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舂风化石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深山里的绝命门。

    残雪覆盖在屋宇和树梢上,细雨飘飞,有个孤弱的身影正低头深思。

    她抚着吊挂右手臂的布条,又故意捏按伤口,微一使力,断骨再度裂开。

    很痛!但是心更痛!

    她明白他是如此用心良苦,先唬她吃了毒葯丸,把她留在天堑山庄,再一点一滴地教她、改变她,目的就是要让她重新做人。

    她也明白风无垠之所以拗断她的手臂,不是伤害她,而是不再让她拿剑杀人。如果手断了,绝命门也不能叫她出任务。

    所以即使独孤恨为她接回断骨,命她好好休养,但她不吃葯,不敷葯,甚至偷偷撞击手臂断裂处,不使复元,为的也是让自己脱离杀手的命运。

    “师妹,”寒擎唤着她。“快天黑了,你该休息了。”

    都是灰蒙蒙的天,她早就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人家叫她吃饭就吃饭,练功就练功,她又变成了那个唯命是从的石泠。

    只是,人家叫她睡觉的时候,她睡不着,因为她心里惦记着一个人。

    寒擎拉她到屋檐下,递给她一条巾子。

    她默默接过。寒擎从来不会为她擦汗,但是风无垠会。

    寒擎瞧她发楞,又道:“把雨水擦了吧,春寒料峭,很容易着凉。”

    自从师妹回来后,她就变成另外一个人。过去,她虽冰冷,但仍带有一丝无知的天真浪漫。现在,她还是冰冷,只是变得沉静而难以捉摸了。

    真的和那个该死的风无垠有关吗?她竞然会为他流泪?一个哑巴仆人过来比手划脚之后,寒擎叫了发呆的石泠。

    “师妹,去大厅吧。月师兄回来了。”

    石泠如梦初醒,赶紧偕寒擎来到大厅,不知道专门包打听的月缺师兄会带来什么消息?

    掌门和大师兄冷啸也在场,月缺见了石泠,马上眉开眼笑地。

    “恭喜师妹,贺喜师妹!这下子风无垠真的死透了。”

    石泠的脚步好像被冰雪冻住。“死透了?”

    “是啊!天堑山庄丧事办得盛大隆重,江湖人士络绎不绝前去吊祭,大叹风大少爷英年早逝呵!每个人都发誓要扯出凶手,可笑的是,他们还以为石泠是个男人哩!”月缺唱作俱佳,他是绝命门唯一的笑声来源。

    风无垠死了?她毕竟将他送进幽冷的墓穴了吗?石泠感到阵阵晕眩。她故意刺中正常人的心脏位置,但那不是风无垠的要害,她期盼他获救,可是,她还是杀死他了!

    月缺又继续手舞足蹈地说着:“他出殡那天呵掌门啊,我说你们一定没看过那排场,天堑镇的老百姓扶老携幼,缟衣素服沿路焚香祭拜,每个人都哭得好伤心,如丧考妣,我看皇帝死了也不过如此。”

    大师兄冷啸道:“听说他是一个大好人。”

    月缺道:“大好人没用啦,该死的还是得死。不过他可能直接到西方极乐世界享福,倒不像我们一个个下地狱去。”

    “月缺!”绝命门主人独孤恨出声了。

    “哎呀!”月缺张大口,知道自己犯禁忌了,又道:“这神鬼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呵!人死了就烟消云散,如梦幻泡影,什么都没喽,倒不如活着时候多赚点钱享乐吧!”

    石泠无语。他是真的烟消云散,这世上再也没有风无垠了,连魂儿都没有。算算日子,已有三月馀,他都不曾人梦来

    “师妹!”月缺在石泠肩上重重一拍,惊醒了她。“虽然你杀了他三次才成功,但我们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嘛!你一战成名,从此绝命门又多了一个响当当的杀手了!”

    独孤恨冷冷地道:“石泠不成气候,等她伤好了,还需要再锻炼。”

    “掌门,一回生,两回熟,下次再有轻松简单的案子,我也不抢了,就给师妹去练习吧。”月缺说起话来就停不住,他一顿饭的话可以抵得过所有绝命门门人一个月的说话份量。

    独孤恨眯起眼。“月缺,你不要四处玩乐,有空就多教你师妹功夫!”

    “是!”月缺心中一叹,若不是看在师妹还算可爱的分上,他可不想留在绝命门和另外两个木头师兄弟在一起,可怎么今天师妹也像一块木头呢?

    “喂!师妹!”月缺在石泠眼前晃了晃。“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你已经出名,跟你师兄一样跻身为杀手之列,总算对得起死去的石师兄了。”

    石泠在心中叫着,成名有什么好处?再去杀人,永无止境地沉沦下去吗?不!风无垠叫她莫再杀人,她绝不会再当杀手了。

    “哎,对了,你本来就难得笑、难得哭,真是得到本门独到的冷面功夫了。”月缺又继续喋喋不休地讲着。

    风无垠曾教她笑,可是他死了,她再也不会笑了。她的生命像又回到绝命谷,死寂,冰冷。

    阴间是否也是如此死寂?喜爱和人们相处的风无垠受得了吗?

    草草吃过晚饭,石泠回到房中,拿起藏在被褥下的观音大士像。

    那是她凭着印象,努力描绘出来的慈悲面目。每天晚上,她就对着画像祈求,愿菩萨庇佑风无垠平安无事,早日康复。

    菩萨终究没有应允她的请求。是否她心不诚,则不灵?

    还是菩萨要她一辈子苦苦思念他,以做为她不敬生命的惩罚?

    她捏皱了画像,心头又一点一点地痛了起来。

    ******

    同时,远在四川的青城山里。

    “喂,风无垠小师叔,别睡了!我成天就得侍奉你这条猪!”

    脸上被拧得好痛,风无垠即使想再睡,也不得不醒来。

    “鹤群我伤还没好,别捏我啊”“我要捏!我就是要把你捏醒!免得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就活过来了吗?”

    “风无垠,我真是为你不值,为了一个婆娘,死了两次,你是九命怪猫啊?”

    凌鹤群对老友每日一训,昏迷时候要训,醒采时更要训,而且照三餐训。

    “幸好我太师父缝缝补补,又把你救回来,否则我帮你把刺客带进家里,要是让你爹、我爹知道,铁定把我打死了。”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吧?”风无垠面色苍白,但已有说话的力气。

    “我哪敢让他们知道?”凌鹤群摇摇头。“可你爹向我爹问起玲珑,我当场露出馅儿。只好骗他们说玲珑是路上捡来的孤女,当初怕天堑山庄不肯收留,这才假托是

    凌家的亲戚。”

    “他们没有怀疑泠儿吧?”风无垠面露忧色。

    “你还在担心她?”凌鹤群大叹一声。

    “你娘亲以为你跟她谈了婚事,她自认为难以高攀风家,所以离家出走。而你为了寻她,却碰上绝命门的杀手。不过你爹开始怀疑玲珑是绝命门的内应。”

    “你没帮泠儿辩解吗?”

    “我骗人骗到底,当然说了。我说玲珑软弱可怜,一点也不会武功,心思单纯,不解世事,怎么有可能帮绝命门杀人?秀秀和苗苗也拼命帮她说话,说玲珑看到狗儿死掉都会哭,又爱照顾小动物,绝对不可能是绝命门的内应。”

    “谢谢你了,鹤群。”风无垠露出欣慰的微笑。

    “不值得啊!”凌鹤群很想狠狠敲醒老友。“你身上多出几个洞也就罢了,可手脚筋骨俱断,内力耗损过度,虽然太师父帮你接缝回来,但功力尽失”

    “那不是石泠做的。”

    “太狠毒了!就因为我看出不是石泠的手法,又看到你肚皮新刻出的两个字,我才帮石泠讲话啊!”凌鹤群还是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但你武攻全废,恐怕以后走路都有困难,还是不值得啊!”“值得!至少拎儿不会再当杀手。”风无垠笃定地道。

    “就算你扭断她的手,但她回到绝命门,听命于他们掌门,等她伤势痊愈之后,仍旧会再出来杀人呀!”

    风无垠一楞。石泠确是个听话的孩子,如果她真的再当刺客

    “那我再拼死挽回她!”

    “不跟你说了!”凌鹤群气得远离床边,坐到远远的椅子上。“我没见过这么笨的人,我发誓下次就任你自生自灭,再也不甩你了。”

    “你不甩我,还有师父会甩我呵!”风无垠一点也不生气,似乎经历这场生死劫难之后,他对世情看得更透彻,心境也更开阔了。

    “可恶的太师父,他趁火打劫!”凌鹤群跳了起来,正好迎上端了一锅热汤进来的丁汉唐。

    “小鲍鹤又在骂人了?”丁汉唐披散一头蓬乱的白发,走在热汤的蒸腾烟雾中,就像是云雾里走出来的仙人。他大叫道:“小鲍鹤,还不快来服侍你的师叔?”

    “什么师叔嘛!”凌鹤群不情愿地舀汤添菜。“太师父,您实在太恶劣了,那时候叫您赶紧救人,您不肯救,硬要叫风伯伯让风无垠拜您为师,又收人家拜师费一千两银子,您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土匪!”

    “我救回来好徒儿一条命,一千两实在是太便宜了,风小弟弟,是不是啊?”丁汉唐径自吃起他苦心熬制的补汤。

    “师父说的是。”风无垠身子无法挪动,但嘴巴还能一搭一唱。“绝命门买命要一万两,师父只收一千两救徒儿一条小命,还接徒儿到青城山疗伤静养,师父大恩,徒儿粉身碎骨,没齿难忘。”

    “风无垠,你什么时候变得油嘴滑舌?”凌鹤群忘记生气,瞪大眼看着他。

    “拜人师父门下,不就要学会奉承,讨师父老人家欢快吗?”

    “风无垠你转性了?”

    “小鲍鹤,喊他师叔!”丁汉唐蹲在椅子上,极有威严地命令着。

    “我不喊!他当损友还不够吗?如今还要爬到我头上当师叔?”凌鹤群将汤碗一放,气得要走出门。

    “凌四哥,我大哥惹你生气了吗?”风无边神色开朗地走进来,他在屋外听到小茅屋内的吵闹声,知道大哥身体无恙,所以特别高兴。

    “无边,你来了正好,快去喂你的好大哥吧!”凌鹤群也不理他们了,自己舀汤来喝。

    “大哥,我扶你起来。”风无边见到大哥已经醒转,更是开心。“多谢凌四哥这几个月来的帮忙照顾,天堑山庄已经办完丧事,如今我有空陪大哥,你就回济南府休息吧!”

    “办完什么丧事?”风无垠大惊。

    “大哥,是你的丧事啊。”风无边正色道:“你如果不死,绝命门一定会继续追杀你,永无宁日。”

    原来他已经死了,那么石泠会不会伤心难过?或者,从此放心做为一个杀手?风无垠喝下一口汤,却是食不知味。

    风无边又道:“爹也不想骗天堑镇的百姓,你知道他们哭得多伤心吗?小柱子抱在柱子嫂手里,还为你披麻带孝。唉!都是我不好!”“无边,就是你不好啊!”凌鹤群向来直爽,有话直说。“我说婆娘都是招惹不得的,你之前得罪人家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