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绝妙姻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她确定齐昱真的恼火了。

    第一次,他在她面前发火,以往他总是摆出嘻皮笑脸的欠揍样,那回他却为了保护自己的爹娘,而动了肝火。

    那家伙不是个不孝子吗?

    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爹娘如何?

    熟悉的茶香味扑鼻而来,引起孟芝的注意。"我来!"

    她急忙站起身,接过孟老爷手上的热茶壶,她为两人添了杯热茶,熟稔地在孟老爷专用的杯子中,斟了七分满。

    她记得,用这杯子喝茶,有种特殊风味,一向是爹的最爱。"好久没喝你泡的茶了,还是一样好喝。"孟老爷满足浅笑。

    孟芝偷觑了孟老爷一眼,怯怯开口。"爹,你真的相信我是孟芝吗?"今日,她特地拨个空,溜出齐府回家,目的自然是探望多时未见的父亲。

    "傻芝儿,除了你以外,有谁知道爹喝茶只喝七分?"

    "可爹怎么真会相信这种荒唐事?"

    若非那茶烫手,她还真怀疑这一切都是梦,一觉醒来,啥事也没发生,她还是过去的孟芝。

    "齐昱真过分,明明已经露馅了,他还不告诉我,害我白担心了好些时候,那家伙还不准我跟齐夫人说实话,还要我继续瞒下去,真不知道他安什么心眼。"

    "或许,他不希望这件事,会加重齐老的病情,他有他的考量,未必真要跟你过不去。"

    "爹!别被他诓骗了,若他真如此孝顺,就不会抛弃爹娘,远走他乡避不见面五年。"他不孝子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孟芝瞪大眼,不敢置信。怀疑爹是不是让齐昱灌了迷汤,为何自始至终都如此袒护他。

    "唉,这事一时之间也说不清,爹只能跟你说,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不过这也是你的好机会,你可以顺便看看齐府究竟是什么样子,若你真觉得齐府让你过得痛苦"

    孟老爷话还未说完,孟芝便急忙澄清。"其实齐府也不是那么讨人厌,齐夫人待我极好,只是进了齐府,我才知道齐昱早有一个表妹,正疑疑地恋著他,我嫁过去,恐怕将来不只我一个人痛苦。"

    话说出口了,孟芝自己也吓了一跳。她原以为申音在她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没想到她始终在意著她的存在。

    "况且,齐夫人要的媳妇儿,应该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千金,我没本事镇日待在府里绣花赏月。"她自嘲道。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齐夫人第一眼见到粗鲁的假孟芝,脸上的表情有多惊讶。虽然她依然弄不明白,明明"孟芝"表现之差,齐夫人应该见识过了,为何还是要求她和齐昱成亲。

    "爹明白了,爹不会再强迫你嫁入齐府,爹迟早会离开,爹只是不希望将来只剩下你一人,你会比现在更痛苦。"

    "嗯。"她啜口茶,发现天色已暗。"糟了,耽搁太久,爹,我该回去了。"

    "等等──"孟老爷喊住她。"齐昱那人,远比你所想的复杂,虽然他是个不错的孩子,爹也认为,他并不适合你。"

    "那种头脑简单,没血没泪的混蛋,我本来就看不上眼。"

    匆匆抛下一句话,孟芝便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等到夜深,孟芝才拉著齐昱回到书楼;继续进行找书的工作,所有的书都因为书柜倒塌,而乱成一团,因此他们必须一本本翻起来,拍去灰尘才能看,远比之前还要辛苦。

    这回更惨,齐昱的断手虽已拆下石膏,不过仍未完全痊愈,使不上全力,因此搜书的动作更慢了,眼看齐府已经开始准备两家大婚事宜,孟芝只得咬紧牙根,苦撑下去。

    "喂,别发呆了,快找!"孟芝自层层叠叠的书堆里,抬起头来,发现齐昱正在神游太虚,随手拾起一本书扔了过去。

    匡啷,命中目标。齐昱捧著脚骨哀号。"我这个样子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找书了,这身子好歹也是你自个儿,万一撞出个瘀青,你可别怪到我头上来。"

    "无所谓。"反正手都断过了,腹部也被插过窟窿了,再惨也不过如此。

    既然他不允许她向齐氏夫妻吐露实情,那她就必须赶在嫁入齐府前,换回真实身份,阻止这桩荒唐的婚事。

    "闷死人了,我要出去走走。"齐昱伸个懒腰,站起身就要走出书楼。

    孟芝瞪著堆在他身旁,一页都没翻过的书册。

    他的手指头还能动,又不是整只手废了,明明说好两人要分工合作,找出恢复的方法,原以为他会比她更热中才对,怎么她比他还心急?可恶!事情应该不是这样发展的。

    "齐昱,你到底想不想要回这个身体?"

    没有这个威武雄壮的身体,任凭他的威名再怎么远播,也无法纵横花丛。

    "以前确实很想,不过现在不怎么想了,我发现,拥有女人的外表,可以做的事更多了。"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上回你也看到了,敌人因为我的外表是个女人,放松了警戒,这对我目前的工作来说,有相当大的助益。"齐昱神秘地笑了笑。

    说到上回,她记得

    "对了,你还欠我一个解释,那些黑衣人是为什么而来?"那天惊心动魄的场面,她记忆犹新。

    齐昱收了笑,神情转趋严肃。"说实在,我并不希望你知情,我出去走走。"

    "没交代清楚前,不准离开。"孟芝一个箭步,轻松拎住他的衣襟。"你不能这么自私,那些黑衣人很明显是针对你来的,在还没换回真实身份之前,我都有被误杀的风险,因此我必须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齐昱嘴角勾起一抹从容的浅笑。"你放心,我会密切保护你的安危。"

    "凭你这连举筷也不成的手?"孟芝轻哼。"别忘了,我们在同一艘船上,船沉了,谁也活不了。"

    她学他上回的话堵他。

    "是活不了,可我会赶在船沉前,将船推回到岸边,这样谁也不会死。"简言之,这事没她插手的余地。

    "事情不会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确实如此。"齐昱陷入深思。

    不讳言,他心中有比换回身体更值得他操心的事。

    齐昱抬起头来,恰巧和孟芝的视线对上。

    那双黑眸虽是他的眼,可眸中透出的神情气息,完全不同于他的,她的眼神没有闺阁女子的娇荏,有的只是不轻易妥协的坚决,她独立自信的气魄,最是令他激赏,很少有女子能有这等能耐。

    呵,她或许帮得上这个忙。

    "若你答应帮我一个忙,我就将前因后果都告诉你。"

    "什么忙?"

    "明晚子时陪我下江南一趟。"

    "明、明晚?做什么?"

    "你只要回答,要或不要?"齐昱态度突地转为强硬。

    一想到可以离开蒲城,一圆四处游历的梦想,孟芝直觉地就想答应。过去碍于她是女儿身,行走江湖不方便,老爹一人留在孟府,她也放不下心,因此迟迟未有离开的打算,如今──

    似乎瞧出她的犹豫,齐昱主动开口道:"若你担忧孟老爷,大可不必,我有托人关照,你可以放心。"

    "你怎么"知道?孟芝大感惊讶。他怎么越来越能料中她的心事,反观她,却始终对他的事一无所知。

    只能直觉地预感,隐藏在他那张放荡不羁的表情下,是另外一层心思,他并没有她所想的简单,而她竟不自觉开始对他好奇起来。

    毕竟没有多少人,可以获得她老爹一句赞美,也没被回以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之类的话,爹只说,他并不适合她,那她倒想看看,她是哪配不上他。

    "好,我跟你去,那我们两人暗自离开齐府,又怎么跟齐夫人交代?"她迫切地想了解他的一切。

    "呵,这你也可放心,我已经嘱咐孟老爷,就说我上孟家作客去了,我会赶在齐府的人起疑前回来。"

    重点来了。"那我究竟要做什么?"

    "正式扮演齐昱一个晚上!"

    看似笨重的大船,速度竟是出奇的快,由蒲城到江南著名的织城──碧纱城,水路最快也必须走个三五天,他们花不到两天,再过几个时辰,船就可以停靠碧纱城外的码头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