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舂风化石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风无垠,你有没有和阎罗王下棋啊?”

    有人在他耳边吵着,喋喋不休地讲话,他觉得好烦!

    “风无垠,难道你上了西天,从此天天敲木鱼,念喃无阿弥陀佛?”

    他心里念着,阿弥陀佛,别吵了吧!他好累!

    “风无垠,你再不醒来,我就砍你一刀,让你永远醒不过来!”

    不!他不能死!

    风无垠吃力地睁开眼,顿觉全身痛楚难耐,眼前出现了凌鹤群的一张笑脸。

    “我就不信你醒不过来!”凌鹤群兴高彩烈地站起身,喊道:“太师父,他醒来了!风伯伯、风伯母,我任务达成,睡觉去也。”

    丁汉唐正拿着一块猪皮,坐在旁边认真学习缝补,他闻言马上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老人家第一次缝补心脏,果然马到成功,只是我没缝过衣服,那缝线缝得不好看,还请风小弟弟见谅啦!”

    “多谢丁前辈相救垠儿!”天堑山庄庄主风山河长长一揖,感激不尽地道:“幸好丁前辈医术精湛,否则垠儿小命难保”

    “去感谢你儿子吧。”丁汉唐挥一挥手,搔了搔白发。“也不知道你们夫妻是怎么生儿子的?竟然把他生成一个正人君子!人家心脏长在左边,他却是靠向中间两寸。虽然这一剑把他穿出前后两个窟窿,幸好只伤了一小部份少肺,你们夫妻要谢天谢地,不如谢他自己吧!”

    风夫人以丝巾抹去眼泪。“是垠儿平日多做善事,所以才大难不死啊!”“是啦!你们家的小弟弟真是天下奇男子,我很喜欢!”丁汉唐跳到床前,又仔细打量虚弱不堪的风无垠,抬起笑脸道:“风大庄主,风小弟弟骨架完美,肌肉结实,体内脏器穴位与常人不同,加之内力深厚,我老人家一见之下,就知道他是武学奇葩。不如这样吧,让他拜我为师,我老人家好好调教他一番,他日必能扬威江湖,称霸武林”

    “不行!”满脸惺忪睡意的凌鹤群一脚蹈出房门,突然清醒,转过身子大叫道:“太师父,风无垠是我的哥儿们,如果他拜你为师,岂不变成我的师叔?这可大大的不行!”

    “我老人家讲话,你这只小鲍鹤吵什么?你看了他一整晚,也累了,快去睡觉!”

    “我不依您!”凌鹤群扯了丁汉唐的衣袖。“走!我们回济南府,太师父您实在有够丢人现眼了,风无垠是我的好朋友,您不顾徒孙我削面子,还跟人家收三百两银子的医葯费,看到山庄的字画古董也要拿,您是强盗啊?”

    风山河笑道:“鹤群,这不打紧。丁前辈救了垠儿,就是天堑山庄的贵客。”

    “风伯伯,是您太厚道了。”凌鹤群死皮赖脸地拖着丁汉唐。“对付我太师父这个老顽童,就要用对付小娃娃的招数,绝对不要跟他客气。”

    “可是垠儿伤势未愈,丁前辈这一走”

    “风伯伯,风无垠死不了啦!你们那么多人在照顾他,不需要我太师父在场了。”凌鹤群一边说着,一边死命推着一动也不动的丁汉唐。“走啦!太师父。天堑镇是个小地方,又没有美女可看,您一定待得很闷了,不如回济南府,让您一次看美女看个够。”

    “不必回济南府,这里也有两个漂亮的姑娘!”丁汉唐笑眯眯地望向风无垠两个年幼的妹妹。

    风山河心头一惊,赶紧摆出笑脸,也跟着做出送客姿态。

    “既然丁前辈要离去,那么就让在下送出门吧!”

    三个大男人出了房间,房内终于恢复安静。风无垠牵动一丝微笑,二十多年来,这一对祖孙活宝倒也为他平淡的人生增添不少乐趣。,人世间固然嘈杂多事,但总是热闹非凡,比起阴间的清冷,他还是喜欢活在世上。

    “垠儿,你好些了吗?”风夫人坐到床畔,怜惜地看着爱儿。

    “大哥!”三个弟妹风无边、风秀秀、风苗苗也围拢过来。

    “娘”风无垠试图唤着,却只听到自己呼气的声音。

    “大哥,你别说话了。”风无边轻声道:“你伤到心脏,让丁老前辈救了回来,睡十五天喽!”

    “看到你们很好”在生死之间转过一圈,原来已经过了十余日,风无垠竭力道:“让爹娘担心了”

    风夫人为爱子理了理被子,含泪道:“是你有福报,多行善事,菩萨保佑。”

    风秀秀道:“大哥,这些日子来,我们陪娘在佛堂拜佛,一天总要拜上好几个时辰,就是祈求菩萨让你赶紧好起来。”

    “谢谢娘”

    “垠儿,谢谢自己吧。”风夫人慈蔼地看着儿子,欣叹道:“多亏你平日乐于助人,那天你不是帮高利莱找回一只羊吗?他后来挖了一颗大白菜,赶着要送给你,不巧就看到你被追杀,他跑到镇上求救,虽然你爹他们来迟一步,但总算比牛头马面快一步。”

    风苗苗也扯着娇甜的嗓音道:“这些日子来,镇上大小寺庙香火鼎盛,卖香烛的全部大发利市,都是为你风大少爷祈福呵!”

    风秀秀倒是跺了一脚。“可惜抓不到凶手!”

    凶手!风无垠脑海浮现出那个女杀手酌秀丽面容,突然感到椎心之痛。

    “大哥,你怎么了?”风无边看他脸色一白,赶忙问道。

    “我没事狗儿你有去看吗?”

    “我的好大哥呀!”风无边摇头叹气。“你都快死掉了,还关心那几只癞皮狗?”

    “狗是生灵,要救,是人更要救!”

    “娘,您看大哥,一醒来就说道理!”风无边拍着额头,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放心,大哥,狗儿有李师傅在照顾,一切都好。”

    风夫人终于露出放心的笑容。“边儿,你就跟着你大哥多学一点,别镇日在外头流浪,到处欺骗姑娘家的感情。”

    “我哪有啊?那是她们不请自来,我赶都赶不走!”

    风苗苗笑道:“二哥羞羞脸呵!自以为长得英俊潇洒,处处留情,你可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有多少姑娘上门找你?”

    风无垠想到父亲应付那些姑娘的窘状,直想发笑,不料心口一痛,他只好强忍着皱了眉头。

    风秀秀见状忙道:“我们别吵大哥了,要说笑话等大哥好了再来说。”她又握了风无垠的手。“大哥,你要快点好起来喔!”

    风无垠点点头。他喜欢家人相聚的温馨感,生在风家,他得天独厚拥有一对好父母和三个好弟妹,光是这点,就值得他认真活下来。

    “大哥,我陪你!”送走娘亲和妹妹,风无边掩起房门,坐在他身边,有点难为情地道:"其实我怀疑凶手的目标是我,我们名字相近,长相差不多,身材更像,可能是凶手误认了。”

    “你在外面和人结怨?”

    “也不是结怨,是有些误会”风无边欲言又止,神色愧疚。“大哥,对不起,害你差点送命。”

    “算了!”风无垠微笑道:“今天幸好我心脏位置跟别人不同要是换了你恐咱”

    “大哥,你不怨我?”风无边眼眶微红。

    “有什么好怨的?”风无垠反过来安慰弟弟:“受伤总比办丧事好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什么误会,一定要处理好,不要惹祸上身,知道吗?”

    他吃力地讲完好几句话,闭起眼休息喘气,再睁开眼,发现风无边送来一杯热茶,也就慢慢啜饮了。

    “大哥,你放心,等你好了以后,我会出门查清楚这件事。”风无边露出惯有的开朗笑容。

    “至于凶手,爹已经托江湖朋友去追查了。”

    “凶手?你们知道是谁?”风无垠一惊。

    “全江湖都知道了。”风无边指着他的肚皮。“瞧!你肚脐旁边还有他的签名哩!”

    风无垠想爬起探看,风无边按下他的肩头,抓过他的手掌,以手指在他手心写下“石泠”两字。

    风无垠喃喃念着:“石泠?她叫石泠?”

    “放眼江湖,斗胆在死者身上刻名字、又不怕被寻仇的杀手,只有绝命门的冷、月、寒、石四人,想来这个石泠就是其中之一。照伤口来看,他用剑狠辣,就是要让你一剑毙命!”

    风无垠似乎又看到那对冷然的黑眸,还有那张令他心疼的清丽脸孔。

    风无边又问:“石泠是女的吗?我和爹、凌四哥看过你的伤口,剑小刃薄,我们认为应该是女子所使的长剑”

    风无垠迟疑一下,才轻微摇头道:“他不是女的。”

    “是了,想来女子也不会如此残酷。”风无边神色义愤。“是谁买命要杀我,我一定会去查出来!这个叫石泠的杀手,我也不饶他!”

    “无边,性命宝贵,莫要再和人结怨。”风无垠关切地道。

    “有人要害我们,一定要报仇啊!”“我没死,就不报仇了”风无垠在枕上摇摇头。

    “我知道大哥心肠最好了,你宁可被杀,也不会杀人!”风无边一语道出了风无垠的心境。

    是的,他绝对不会杀人,但也不能轻易死掉?咸炝羲凰溃厝挥杏盟Αr残恚褪遣蝗媚歉雠笔直掣荷比俗锬醢?

    他轻缓地抚向心口,感觉紧紧的、满满的、胀胀的。

    或许,石泠挖开了他的心,从此以后,她的身影、脸孔就完全占据他心底深处了。

    ***********

    一个月后。

    风无垠打开窗户,仰看星月,独享深秋的幽静。

    活着,真好。他可以感受爹娘的关心、弟妹的照顾、亲朋好友的殷切垂询、还有镇上百姓的关怀。直到现在,还不时有人送上香灰平安符,为他祈求平安。

    听说他初受伤那几天,许多镇民自告奋勇,各自带着狗园的狗儿们,一起搜索缉凶。

    当然,他们找不到石泠。

    他父亲透过江湖各大门派协助,欲向绝命门讨回公道,并查出幕后出钱买命的主使者,但也是寻不出门路。

    绝命门就是有此能耐。是送钱要他们杀人的,自然就会出面接洽;否则,没有人知道绝命门位在何处,更是无人看过四大杀手的真面目。

    风无垠摸着愈合的伤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养气息。

    他天生异禀,脏器和穴位皆比常人偏离两寸,这个秘密,只有亲密的家人和为他疗伤的丁汉唐、凌鹤群知道。

    别人把他的生还当做是奇迹,认为是行善之人必蒙福报。于是,镇上寺庙的善男信女增加了。他不欲说破秘密,如果他的起死回生能让人们诚心向善,那也不枉挨上这一剑。

    夜深人静,他正准备熄灯就寝,突然听到屋外人声嘈杂。

    他推门而出,问道:“怎么回事?”

    家丁回答着:“大少爷,快进房,闹贼了!”

    他反倒走出一步。“贼在哪里?”

    “跑了!”几个人纷乱地回答着,一面奔跑寻索。“贼人误闯两位小姐的机关,可能中箭了,我们正在追他。”

    风秀秀和风苗苗向来古灵精怪,没事喜欢在院子里设计暗器、布置机关,山庄里的家人熟知形势,不会傻到去招惹那些不长眼的机关。而今晚,那个不知情的笨贼竟然糊涂地闯入这块禁地!

    众声混乱中,又听到左边院落传来声响,家丁们又赶紧跑了过去,还有一个家丁顺手把风无垠请进房内。

    “大少爷,留意,说不定是绝命门的杀手。”

    风无垠没有留在屋内,他又走出房门,心里有了准备。

    如果来人是石泠,他就要会她一会。

    天边挂着明亮的满月,把院子景物照得一清二楚,而假山楼阁的黑影暗处,则显得更加幽暗,风无垠静心观望,眼珠子转到回廊转角。

    蓦然一道白光闪至,一柄匕首向他疾刺而来,他蓄势待发,举起左手,用力一格,马上把来人震得退后两步。

    匕首又向他刺来,却是没有劲道,他轻而易举扣住来人的手腕,将那个黑色身影从暗处拖出来。

    亮白的月光照在那张苍白姣好的脸孔上,果然是一身黑色劲装的石泠!

    早休息,我们会加强巡逻。”

    风无垠微笑道:“你这招声东击西,果然高明。”

    石泠用力扭转手腕,竟是扭不开风无垠的箝制,她冷冷地瞧着他,左手作势击出,却又被他抓住。

    他扯过她的身子,夺过她右手的匕首,将她拖进房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