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舂风化石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秋阳舒展,清风送爽,在这个不冷不热的好天气里,人们睡足了午觉,纷纷走出屋外,享受那暖烘烘的日头。

    风无垠走在天堑镇的街上,一袭长衫随风飘逸,显得他丰神俊朗,气度悠哉。他迈着沉稳的步伐,一路微笑跟镇民打招呼,偶有几抹笑意飘到姑娘们的眼里,竟是令人芳心怦怦乱跳啊!

    一个老婆婆叫住风无垠。

    “风大少爷啊,你又打哪儿捡来的狗?”

    潇洒大少爷牵着癞皮狗过街的场面,天堑镇的镇民早巳见怪不怪。

    “陈婆婆啊!”风无垠笑着停下脚步,把放松的绳子卷缠在手上,让癞皮狗不至到处乱闻乱嗅。“这是流浪野狗,昨晚自个儿跑到天堑山庄的。”

    陈婆婆笑道:“狗儿果然有灵性,知道大少爷会照顾它们的狗命,一只只跑去投奔大少爷你喽!”

    “哎,也不知狗儿是怎么互通声息,知道这里可以吃好睡好,硬是赖在我家后门不走。”风无垠无可奈何地摇头。

    “大少爷的狗园又要添两位贵客了!”

    风无垠笑着摇摇手道:“这些狗儿到狗园吃大餐、睡好觉,我可不让它们白吃白住,还得请它们帮咱天堑镇守门户呢。”

    “是啊!幸好狗儿知恩图报,上个月不是才咬了几个盗贼吗?”庄老伯走了过来,赞许道:“这都是大少爷的功劳啊!”“哎,那是狗园的李师傅练狗有术,要归功于他。”

    “大少爷就别谦虚了,李师傅那一套练狗功夫,还不是你教的?”庄老伯笑呵呵地看着风无垠。

    说起天堑山庄的大少爷风无垠,天堑镇民无不竖起大拇指夸赞。他为人斯文有礼,平易近人,更有一副难得的菩萨心肠。只要镇上的老百姓有任何急难,他必然挺身相助;而平日无事,他就是捡拾野猫野狗,让万物生灵各有所依。

    风无垠微笑摇头,正想再问候庄老伯的身体,突然听到隐约传来的哭声。

    “谁家出了事?为什么有人在哭?”

    庄老伯一叹。“是柱子嫂。听说是大柱子家里的小娃娃活不成了,可怜啊!骨肉还没长全,怎么活得下来呀?”

    风无垠听了,顿生救急之心,即道:“我过去大柱子家看看。”

    他走到大柱子家门口,才将两只癞皮狗拴在树边,附近街坊的三姑六婆就围了上去,每个人都是长吁短叹。

    “是风大少爷啊,恐怕这次你帮不上忙了!”

    “怎么回事?”

    “柱子嫂三天前摔了一跤,把那不足月的娃娃摔了出来,那娃娃生下来也不哭,熬了三天,听说是不行了。”

    “柱子嫂已经流了两次胎,好不容易这次保住了,却还是八个月就下地。”

    “还是个小子呢!大柱子三代单传,如果足月生了下来,那该是天大的喜事啊!”风无垠愈听愈不忍。女人怀胎,尽是爹娘亲自捏塑的血肉宝贝,他向来珍惜生灵,又怎能眼睁睁见到小生命消失呢?

    “请大夫看过吗?”

    简大夫走出房门,连连摇头。

    “风大少爷,我已经努力救小娃娃,我没办法了。”

    “我来看看。”

    “是啊!风大少爷也懂医理呀!”简大夫脸色顿时开朗,围观的乡亲也神情热烈地看着风无垠,希望他能救回小柱子。

    简大夫一面引风无垠进入屋内,一面解释道:“早下地的娃娃体质虚弱,连喝奶水都有困难,勉强灌葯,全部吐了出来。人家说瓜熟蒂落,婴儿也是如此,十月怀胎本是天经地义,可如今娃娃八个月就下地,离开娘亲温暖的宫胞,自然难以长成。”

    一见到风无垠走进屋内,大柱子和柱子嫂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夫妻俩抱着小娃娃,马上跪下哭道:“大少爷,求您救救我家的小柱子啊!”“大柱子,别这样!”风无垠急忙扶起大柱子夫妇。“这是娃娃啊?”

    风无垠不是没有见过初生的婴儿,却没见过如此瘦小吧瘪的小生命,那娃娃卧在柱子嫂的怀中,就像是一块没有气息的小木头。

    “也是一条生命啊。”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小娃娃,搭上小小的脉搏。

    小柱子尚有一口气,一定还有救!他脑中转过无数方法,却是抓不出头绪。

    简大夫望看风无垠细心捧住了小娃娃,踌躇道:“如果有人日夜怀抱早生婴儿,让娃娃以为还在母体之内,因此继续成长,或许娃娃还有救。”

    柱子嫂掉下泪水,哽咽道:“我抱了三天三夜,怎知柱子还是—”

    风无垠剑眉一挑,凝神贯注,手掌已经覆上那个小身躯。

    “简大夫,我明白了,由内力深厚的人来灌输真气,周转小娃娃的气息,保持一定的体热,就可以让娃娃存活下去。”

    简大夫眼里闪过一抹光采。

    “大少爷,你有武功,难道你要传内力给娃娃吗?’’

    大柱子和柱子嫂一听,又是哭着跪了下来。

    “大少爷,求求您了。”

    “你们快起来,我承受不起的。”风无垠急忙摇头,以目示意请简大夫扶起两个年轻父母。“既然能救,我就不会见死不救。”

    “可是大少爷,你一定要日夜抱着娃娃,什么事也不能做,而且很耗损你的体力”简大夫说出了他的疑虑。

    风无垠坐到椅子上,抬头微笑道:“我要让小柱子活下去。”

    一句话让所有的人吃下定心丸,因为天堑镇的居民都知道,风大少爷只要能救人,他一定会救到底。

    风无垠怀抱着小柱子,低头俯视那皱巴巴的小脸,眼神温和而怜悯。

    在这同时,他的掌心也慢慢释出热流,将他那浑厚丰沛的生命,一点一点地送进那个小小的身子里。

    +++

    二十日后。

    大柱子家里多了两个客人,而风无垠依然抱着小柱子。

    满头白发的丁汉唐看了一眼小柱子,抓起小手把脉,又故意在那娃娃的大腿一捏,小柱子吃疼,哇哇大哭起来。

    柱子嫂赶紧抱过小柱子,将他塞到她的乳头下面,以奶水喂养这个失而复得的小生命。

    风无垠疲惫地笑道:“丁老前辈,小柱子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喽!”丁汉唐像个老顽童似的,在屋内蹦蹦跳跳,又偷偷瞧了柱子嫂的奶子。“叫小柱子再活上七、八十年都没有问题!”

    小柱子的哭声吵醒在一旁打盹的凌鹤群,他打个呵欠,懒洋洋地道:“你风大少爷亲自向阎王抢人,还有谁敢死呀?”

    “鹤群,这两逃卩谢你了。”风无垠向这位一起打架长大的好友点头致意。

    “你也知道我最讨厌婆娘和小孩了!”凌鹤群抹了抹脸,似乎清醒些了。“我带太师父到天堑山庄,是来做客!来游玩!听说你在这里救人,只不过来探望一下,没想到就被你拉来做苦工!”

    风无垠知道他讲话心直口快,并无恶意和埋怨,也就由他去唠叨。

    “也幸亏你来帮忙,不然我还撑不下去呢。”

    “我真是服了你!风无垠。”凌鹤群拍拍好友的肩头。

    风无垠足足抱了小柱子二十天。这期间,他的父亲和妹妹曾经过来探视帮忙,但仅是暂时让他喝水吃饭,或是合眼打盹,大部份的时间还是靠他一人以稳定深厚的内力延续那个小生命。

    就在三天前,凌鹤群不请自来,风无垠也乐得让他帮忙,顺便请他的太师父号称“江湖奇人”的丁汉唐为小柱子诊治开葯。

    凌鹤群又抱怨了。

    “太师父就只知道玩,我们在这边耗尽内力,他还跟镇上的人赌牌九你看!他又跑出去和小孩玩跳房子了!”

    风无垠轻笑着拉起袍摆,离开他坐了二十天的椅子。

    “你那位太师父向来疯疯颠颠,你小心看着他,别弄丢了老人家,晚上记得带他回天堑山庄。我也不招呼你了,你自己回天堑山庄好好睡上一觉吧。”

    “你不回去休息?要去哪儿?”凌鹤群站起身,又打个呵欠,他来去天堑山庄二十多年,早就当成是自家后院一样在走动。

    风无垠笑着走出大柱子家门。

    “好久没到狗园了,我先过去看看,顺便看那两只新来的癞皮狗住得惯不惯。”

    大柱子好不容易抢到说话的机会。

    “大少爷,我拉板车载您去。”

    风无垠摇手道:“不了,你在家里陪柱子嫂,不要忘了请我来喝满月酒!”

    “一定!一定!”大柱子笑得合不拢嘴。

    一踏出大柱子家门,门外围拢的镇民纷纷鼓掌叫好,七嘴八舌地夸赞风大少爷的救人义举,而风无垠只是淡然一笑。

    他不过是做他该做之事。像是无主的猫狗挨饿受冻,他于心不忍,便收留了它们;听到镇民们出了事情,要钱,他出钱,要力,他出力。

    他一向有个痴愿,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开开心心地过活。

    他无欲无求,平日习武念书,不过问江湖世事,小小的天堑镇,就是他的生活范围。父亲总是骂他男儿无大志,但他却是自得其乐。

    也许,再娶个妻子,守着天堑山庄,钻研武学,就是他此生最大的志愿了。

    出了天堑镇,来到山边的狗园,远远地听到群狗狂叫的声音,望看西边沉下的日头,风无垠浮起微笑,他知道是李师傅准备喂狗吃晚餐了。

    “老李啊,我来了。”风无垠推开了竹篱门。

    “是大少爷啊!”李师傅看到风无垠略显疲惫却开朗的微笑,也笑道:“这几天大少爷为了救活小柱子,恐怕是累坏了,怎么还有空过来这里?”

    “好久没过来了,我倒想念这些小畜生呢!咦?这两只癞皮狗长出新毛了!老李,多劳你照顾了。”风无垠蹲下身摸摸几只围过来的狗儿。

    “大少爷说什么客气话?进来喝杯茶巴。”

    “不了。”风无垠看了天色,笑道:“我得赶紧回去吃饭,免得我爹担心。”

    “是啊!”李师傅拍掌道:“大少爷要快点回山庄,二少爷刚刚回来了!”

    “真的?”风无垠很开心,弟弟风无边已经离家云游一年余,兄弟之间有很多话要说呢!

    “二少爷特地绕过来看狗园,还问大少爷是不是继续在捡野狗。”

    “哎,我才怕他这支花心萝卜在外头乱捡姑娘呢!”

    风无垠在狗园绕了一圈,交代一些事情,这才跟李师傅告别出门。

    此时天色渐暗,西边天际出现了血红似的云彩,平地上挂着一颗孤零零的红球,几抹流云飘过,好像也在滴血。

    风无垠看得心惊,既而一想,眼前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