矜不在温暖的笑,她的脸上就仿佛蒙了一层冰霜,将人拒之千里之外。那一年她就像疯了一样的努力、修学分,她的身上,退去了那股宁静柔和,满身的冷冽,很多事情做的一丝余地不留,就像是把自己逼到了无法回头的境地。

    (五)

    或许是运气好,毕业那年她顺利进入锦世华城,一步一步,走上了总监的地位,而那个张姓男子,依然是一个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