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她是我妈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徐良宏为难而匪夷所思的望着伍培英。

    “培英,这这太荒唐了吧?”

    良宏叹口气。“我下个月结婚,我我不希望因为你,我跟佩华又弄出一个难收拾的烂摊子。”

    培英哀望求助良宏。

    “小强需要一个爸爸,我能告诉他,我是怎么生下他的?我不可能找到他爸爸,我能,良宏,请你再帮我一次忙。”

    良宏苦恼无奈的坐了一会儿才开口:“需要多少时间?”

    培英愁的脸,露出欣喜。“不要太多时间,只要到小强适应这个环境”

    良宏叫了起来:“帮个忙,下个月结婚,他才七岁,那么点时间没办法适应;培英,很抱歉,我不能帮你这个忙。”

    培英无助的瘫坐在沙发,轻声的说:“他天天跟我要爸爸,他每天都问,什么时候可以看到爸爸”

    小强走出来,一眼望到良宏,怯生生的看培英。

    “妈妈,你为什么哭?”

    培英语塞,求望良宏,拉着小强。

    小强望良宏,问着培英:“他是爸爸吗?”

    良宏楞住。

    小强又热切的转向徐良宏:“你是爸爸吗?”

    良宏无措的语塞,小强望着良宏,一眨也不眨。“外婆说爸爸在客厅,你就是爸爸吗?”

    良宏尴尬的正欲摇头,望到培英求助阻止的目光,再望小强无邪的表情,勉强的把手伸出来。

    “你叫小强吗?我出国回来,下了飞机就赶回来了。”

    小强的脸,显出兴奋:“你就是爸爸?”

    培英感激的望良宏,泪水溢了出来。

    小强望着培英说:“妈妈!你为什么又哭?”

    培英一把搂住小强,泪流不止。良宏无奈又感动的走过来,摸小强的头。“妈妈找到你,——心里太高兴。”

    小强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拭去培英的眼泪,望了良宏又道:“妈妈,爸爸还有我,这是不是叫团圆?”

    良宏演戏般的点头。

    4yt

    小强躺在床上,培英坐在床沿,而良宏演戏般的看着表说:“小强,快睡觉。”

    小强说:“爸爸,每天早上我醒来,为什么都看不到你?”

    良宏望了眼培英,声音干涩的答:“你起来的时候,爸——爸爸已经上班了。”

    小强道:“那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又常常不在家,明天我就要上学了,我要让我的新同学看到我亲生的爸爸和妈妈。”

    培英替小强拉被,慌张的说:“爸爸明天没有时间。”

    于是小强祈求的望着良宏。

    良宏不忍的说:“好,明天——爸爸,带你去上学。”

    小强满足的又望着良宏。

    “每个礼拜天你和妈妈带我出去玩吗?”

    良宏难以拒绝的点头,培英感激的看良宏脸上无奈的点头。

    4yt

    罗平一脚踢开门,揪着良宏的衣领说道:“开口呀!一路上你不是拼命要解释吗?现在你可以开口了,讲呀!下个月就要跟佩华结婚了,为什么那么晚了还留在伍培英家?”

    憋着的良宏暴叫着喊道:“你知道我有多倒霉!我被逼去冒充小强的爸爸!因为小强要一个爸爸!而你又告诉我,不能忘记佩华是女人!她好不容易答应我下个月结婚的,房子我都在布置了!我却拉去当人家的爸爸。”

    罗平歉意的望良宏片刻,也叫着:“你是条猪呀你!你欠伍家什么?叫你去当爸爸你就去!澳天伍家的人叫你去当儿子,你是不是连滚带爬的跑着去?”

    良宏气而无奈的搓着脸,声音疲倦的说:“更惨的还在后头呢!明天一早我要带小强去上学,因为他要新同学知道他有亲生爸爸跟妈妈,每个礼拜天还要装成爸爸的样子,跟培英带他出去玩,我不晓得该怎么对佩华交代?”

    罗平苦恼的问:“你真的爱佩华吗?”

    “废话!”

    “你真的要跟她结婚?”

    “废话!”

    罗平苦恼的沉思。

    “你跟伍培英谈,只负责冒充一个月,时间到了,她自己对小强解释,这一个月,我来替你处理。”

    良宏感激的望罗平。“行得通吗?佩华的眼睛很厉害,骗得了她吗?”

    罗平大叫:“你只管冒充小强的爸爸,其他的交给我办!我会把佩华这个月的时间用光!”

    4yt

    美智难过的:“哪一天她才肯喊我一声妈妈?”

    韩梅安抚的望美智。“不会太久,宝儿总会长大的,小孩是要多接触的。”

    美智:“我最近可能没办法常来,——余先生叫我不要跟你说。”

    美智望了望韩梅。“余先生——最近病况很差,身边随时需要人。”

    韩梅惊而关切:“脊髓骨又——”

    “又开始恶化了,随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他很关心你,常说对不起你。”

    “医生怎么说!”

    “日子大概不多了。”

    美智转身,韩梅突然叫住美智:“马小姐,我跟你一起去。”

    4yt

    正农衰弱的坐在竹椅上,韩梅难过的望着正农。正农拍拍韩梅,声音虚弱,但带着解嘲的微笑。“谢谢你来看我,每天就看到马小姐一张哭丧的脸,看得我都烦了,好不容易看到张新鲜的脸,别又是哭丧的样子。”

    韩梅努力的微笑,眼里却含着泪:“正农

    害你坐在轮椅上,都是我——都是我造成的。”

    正农慈祥长者般,微笑的斥责:“我自己害自己的,干你什么事!你要来看我,带点笑容来。”

    韩梅难过的勉强挤出微笑。“明昌的老婆还反对她儿子跟你来往吗?”

    韩梅未语。

    正农叹口气。“唉!明昌他怎么娶了个这么固执的老婆!”

    4yt

    院长沉思的望韩梅。“这样好吗?”

    韩梅神情悲切。“你媳妇说他不知什么时候随时会走,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韩梅望院长。“我去照顾余先生,马小姐来带那些孩子,这样,她跟宝儿接近的机会多,宝儿会容易明白妈妈跟奶奶是什么意义!”

    院长感激却又不舍的:“韩梅,——谢谢你替我媳妇着想。”

    韩梅神情难过的摇头。“也是为了我自己,为我自己赎点罪”

    4yt

    韩梅还没说完,孩子们齐声反对。

    念中:“妈妈!你要去哪里,你不管我们啦!”

    萍萍:“妈妈,你不可以走,你走了,我爸爸和我妈妈的事怎么办?”

    念心:“妈妈!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宝儿:“妈妈,你不许离开,不然我就没有生命了。”

    韩梅泪溢,念中权威地:“你们不要这样围着妈妈,让妈妈讲话。”

    念中拉了把椅子。“妈妈!你坐下来。”

    韩梅坐下,拉着念中的手,泪又涌出。“念中,你们知道妈妈以前有一个——丈夫。他一直在生病,最近——病得很严重,妈妈要去照顾他——要离开一段时间。”

    萍萍、念心、宝儿齐声:“妈妈,你一定要去吗?不行!妈妈你不要去!”

    念中叫:“不要吵!谁再吵我揍谁!”

    孩童不敢再闹了。

    韩梅难舍的望望孩童,再望宝儿。“宝儿的妈妈,——她来照顾你们。”

    宝儿一把搂住韩梅,抗拒的:“不要,我不要爱哭的阿姨,那不是妈妈,是爱哭阿姨——”

    韩梅搂着宝儿,望着静默的孩童,淌着泪。

    “妈妈只是暂时离开——,妈妈会回来。”

    念中用衣襟拭去眼泪。“妈妈,你去没关系,我会替你管他们。我们会轮流帮宝儿洗澡,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放心,——我会管他们。”

    韩梅难过感动的搂起念中。孩童们也都扑到韩梅身边,挂着泪。

    4yt

    正农又感激、又抱怨的看着韩梅一眼。“我已经很习惯马小姐了,你来干什么呢?”韩梅又递一颗药。“再把这颗服了。”

    正农拿过药。“你又不会打针,换了个人手,又摸不准我的脾气!饼两天回育幼院去。”

    韩梅静默的望着正农衰弱的神态。

    正农叹口气。“我是——我不想那个姓罗的小记者又有什么误会。”

    韩梅勉强微笑。“罗平,他会谅解的。”

    正农看了韩梅一眼。“他晓得我这个老头没多少日子好活了?”

    正农握住韩梅的手,声音哽咽:“我晓得我自己——,我从前那样对你——,明昌骂得对,——我是个不知好歹的老头,怎么可以留你到我身边送终!”

    韩梅泪溢。“正农!脊髓骨又不是没发作过,几次不都是好好的,你不要乱讲话。”

    4yt

    培英望着良宏,神情失落般。“今天上午我打电话向黎小姐致谢;黎小姐现在同意你冒充小强爸爸,结婚以后,她还肯吗?”

    良宏突然一楞。“佩华不晓得这件事,你刚刚说什么?”

    4yt

    门铃响了,佩华去开门,良宏带点无措的站在门口。

    佩华带着淡淡的笑。“这么早就离开,像个爸爸吗?要不就不要演,要演就演得像点。”

    良宏关上门,歉意的望佩华。“——不是,不是我——,是——,是罗平要我瞒你的。”

    佩华无所谓的笑笑。“你们两个男人都有精神病,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们不了解吗?”

    佩华双手搭在良宏肩上,微笑。“好好的去满足小强的需要,不过,结局先要跟培英做好准备!

    没办法要一辈子,是不是?杂志社跟房子装磺的事我会处理。赶快去吧!哪有爸爸不在家吃晚饭的?”

    良宏感动得说不出话,一把抱住佩华,佩华笑着推开良宏。“干什么呀你,不要一副感动的样子好不好!我是同情小强,不是同情你,还不快去!”

    4yt

    宝儿躲在念中后面,探个脑袋问美智:“爱哭阿姨,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院长望了美智。“妈妈不在的时候,爱哭阿姨是新妈妈,你不能喊爱哭阿姨,要喊妈妈。”

    宝儿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行呀!我不能喊两个妈妈,会弄乱。”

    院长好笑又难过的走到美智身边,安抚着:“慢慢来!她太小。”

    院长离去后,美智努力带着微笑,隐藏难过。

    “宝儿,你洗过澡了吗?妈妈——爱哭阿姨替你洗澡好吗?”

    念中抢着回答,带点抗拒:“我已经叫念心替宝儿洗过澡了。”

    美智似无措般:“明天——明无礼拜一,你们要上学,功课做好了吗?”

    念中又冷声的回答:“这些事我会管,早就叫他们做好了。”

    美智尴尬的望着,宝儿仍躲到念中身后,拿着抗拒的眼光看着她。

    4yt

    韩梅、明昌扶正农上床,韩梅替正农拉被子。

    正农拉住明昌。“再留一下,我跟你讲点话。”

    韩梅说:“我下楼拿药。”

    明昌笑着说:“你精神很好嘛!几点啦你知不知道?”

    韩梅出去,明昌带点微笑。“这么晚了还留我,是不是又在玩花样,把韩梅弄回来?”

    正农不悦的:“你老婆还是那么反对她儿子跟韩梅?”

    明昌苦叹:“劝不醒,为了这个事,我们不知道吵过多少架。”

    正农愁郁地望着明昌。“明昌,我就你这个朋友,琪琪死了,我又误了韩梅,我知道我自己随时会走。”

    明昌笑着打断:“谁能保哪天不随时会走,老金两条腿那么勤快!你这个瘫着的,放心,活得比谁都长。”

    “不要跟我说这些。”正农微咳的又说:“韩梅跟马小姐都瞒我,我跟你谈点韩梅的事。我问过医生,晓得自己还能待多久,活着的时候,我没做过桩事,死了倒对韩梅挂心,你要替我做到——,让我安心的葬到琪琪身旁去——”

    “韩梅真是个好女孩,告诉你老婆,她儿子娶了韩梅,绝不会后悔,不但是个好媳妇,我留下来的财产,全都是韩梅的嫁妆。”

    正走到门口的韩梅,冲进卧房,伏到床前,失声的落泪。“不要!正农!你没有对不起我,医生的话是乱说的,你会好——,我对不起你。你躺着站不起来是我对不起你,有缘没缘天注定的,你没遗产,听到了吗?你没有遗产,你只有财产——,不准你躺到琪琪身旁去”

    明昌难过的站在旁边,正农躺在床上,脸上滑着泪水。

    4yt

    “好烫,妈妈,不吹了啦!”

    “湿湿的头发怎么上床?妈妈吃过晚饭就叫你洗澡,谁叫你耍赖皮,湿头发上床,明天感冒,打针小同不怕痛呀!”

    门铃响,小同解脱般地去开门。

    明昌进来了,小同抓着自己的头发。

    “爸爸!妈妈在帮我吹头发,妈妈说湿头发不能上床。”

    明昌摸了摸小同的头,笑笑。“当然不可以。”

    惠珍脸色难看的望了明昌一眼,拉过小同,继续吹头。“又去余正农家了?”

    明昌未理会,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惠珍放下吹风机,拿起明昌扔在沙发的外套,声音冷淡:

    “你一定要天天去余正农家?天天去,风雨无阻的,还没见你做过什么事那么有恒心呢!”

    明昌不高兴的斥责。

    “我去看一个快死的老朋友——你在担心什么——担心他叫我劝你不要阻止罗平跟韩梅吗?没错,正农是叫我劝过你,可是你看你冷着张脸,我就算有话想说,也说不出口了!”

    “哼,说不出口,你心里还是打着那个念头!”

    小同似懂非懂的看看明昌、惠珍。

    “你们太爱吵架,哥哥才不回来的。”

    说完,小同做出不满的表情。“我要去睡觉,不要理你们了啦!”

    惠珍瞪望明昌。“连在小同面前,你都不能忍一忍吗?”

    “谁惹的!”明昌不悦地大声:“一进门你就摆了张脸,最好我死在外头!这屋子没有余正农、韩梅的影子,你也不用摆脸给谁看了!”

    惠珍气结地:“我问两句——,你,你凶得像我犯了什么罪过似的。”

    “你是犯了罪过!”明昌责备地大喊:

    “把儿子逼走!自己要霸占儿子!口口声声拿牺牲了二十七年来让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变成那个样子!韩梅到底惹了你什么”

    “我是犯了罪过!我的罪过是我不准我儿子选择韩梅!韩梅惹了我!她命中带克!接近她的人都被她克到!从她出现!她就克了我们母子的感情!现在她又克了我跟我丈夫的感情!”

    “韩梅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明昌怒吼:“我从正农娶了她,我就认识她!

    我活得好好的!既没叫她克掉一条腿,也没叫她克掉一条命!我认识她那么久,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苦命的善良女人!不是命中带克,伤害别人,像你口中形容的韩梅!”

    惠珍疯狂般嘶叫:

    “你袒护她!你看得那么清楚!从小死父母!克得余正农还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克死女儿!她还没克到你,因为时间还没到!”

    明昌暴跳起来。

    “你已经疯了是不是!是你出去还是我出去!我不能忍受你的无理取闹!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

    明昌怒极的转头,拉开大门,冲出去。惠珍怨怒的跌坐沙发,失声大哭。

    4yt

    惠珍挂着泪,一脸的自艾。“——连罗平都不见我吗?”

    佩华从皮包拿出化妆纸。“你现在见罗平,会搞得天翻地复。”

    惠珍接过化妆纸,不满地:“他是我儿子,什么叫搞得大翻地复?”

    惠珍化妆纸一扔。

    “我一直希望你跟罗平结婚,因为你懂事讲道理,现在你也学那个韩梅了吗?”

    佩华耐心的又拿了张化妆纸,坐在惠珍旁边。

    “伯母,你不要太激动,罗平急得要命,是我自作主张,你一向知道我是个冷静的人,我晓得罗平这时候回来,两句话不对,事情会弄得更糟。”

    惠珍望了望佩华,拿化妆纸拭泪。

    “——韩梅出现,我的日子没有太平过,现在更好了,明昌指着我鼻子骂,门一摔,今天不回来了!”

    佩华拿出一根烟,询问的看着惠珍:“能抽根烟吗?”

    惠珍略讶异的,带点关心的斥责:“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好好的女孩学抽烟干什么?”

    佩华吐了口烟。“人要帮助自己,罗平跟我分手的时候,我没有寻死寻活,因为我不想跟自己过不去。”

    佩华望惠珍一眼。

    “我的太平日子是我自己安排的,伯母,你要把生活搅乱,或是要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佩华拉起惠珍的手。“这是你的手,全由你自己操纵。”

    佩华放下惠珍的手,声音平静:“当初我想到过罗平会离开我跟他七、八年的感情吗?当初你料得到你会再嫁吗?我懂你排斥韩梅的原因,你一点都没有错,换了我,我也会不平衡,你做了这么多的牺牲,儿子却为另一个人来跟你做对。”

    “没有人能预料明天,你天天为韩梅的事弄得情绪不好,你得到什么?每天每件事都在变化,你能确定,罗平一定娶韩梅吗?也许他娶的是别人,你把自己搞得那么痛苦,是不是划不来?”

    佩华吐了口烟,望了望惠珍。

    “下个月我结婚,房子都布置好了,我都不敢肯定——到时候是不是原来的新娘和新郎!”

    惠珍略惊,略带点喜:“你要结婚了?——你——,不恨罗平?”

    “伯母——现在不是农业社会,每个人的脑子都很忙,应付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都不够了。为什么还要去把没什么意思的回忆,塞进你的记忆力里?

    很辛苦的。”惠珍望着佩华,情绪稳定下来,表情遗憾地。

    “罗平没福气,放着你不要,去死巴着韩梅,死巴着个带克的女人。”

    “又来了!你看!不是劝你!不要老想没办法预料的明天!”

    佩华哄小孩似的摇头笑。

    “你是应该对韩梅不高兴,但你不要让韩梅来控制你的情绪,不要忘了!”佩华又拉了拉惠珍的人。“控制你的不是她,是你自己。”

    惠珍摇头苦笑。“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让孩子来讲道理!我真的很遗憾,为什么我没有你这样的媳妇!”

    佩华笑了笑。“有什么事,尽管打电话给我,虽然我跟罗平分手了,我跟你可没分手哦!而且!当初你要改嫁,我是投赞成票的。”

    4yt

    小同坐在惠珍身上,无邪的。

    “妈妈,你昨天把爸爸赶出去吗?”

    惠珍语塞,尴尬笑笑。“没有,妈妈没有赶爸爸出去。”

    “那爸爸生气自己跑出去的呀!”

    惠珍又语塞。

    “我听到爸爸很凶,回来我帮你骂爸爸。”

    惠珍难过的搂小同。

    门开,明昌走了进来。小同从惠珍身上爬起来。

    “爸爸,你昨天晚上失踪。”

    明昌未理会小同,冷冷的看了惠珍一眼。

    小同跑过去,一脸正义感的样子。“你骂妈妈,我听到了。”

    明昌斥责:

    “你要一块挨骂,是不!进去!”

    小同转身,边走边回头讲:“进去就进去,我会偷听你们讲话。”小同不高兴的关上门。

    明昌望望惠珍,坐下,声音冷漠:“昨天——,我向你道歉。”

    惠珍端茶给明昌,脸上挂着歉意。

    “——让我说这句话,我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从前——,我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好了,不要谈了,今天在办公室我想想都好笑,两个半百的人了,居然像小孩似的,刚才从正农那边回来,病得气都快没的人,还笑我荒唐。”

    “余正农撑不过去了吗?”

    明昌苦恼的摇头。“命嘛,又拼命拿钱去跟老天爷讨价还价多要点日子。”

    “以后——,你多去照顾照顾他!”

    明昌带着讶异的笑笑。“跟你讲道理没有,一个晚上不回来,比我舌头讲烂了、都有效。”

    “命嘛,我不但没钱,更不能去跟老天爷讨价还价,半百啦!知命就顺命嘛!”

    4yt

    正农气喘不过来,声如游丝:

    “韩梅,——打电话,打电话叫明昌现在过来”

    “我叫医生,我去叫医生。”

    “我自己知道——,听我的话,打电话——叫——,叫明昌马上过来!我要交代他一些后事!”

    “不,正农——”韩梅慌张的泪流。“你不要乱说话,我叫医生。”

    “听我——,听我话,你马上打电话叫明昌过来——,听我最后一句话——,现在就打。”

    韩梅流着泪,赶忙到客厅去拨电话。

    “董先生马上来,正农,董先生马上来。”

    正农虚弱的眼神,内疚的朝韩梅。

    “——我对不起你——,我会告诉琪琪,我对不起她妈妈”

    韩梅握着正农的手,饮泣。

    “我不要听这种话!正农,我不要听这种话!我不要你说这种话”

    正农摸着韩梅脸上的泪,声音虚弱的:“明昌为什么还没到——,律师那里我都——我都写好遗嘱了,——这个老——老朋友——,我要把你托给他——,他是个好人——,我要把你托给他,他怎么还不来”

    韩梅眼泪纵横的摇着头。

    4yt

    董明昌飞快的驶着车。他一手握方向盘,一手看表。突然,车子斜转的翻出路面,带出一阵爆炸声和一道火光。

    4yt

    韩梅摇着正农,凄厉的嘶喊:

    “正农!正农,董先生还没到!你醒过来!你醒过来!你说你要等董先生的,正农。”

    正农双眼安详的闭着。韩梅泪溢满面,摇着正农,哀嘶地痛声极泣。

    “正农!正农!你说你要等董先生的!你说你要等董先生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醒过来!正农!你醒过来——”

    4yt

    韩梅双眼红肿,头发凌乱,神情呆滞。罗平难过、疼怜的望着韩梅。韩梅呆滞的目光,无神的望了望罗平一眼,声音虚弱:

    “——我必须找你,——董先生说好要来,结果——,从昨天夜里正农闭上眼睛到现在他都没来,——我想,——麻烦你回去跟董先生讲一声,——正农走了,走得很遗憾,没见到他唯一的朋友最后一眼。”

    罗平难过的搂韩梅。

    “韩梅,一切都有我,不要让我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刚刚见到你,我几乎认不出那是你,你要留一个原来的韩梅给我。”

    呆滞的韩梅,突然抱着罗平痛声哭出:“罗平,我该怎么办——,我不能丢着正农不管,他要葬在琪琪身边——,我一个人,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罗平——,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

    “交给我,一切交给我,把眼泪擦干,一切有我,一切有我”

    4yt

    罗平进门,看到惠珍双眼红肿,呆滞地坐在沙发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