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舂风化石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冷风飕飕,天堑镇郊的坟地小径上,有两个行色匆匆的人影。

    “喂!风无垠,你又忘了待客之道吗?”凌鹤群垮着一张臭脸,被寒风一吹,又打个哆嗦。“我专程来探望你的伤势,你也不送上热茶热饭菜,拉我到这个死人地方做什么?”

    “我能走能跑,表示伤势已经痊愈,多谢你的关心了。”风无垠笑着加快脚步。“现在还有其它事情要拜托你。”

    凌鹤群不改唠叨本色。“交了你这个损友,我就知道没有好事!干嘛走这么快?和我比轻功吗?”

    “再不快,她可能就要醒了。我藏了两天,没办法再藏下去,正好你来了,我想到一个办法”

    “你在说什么呀!我统统听不懂!”

    “你马上就知道了。”

    两人停在坟地尽头的一座小祠堂,半掩的破旧门扉轻轻晃动,发出吱喀吱喀的怪异声音,风无垠双手打开门板,让光线照人祠堂里面。

    只见里头放了几具破棺木,凌鹤群吓了一跳,一脚跨在门外不愿进去。

    风无垠却是抢到其中一具棺木边,马上掀开棺盖。

    凌鹤群慌忙跑进去阻止道:“你不要去碰.....”

    弊盖落地,里头没有可怖的腐尸,而是飘出淡淡幽香,还有一个睁着又圆又黑的大眼、面容秀丽、脸色惨白的

    “女鬼啊!”凌鹤群吓得别过头,不敢再看。

    “对不起,我来迟了。”风无垠伸手抱起她,双臂犹能感受她的剧烈颤抖。

    “风无垠,你不要抱死人呀!”天啊!他疯了吗?还跟尸体自言自语?

    “她不是死人。”风无垠迅速解开她身上穴道。“她是石泠。”

    凌鹤群比看到死人还惊讶。“那个差点杀死你的杀手石泠?她是女的?”

    “不就是女的吗?”风无垠把石泠抱在怀中,知道她惊吓未退,一双大掌轻柔地拍着她的背部。

    “风无垠,你可恶!”石泠用力推开他。

    他忙安慰道:“别怕,把你放在那里面,也是不得已的。”

    她身体颤抖得更激烈,呐喊着:“你就是要报复我吧?你何不把我活埋了?一劳永逸!”

    风无垠更是紧紧地搂住她、不让她挣脱他的怀抱,手掌缓慢地释出热流,试图平息她的惊恐,一再好言解释:“没事了,这两天山庄还在抓贼,你身上有伤,我一定要把你藏起来。”

    石泠伤重体弱,根本无力再挣扎,只得歪在他的胸膛上,不住地喘气。

    凌鹤群如见天下奇观。“喂!我没看错吧!杀人的和被杀的在谈情说爱?”

    “不是谈情说爱,我是在救她。”风无垠看了石泠一眼,又继续解释道:“她跑到天堑山庄要杀我,中了秀秀的机关受伤,我没办法藏她,只好先藏在这边。”

    “你这招有够高明,谁会去撬棺材找人啊!”凌鹤群俯身捡起棺盖,放回原位。

    “你是存心要吓死我、闷死我”石泠又挣扎着,无力地道。

    “石姑娘,对不起。”风无垠再度道歉,揉抚她的肩背。“两天来,我用迷葯和点穴功夫让你睡着,可你们绝命门的功夫太诡异,你很快就醒来。今天我趁你睡着时,把你放到空棺中,返回山庄拿乾粮,不巧碰到鹤群前来纠缠,耽误了回来的时间”

    “风无垠!”凌鹤群怒气冲冲地吼道:“拜托你分清楚敌人和朋友,好吗?”

    “石泠不是敌人,她只是个无知的杀手。”

    “风无垠,你放开我!”石泠是狠狠地推开他,终于推离了尺许远的距离。“今天我落在你的手里,无话可说,随便你怎么折磨我,我也只有认命,最好是一剑砍死我吧!”

    “我不会杀你。”风无垠微笑看她愤怒的眼眸。“如果我说我把你放回棺木中,不再让你出来作恶呢?”

    “你!,”石泠蓦然一惊,脸色刷地变白,浑身又开始颤抖。

    那是她有生以来最恐怖的记忆!当她醒转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睁眼所望,尽是一片漆黑,虽然脚底上方似乎有一条微弱的亮光,但是光线太远、太弱,她还是被黑暗所笼罩。

    黑暗并不恐怖,恐怖的是她开始察觉周遭的环境时,她闻到朽木的味道,感觉贴近身体的木头,听到隙缝吹进来的呜咽风声。然后,她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身边是一片死寂

    当她知觉身处棺木之中时,她以为被活埋了,偏偏手脚不能动弹,也无法呼救,一时之间,她吓得几乎晕眩过去。杀手训练里,掌门从来没教她如何死里逃生,只告诉她,死了,就没了,不要怕死,任务失败就得死!

    不!原来死亡不是没了,死亡是疼痛、恐惧、阴森、孤单、无助

    她好想再活下去,即使是承受万千痛苦,她也要在这个世间再挣一口气息,只冀求那么一点点温暖。

    她蓦然大喊道:“我不要死!”

    “风无垠,我还没见过你恐吓人耶!”凌鹤群笑道。

    “我是做不来坏人的。”风无垠也朝他一笑,又拍了拍石泠的背。“石姑娘,刚刚跟你开玩笑,你别怕,我带你回山庄了。”

    “我不去!”石泠又要挣脱,不料才一讲话,风无垠的大掌就掩了过来,往她嘴里塞进一粒葯丸,她想要吐出来,他再一使力,硬是让她吞了下去。

    “你喂我吃什么东西?”石拎瞪视他,仍是那不屈服的冰冷眼神。

    ‘‘—颗毒葯。’’

    “你毕竟还是要我死!”

    “你想死吗?”

    不!她不想死!她不愿意再去尝死亡滋味!可是她吃下毒葯了她不自觉地按压肚子,感觉那颗葯丸已经在体内散溶了

    “你一时死不了的。”风无垠拉开她的手,笑道:“这颗九九夺命丹的葯力要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才会取你性命,在这段期间呢,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第八十天晚上,我会给你解葯。”

    “你要我做什么?”她戒备地看着他。

    “不做什么。”他亦是定睛望她。看到她不甘愿、却又不得不降服的表情,他嘴角逸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说出了答案:“我要你到天堑山庄做客。”

    “我没听错吧?”一旁的凌鹤群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鹤群,还得请你帮忙了。”

    凌鹤群大摇其头。玩火会自焚啊!风无垠以为他是渡化人心的菩萨吗?可在感化顽石之前,他得先算算自己有几条命呵!

    *********

    天堑山庄的大厅中,风无垠正为父母介绍来客。

    “爹、娘,玲珑姑娘是鹤群的远房表妹,我请她来山庄过年。”

    “风伯伯、风伯母,是这样的。”凌鹤群不忘先回头,狠狠地瞪损友一眼。“玲珑是我娘那边的亲戚,自从她家搬去广东后,多年没有联络,谁知不久前,玲珑一家遭逢大火,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所以千里迢迢来济南府投靠凌家。呃我们不是不收容只是您们两位也知道,我家已经有六个小娃娃,我那三个姐姐又要生娃娃了,她们一个个大腹便便”

    风夫人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们凌家呀,人口众多,又一个个爱聊天讲话,实在是有够吵,恐怕担心玲珑姑娘不习惯吧。”

    风无垠示意石泠坐下,补充道:“玲珑姑娘一路寻亲,吃尽苦头,现在还在生病,她的确需要找个地方安心静养。快过年了,鹤群他家忙着生小孩、做生意,怕冷落了玲珑姑娘,所以才想送来天堑山庄养病。”

    风山河点头笑道:“这有什么难处?山庄里多的是清静雅房。垠儿,你就去找一间最幽静、空气最好的房间,让玲珑姑娘安生住下吧。”

    “多谢爹娘。”风无垠一边说着,一边以手肘顶了凌鹤群。

    “喔呃多谢伯伯、伯母,鹤群在此代替爹娘向两位致谢,等我家姐姐生完小孩,我再过来接玲珑。”可恶,满嘴谎言,一点也不用打草稿!

    “如果玲珑姑娘住的习惯,你也不急着接人呀!”

    风夫人笑容满面地打量玲珑,只见她白净清秀,文静可人,似乎是个有教养的闺女。又见大儿子细心呵护,打一进门来,就扶着娇弱无力的她,难道这就是未来的媳妇?

    她愈看愈高兴,起身拉了玲珑的手。“玲珑,你就把山庄当做自己的家哎!这手好粗,你真是吃苦了。”

    面对风夫人的嘘寒问暖,石泠很不能适应,她不喜欢别人在她手上揉揉捏捏,马上缩回了手。风夫人认定她怕生害羞,也不以为意,继续探问详情:“你几岁了?有婚配了吗?识字吗?会不会刺绣裁衣?”

    “娘!”风无垠赶忙阻止这位热心的准婆婆。

    “我十七岁。”石泠倒是一五一十地回答:“没有婚配,识字,不会刺绣,也不会裁衣。”

    “大概是家里清苦,让你做些粗活了。”风夫人又是怜惜地捧起她的小手。“不会女红也没关系,知书达礼就好,不要像秀秀、苗苗一样,一天到晚舞刀弄剑的,都把男人吓跑了。对了,快叫她们出来见玲珑。”

    风无垠又喊着:“娘啊,急什么?泠儿才刚来,您不要吓坏她了。”

    “你叫她玲儿?”风夫人喜上眉梢,原来他们的进展比她想像得还快。她简直笑得合不拢嘴。“是了,是了,来日方长!玲珑,以后我们慢慢聊,有空叫垠儿带你到山庄附近走走,身体很快就养好了。”

    风山河抚须微笑,大儿子的婚姻大事一直让他们操心,如今新娘送上门,他也乐见其成。呵呵笑道:“回头我叫家人去请简大夫,再帮玲珑姑娘开几帖调养身子的葯方吧。”

    “多谢爹!”风无垠不忘再顶凌鹤群一下。

    “呃一切麻烦风伯伯了。”凌鹤群又是回头一瞪。还玩!连我都一起膛浑水了,等你玩到自身难保时,就别怪老友没有苦苦相劝过!

    “鹤群,你放心,我自有分寸。”风无垠像是看出他的想法,低声说道。

    风夫人笑得像尊弥勒佛。“垠儿,快带玲珑到房里休息,我要去拜菩萨了。”

    呵呵!菩萨保佑风无垠吧!竟然有人在家里养刺客!凌鹤群在心中叹息着。看来他也要回去为老友烧香祈福了。

    ********

    夜里,风秀秀和风苗苗仍腻在石泠的房间,不肯离去。

    “玲珑姐姐,我跟你说喔!大哥他脾气很好,从来不会生气,我常常欺负他,他只是笑一笑,他真的很好喔!”这是十六岁的风秀秀。

    “玲珑姐姐,大哥文武双全,英俊潇洒,多少人来提亲说媒,全让他推掉了,因为他只想娶一个真正喜欢的姑娘。”这是十五岁的风苗苗。

    两个姐妹一左一右拉住石泠的手,已经说了半个时辰的风无垠好话,石泠听到耳朵长茧,却不知道如何送走她们。

    她只习惯绝命门的掌门和师兄的说话语气。他们不像风无垠的家人讲得又快又急,声音有高有低,内容又是如此丰富。他们始终以平板的语气和她说话,而她也学会了这种说话方式。

    通常掌门叫她练剑,她就练剑,叫她吃饭,她就吃饭,绝对没有第二句话。为什么这两个姑娘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呢?

    “玲珑姐姐,我们说了好一会儿,现在换你说,你觉得大哥这个人怎么样?”两姐妹充满期待地看她。

    “他很坏!”别人问,她就回答。

    “坏?”

    风秀秀和风苗苗对望一眼,这不是打情骂俏的话吗?姐妹俩又笑了。

    “大哥使坏喔!嘻嘻!”

    石泠感到她们双手的兴奋热度,也看到她们热烈欢快的笑容,她忽然觉得心头也热热的,好像两个小姑娘擦热了她一向冰冷的心。

    “玲珑姐姐,你好像不爱讲话?”

    “她身子不舒服,当然不想讲话了。”风无垠走进房门,左手捧着一碗葯汤,右手则端了一碟小点心。

    “哇!大哥亲自来伺候大嫂了。”风苗苗跳了起来,接过那盘食物。

    “苗苗你胡说什么?”风无垠微笑地望向石泠。“泠儿,我两个妹妹爱玩,吵到你了吧?”

    “大哥,我们没有吵玲珑姐姐。我们在帮你说好话哩!”

    “去!”风无垠笑着轻斥一声。“泠儿吃过葯就要休息,你们也该去睡了。”

    “好啦!我们不吵大哥。”风苗苗和风秀秀互相扯着袖子,咬了一会儿耳朵,吃吃偷笑,这才转身相偕离去。

    风无垠确定她们没有躲在外面之后,这才掩上房门,将葯汤送到石泠面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