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安幻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卓颜的至理名言是: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白马王子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所以你应该时刻保持光彩照人,好让他在出现的那一刻就看到最美丽的你

    于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卓颜是那种很有品味,懂得什么是精致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就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而我,我信奉的是:无色无味。

    卓颜是我多年的朋友,现在是我的病人,她有焦虑症。

    我不是心理医生,卓颜之所以会是我的病人,那是因为她怀孕了,而我是产科医生。

    卓颜是知道自己怀孕后开始患上焦虑症的,她几乎每隔一小时就要去照镜子看自己的肚子是不是大了一点,脸上是不是长斑了,身上有没有出现妊娠纹什么的。不照镜子的时候。她就走来走去,嘀嘀咕咕,唠叨着分娩的可怕,烦不胜烦。

    对于卓颜的焦虑症,我一点也不担心,也没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因为她自己就是心理医生,我们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讨论一下她可以吃什么药缓解一下自己的症状而又不至于伤害胎儿。

    卓颜本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一大堆的病人在等着她,她根本没时间当妈妈,她在电话里对我说:“呓妤,你一定要帮我处理掉,否则我一定会得焦虑症的,哦天,一个心理医生出现心理疾病,说出去谁会信啊,以后谁还找我看病啊?想想都要崩溃掉。”

    而卓颜之所以会改变主意那是因为我检查出她有一种病:“多囊卵巢综合症”

    我把结果甩在她面前说:“大学课本还在吧?自己回去看这是什么病,想好了,我就帮你做。”

    卓颜这一想就想了一个多月,认识她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拖泥带水地做决定,不过,我知道,她决定被世人笑话了。

    “呓妤,我想了好久,焦虑症的治疗总比将来做试管婴儿要简单吧,我还是生下来吧,这十个月就做自己这个病人好了。”

    我知道,卓颜做这样的决定不仅仅是她说的这个原因,她一定爱那个男人的,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因为卓颜的焦虑症,我也去查了一些相关资料,我突然就对心理疾病感兴趣了,卓颜曾对我说过:“人是复杂的社会机器,你是修理零件的,我是上润滑油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他更好的在社会上生存下去。有的零件可能一生都不出问题,但经久耐磨的零件是没有的,所以,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心理问题,这些心理问题如果放在生物学上研究就成了精神病,比如:恐惧、焦虑、抑郁、甚至梦魇都是心理问题,也都是精神病,就连减肥节食过度也是病:神经性厌食。所以,人都是一群疯子。”

    我对卓颜的话不置可否,但我绝对赞成她最后那句话,而那件事更令我坚定了我也开始要成疯子了的信念,那就是我爱上了忻,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二、

    我是在参加全院的科研项目申报暨交流讨论会上爱上忻的,忻是肝胆外科的医生,他的科研项目是关于生物免疫技术治疗肝癌的,我当时很好奇,一个外科医生在研究内科治疗,而且还是免疫方面的基础学研究,有创意!至少比我们的宫内窒息容易让人晕头转向、一头雾水、心生佩服。我想,我是从那一刻起就爱上忻的。

    半个月后,我成了忻的病人,胆石症,行急症手术。躺在手术台上时,忻突然对我笑了,他说:“你身材真好,这样的手术,我们喜欢,呵呵。”

    我突然就想起了卓颜的那句至理名言,我想卓颜要是知道我遇到我的白马王子时居然是在这种赤身裸体任他宰割的情况下,她一定会笑晕过去。

    我对麻醉师强烈要求让我保持清醒状态,我想知道手术的进展,忻又凑过来说:“你还是睡着了好,睡着了就听不到我们谈论你的身材。”

    我笑,却也不恼。

    术后,我向忻索要了那颗嵌顿的结石,清洗过后我把它弄成了一条手链,我固执地认为它可以辟邪,忻不信,卓颜也不信。

    那段时间都是卓颜在照顾我,同事们经常吵吵闹闹地来看我,毕竟两个科室只隔了3层楼,我这里成了同事们合理的窜岗的去处,更夸张的是,居然还有我的病人抱着我接生的孩子来看我,他们咿咿呀呀的哭声还真是触动了我心底的柔软,竟然感动地流下泪来,卓颜说那是因为生病的人身体处于应激状态,容易被周围事物触动而产生相应的敏感反应。

    敏感?我想我一直都是敏感的,比如我敏感的知道忻过于殷勤地来探视我这个病人其实并不是出于对同事的关心那么简单,我为我的这个敏感欣喜不已,直到那天,忻坐在我床边看着我发呆,他突然说:“呓妤,你和卓颜是不是很好的朋友?”

    我笑了,我问他:“你看过安妮宝贝的七月与安生吗?”

    他摇头,我说:“我们就是那样的朋友。”

    他说:“哦,我想你可不可以帮我追卓颜?”

    我的笑容立即结冰,一片一片碎落下来,我摸着手上的结石手链,心想:原来是这样,是这样的

    卓颜扔掉了忻送的玫瑰花,卓颜说,忻不是她的王子。我看着卓颜扔掉的玫瑰花发楞,那娇艳如血的花瓣刺得我眼睛发胀,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却被刺蛰了回来,我看着手指,咦,不疼,可是,心疼,我的心被自己挑选的花弄疼了。

    三、

    我依然上班,依然机械地剖开那些孕妇的肚子,机械地取出那些小生命,他们有的正常活下来,有的在几天后死去。活下来的我木然的带着笑意目送他们离去,死了的,我也木然而放肆的为他们流泪。于是,我赢得了病人和家属们的赞誉,于是,很多孕妇指名要做我的病人,于是,我开始更加忙碌起来,忙碌地忘了卓颜消失去哪了

    我白天忙碌,晚上却把睡眠弄丢了,我常在凌晨3。4点钟打开冰箱门不知道要拿什么,最后倒了冰水,任液体滑过肠胃,滑过我那丢了胆囊的伤口,我觉得伤口处有一种撕裂般的痛楚,我又下意识地去摸我的结石手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