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邪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把线头打了个结,罗敷把缝补好的衣服放到一边的衣蓝中。

    这男人不知道是怎么穿衣服的,三天一个小洞,五天一个大洞,再怎么结实的衣服到他身上都穿不过一个月。

    野蛮人!

    他就该穿树叶、兽皮!

    罗敷想象着阿木身上围着树叶,穿着兽皮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是这样想,不过一会儿,她就开始盘算着阿木下一件新衣的衣料、式样,想着要选那种衣料才能让他穿得久一些。

    后院传来热闹的人声,是罗大娘为女儿、女婿补办的结婚喜筵,湖镇凡是和罗大娘有些交情的都到了,甚至镇长和老陈也来了。

    湖镇人向来不记仇,民风淳朴,罗大娘性格更是豪爽,事情过去就算了,怎么说都是几十年的乡亲。

    房子修好了,一切都好。

    更何况,她还赚了一个好女婿不是?

    阿木给在座的每个人轮番敬了酒,心里牵挂着妻子,借口醉酒便先退下了。

    “你回来了?”罗敷连忙把手中缝制的小衣服藏到身后。

    阿木瞧见了,挑挑眉,没说什么。

    他来到她身前,蹲下高大的身体,把脸埋进她柔软的身子,双手圈住她略微丰腴的腰。

    罗敷嗅了嗅“你喝了很多酒?头痛不痛?”

    她慌忙起身,把他拉到床上。

    阿木趁她没注意时,扫了眼她慌乱中掉在地上刚缝好的小裤子,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那惊喜仿佛还包含着一些料想成真的震撼。

    罗敷让他平躺在床上,拿出用薄荷粉精心调制好的精油,倒出一些在手指上,开始在他的太阳穴上按摩。

    阿木顺服地上眼睛。

    罗敷的眼中却藏着一丝忧虑,他头痛的病症越来越严重,这让她有些不安。他怕她担心,痛得脸都白了也不告诉她,若不是她发现,怕他痛得连手指头都要咬下来了。

    “可怜的孩子!”罗敷低叹,温柔的指尖力道适中地来回按摩他的太阳穴,解除他一天的疲累。

    阿木忽然张开眼,琥珀色的眼眸闪着晶莹的光芒,缠绵深邃地纠缠着罗敷的目光。

    风停了,后院的人声远了,时间静止,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这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他们两个人。

    罗敷的指尖停住了按摩的动作,她情难自禁地看着他,漆黑晶亮的水眸仿佛藏着千言万语。

    他抬起手,抚摸她柔嫩的小脸、长长柔顺的发丝,猛然一使力,勾下她的小脸,火热地啃咬她嫣红的小嘴。

    “阿木”她的娇吟全被他吞进嘴中。

    一个翻身,他把她压在身下。

    罗敷害怕了,纤细的手臂挡住他欲压下的胸膛“阿木,我”

    “嘘!我会小心,不会伤到你和孩子的。”

    他轻咬她滑腻的指尖,缠绵到她纤细的手臂,手指挑开她的外衣,露出薄薄的红色肚兜,一个轻佻,肚兜飘落在床脚。

    “你你知道了?啊”像是火,又像是难以言喻的空虚,交错着说不出口的欲|望在她小肮不停燃烧、燃烧

    两只小手慌乱地抓住床柱,激/情难耐地留下指印。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他爱她爱疯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她知不知道,他爱她已成痴?

    “呃木”

    她高高仰起小脸,火热迷情绯红了她雪嫩肌肤,她在他宽厚狂野的怀中呐喊、哭泣、融化

    在这疯狂激/情中,他的一切都为她所包容,他是她的,这归属的感觉真好!

    风平浪静,汗湿的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

    罗敷仍喘息着,拨开他颊侧的发,看见他宛如星辰的双眼。

    她喜欢看着他的眼睛入睡,她疲倦地张开小嘴打了个呵欠。

    “困了?”他摸摸她娇嫩的小嘴。

    “嗯!”她找到他大手,紧紧握住“头痛要叫我,不许一个人独自承受。”

    “好。”他看着她渐渐阖上眼,她好像忘记什么事情了吧?

    “孩才有两个月大了吧!”他故意喃喃自语。

    “吓!”打了个机伶,罗敷睁开眼。“你你怎么知道的?”她羞涩地舔舔唇瓣。

    “你的月事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了。”他挑眉睨她。

    连这个他都知道啊,罗敷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你你不喜欢吗?”

    她不停绕弄着他的手指,有些忐忑,他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开心?

    “我在气,你为什么不主动告诉我。”他捧起她小脸,不让她胡思乱想。

    “噢,那个,人家是跟娘去看过大夫后才确定的嘛!”

    “下次什么事情都要第一个跟我说。”

    “这个”他真是霸道。

    “嗯?”

    “好了啦,知道啦。”

    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