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她是我妈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小方忙在墙上贴喜字。

    莉奇穿了身红色喜气的洋装不停的照镜子,房子整理得干干净净,小茶几上摆了点心。

    罗平静静坐着,小方又走到另一角贴上“未婚先得子”

    莉奇打小方,一把扯下来。

    “我小方虽然不是什么体面的人,妈的,结个婚也不能草率得像见不了人似的。”

    “你贴的什么字嘛,神经兮兮的,不准贴啦!”

    小方一边抱怨,一边往喜字上贴胶水。

    “文具店买张结婚证书,来两个人签字,算什么嘛!”

    罗平渴望又矛盾的望门口,似未视小方和莉奇的笑闹。

    4yt

    韩梅站在公寓楼下,正要进大门。

    一部计程车在她身后停了下来;李惠珍自车上走下来。韩梅回头看了眼,踩进大门的脚,触电似的收了回来,惊恐的望着惠珍。

    “罗平在上面,你不清楚吗?”惠珍声音,转为冷讽的温和。“让我跟我儿子之间,保持我们母子的感情好吗?”

    韩梅斜低着头。“——我不上去了,不要说遇到我,我走了。”韩梅强抑痛楚转身。

    惠珍僵冷的表情,微转感激与难过。“韩小姐!”

    韩梅停步。

    惠珍说:“谢谢你!”韩梅无言的望着惠珍,离去。

    惠珍望着韩梅的背影,一股心酸与不忍自心底漾开,然而为了儿子,她不得不自私些,挺挺胸,拢拢发角,惠珍走进了大门。

    门铃响了,罗平似触电般神情振奋。莉奇跑去开门。

    小方促狭的撞了撞罗平。“别那么激动。”

    小方指了指墙上的喜字。“有那么一天的啦,迟早的事啦!”

    门开了,莉奇、小方、尤其罗平,都楞住了!

    罗平勉强笑笑。“妈!你怎么来了?”

    “小方是你的好朋友,我能不参加凑个热闹吗?”惠珍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小方!崔小姐!不晓得送什么好,一点小意思。”

    小方撞了撞莉奇,莉奇勉强笑笑。“谢谢伯母!”

    小方:“伯母!请坐!”

    罗平纳闷未语,疑惑的望惠珍。

    小方望罗平,连忙笑脸对惠珍。“伯母,请用点心,我这个婚礼是货真价实的简单隆重。”

    惠珍拿了颗糖,笑着看看表。“奇怪!怎么韩梅还没来?其实,不谈感情,大家还是朋友嘛!再不来,我看我只好替她做崔小姐的证婚人了。”

    屋中一片尴尬,惠珍又故意看表,微笑。“罗平!要不要打个电话,会不会韩梅忘了?几号?我来打。”

    纳闷、疑惑的罗平,突然痛楚的大叫道:“妈!被了!不要再演戏了!我不知道你玩什么把戏,但你心里清楚,你玩了什么把戏!”罗平激动而无法克制的冲到门口,回过头。

    “我答应做你要的儿子!彬着答应的!你何必做得那么绝!为了什么?”说完,罗平拉门冲出去。

    “罗平!”惠珍尴尬的站起来,诉冤般的面向小方、莉奇。“他的好朋友结婚,我来参加,他说我作戏,我会这样做吗?”

    看到小方,莉奇没说话,惠珍悻悻地走了出去。

    莉奇关上门,不满的:“罗平怎么会有这种妈,说谎都不打草稿。”

    小方说:“也许她真的是冤枉的。”

    “你真傻还假傻,白痴都看得出来!”

    小方摊摊手,摇摇头。“这婚礼真是简单隆重,连个证婚人都没有,我看,我们就不合法的生下个私生子吧!”

    莉奇懒得看小方,愁眉思索。“我不是普通的讨厌他妈妈,我是强烈的讨厌他妈妈,我确信是她阻止韩梅来的!”

    4yt

    罗平望着韩梅。韩梅避开罗平的逼视目光。

    “你去了,对吗?”罗平说。

    韩梅摇头,不敢看罗平。

    罗平逼视的走近。“她阻止你的,对吗?”罗平手捶书桌,痛楚的。

    韩梅怯声的望罗平。“别这样,罗平,答应我,回去不要说来找过我,不要拆穿她。”

    罗平望韩梅,突然把韩梅搂在怀中,声音哀痛:“韩梅,我不管谁来阻止!我再也不让任何人来摆布我了,韩梅——我不要让任何人阻止我,我不要我们都活得那么痛苦,我绝不肯再被任何人阻止!”

    一切都像没发生过的,泪水再次冲去了问题。

    突然,韩梅惊悸地挣脱罗平的双手,望着出现的人。

    罗平愕愣中,愤急的回头看见了他的母亲。

    惠珍声音冷硬地盯着罗平:“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又转向韩梅,森冷异常的。“你呢?你又是怎么说的?你叫我不要说你去过?现在你当好人,我落个恶人?你成了个委曲求全、明理的女人,我在儿子眼里,成了个蛮横、狡诈的母亲!”惠珍气得转头就走。

    罗平匆忙的转向无措的韩梅。“我今天一定要把我们的事说个清楚,你等我。”

    4yt

    惠珍一语未发,恼羞成怒的坐着。

    罗平替惠珍在咖啡里加糖,表情沉痛,难过。

    “妈!我们好好的谈谈好吗?”

    惠珍仍不看罗平,声音冷漠:“我们还能谈吗?她做得那么漂亮,漂亮到我在我儿子心里,连讲句话的余地都没有了。”

    “妈!”罗平无奈而难过。“我答应过你,可是——我真的对她——我很——”

    惠珍把目光落在罗平脸上,盯着。“我替你说完好吗?你真的很爱她,纵使你跪着对我发过誓,我一天不死,那个女人就像块石头,刻在你心里,长满了青苔,愈滚长得愈多,拿都拿不掉,我都替你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讲的?”惠珍声音哀凄、心底的醋意全散了出来。“我养你这么大,我何必要替你操心!何况那块长满青苔的石头把你的心包得密密的,我要到我儿子心里去,连个缝都找不到。”

    罗干难过的努力抑制欲爆发的情绪:“妈!每一个儿子长大了,他心里除了生养的母亲,他都会再去要一个女人,妈!我牺牲一次,让我去爱韩梅,让我像从前一样,骄傲的觉得我有一位伟大的母亲,让你的儿子心里同时并存两个女人,

    妈——”

    惠珍哀漠地未语,目光呆滑。

    罗平愁烦地低诉:“如果你坚持,你摇头,我放弃韩梅,但我求你,,但我求你

    不要摇头。”

    “我不摇头,你去找她吧!我再也不会摇头了,儿子长大了是会有另一个女人。”惠珍呆麻的站起来,悲而冷的声音,疲倦的说:“我不会再摇头了,你去找她吧。”惠珍拿走皮包,沉重的离去。

    4yt

    罗平坐在咖啡店里,佩华进来,自己拉椅子。

    罗平望了眼远去的良宏的车,再望佩华。“怎么?他不高兴啦?”

    佩华没事地拿了根罗平的烟。“他以为他爱我。”佩华吸口烟,轻描淡写的笑笑。

    “人常常误会自己,掉在大海里,找到一块浮木,就以为这块浮木能救回自己的命,当他真的回到岸上的时候,他才会发现,是路过的船拉他上来的。那块浮木,几天以后就被他忘光了。”

    “你实在够复杂,我懒得了解你了,没发生的事,一天到晚做预言,既然这样,你干嘛当块浮木!”

    佩华弹弹烟。“我自己的事,我有能力解决。

    讲吧!我还要赶回去发稿。”

    “早知道,将就?娶你就算了,掉到什么狗屁心都会痛的爱情里,给自己找麻烦。”

    佩华瞪了罗平一眼。“把你的小眼放大,看清楚点,将就点,我那么好摆布呀!要讲什么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

    罗平感慨的:“你的个性分韩梅一点,我现在就没那么苦恼了。”

    “你快讲好不好你?废话说不停,赶快谈主题啦!”

    “主题就是韩梅是滩水,灌进什么模子,她就是什么样子。我妈眼珠一瞪,她就吓得再也不敢见我了,我找了她几次,院长都说不在。”罗平不满的重捶了下自己的额头“他妈的!主题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什么女人站我面前我都没兴趣,韩梅那个要死不活的样子,我怎么看怎么爱。”

    罗平摊摊手:“妈的,想想都觉得自己贱兮兮的。”他颓丧的往椅背一靠“暂我跑一趟吧!”

    佩华好笑的看看罗平。

    “要嘲笑我尽管嘲笑吧!我已经承认自己贱兮兮的了。”罗平点了支烟,仍一脸颓丧。“她不见我,但不会不见你,叫她不要那么没主见,我妈妈是个问题,但那个问题可以解决,请那个没主见的女人不要再增加一个问题。”

    佩华看看表,望了望罗平。“主题谈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罗平望着她,思索地。

    “干嘛那样看我?我又不是韩梅。”

    “其实,你对徐良宏可以认真点。”

    佩华笑笑,神情惆怅。“我自己知道,爱情是不是真的找上我了。你让我受过一次伤,你还想看我受伤第二次?”

    4yt

    佩华赶回家是为了赶稿,没想到门才关上,门铃就响了。“我就知道是你这个突击部队。”

    良宏自己带上门,一脸不满。“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回事?”

    佩华转身,倒茶。

    良宏一把捉住佩华。“不必把我当客人!愈想我愈气,你白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佩华没事般。“我说了什么?”

    良宏无奈的放松佩华,坐下。“气得想找你打一架,你又不是男人,把你当女人要跟你好好谈谈,你又像个男人,我就不晓得我喜欢你什么?”

    佩华像待小孩般的,轻拍了拍徐良宏的面颊。

    “没事赶快回去吧!明天我忙得很,又要截稿,又要帮罗平去找韩梅,帮个忙,我想早点睡了。”

    良宏不悦的大叫:“你有没有毛病!罗平爱上别人,出了麻烦,你还去治病!有这个时间,怎么不帮我忙?”

    佩华和颜悦色的:“帮你什么忙?”

    大声的良宏,沮丧下来。“培英又打电话给我了,哭得都快死过去了,她那个儿子,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约了明天跟她见面,每次看到她,我都一阵心痛。”

    4yt

    伍培英哀怨的缩在沙发里,一双欲哭无泪的眼,幽幽的。

    徐良宏爱莫能助,心疼的望着培英。“你妈妈呢?”

    “一早就出去了,每天司机带着她跑,一点蛛丝马迹她都不放过。”培英悒郁地。“我找不到他了,我不敢抱希望能找回我的孩子!”

    良宏握住培英的手,温和的:“不要说气馁的话,心情放松弛点,你爸爸跟你妈妈那么难的关,居然都通过了,还有比那更难的吗?不要每天泪汪汪的,会找回那个孩子的。”

    培英轻声欲泣:“我想到都心痛,生下来就把他丢在育幼院,那位韩小姐说,他天天喊着要一个家,我让他做个有家归不得的孩子,他受那么多苦!我为什么心会那么狠,天罚我”

    良宏搂着培英,怜疼。“不要谈过去,不要责备自己,你心不狠,天不会罚你,上帝知道你有苦衷。”

    门铃响了,忆如擦着汗走了进来,一见良宏,笑咪咪的说:“良宏,怎么会过来的?”

    “坐坐,阿香,茶也不会倒一杯!”转向培英,笑容消失,怒骂道:“哭!哭!孩子哭得回来呀!我两条腿跑掉了!我喊都没喊一声!自己做的事!

    你还端模端样的对良宏哭!孩子找不到你再哭不会嫌迟的!”

    良宏不忍地望培英,礼貌的面向忆如。“培英已经够难过了,别再”

    “她难过我不难过?她爸爸不难过?虽然生的是个没爹的孩子!好歹是伍家的!是个孽种也是伍家的人!”说到这儿突然气极败坏的坐下哭。“连房间都找人布置好了,从头到脚的穿着,满满的买了几柜子;玩具都要堆到屋顶了,听说那家人环境不好,想到我就恨,怎么我会生出培英这种女儿!到底是培英造孽还是我造孽!”

    培英自责,神情哀楚的叫了声:“妈!”

    忆如看也不看培英。“别喊了!喊什么?十九岁就不干不净的当了妈!人前人后,看了你,都夸我生了个多乖的女儿,我那个乖女儿,孩子随便一扔,一扔七年,你让孩子喊过你一声妈没有!”

    良宏不忍的拉起培英,微笑面向忆如。“我带培英出去走走。”

    不等忆如反应,便一把拉起伍培英往外走。

    4yt

    “你在演三十年前的电影吗?因男友的母亲反对,你就躲在房里哭。”

    佩华显得有些气恼。“你是章回小说里面的女主角,还是想做大仲马里面那个自怨自艾,死在男主角怀抱里的茶花女?你以为你牺牲得很伟大?”

    韩梅仍无反应的坐着。

    “韩梅,你这样做,没有人会对你歌功颂德,除了满足罗平母亲的占有欲,你只得到一样东西,罗平痛苦,你伤心,然后——浪费我的时间!你实际一点好吗?罗平的母亲不是上帝!”

    韩梅感激地望佩华。“谢谢你!罗平的母亲不是每一个人的上帝!”韩梅情绪感伤的微低头。

    “但她是,我希望她是罗平的上帝,谢谢你这样对我,我只想到,我曾经也是人家的母亲。”韩梅抬脸望佩华。“别再为罗平的事来找我了,我很感激你,因为我,罗平跟你分手,你还这么对我,麻烦你替我转句话给罗平,谢谢他这段日子给我的感情”韩梅神情酸涩,声音哽涩:“不要为我失掉一个付出这么多的母亲,我当过母亲,母亲的心痛起来,怎么补都补不回来。”

    4yt

    罗平一口、一口的吸烟。

    小方拿着报纸,拼命散烟雾。

    “罗平,你把烟熄掉行不行?我老婆肚子里有个国家未来的主人翁,我待你不薄,你少害我儿子好不好!”罗平站起来,烟一熄,往门口走。

    “你干嘛你!”莉奇拦住罗平,责备的!“坐下,到我家来还要看你的脸色?”

    小方把烟丢过去。

    “我老婆叫你坐,抽吧!反正我跟莉奇都是头脑简单的人,也不会生出什么天才来,朋友有难,两肋插刀,将来生出个白痴,我也认了!”

    莉奇捶着小方“你头脑简单不要拖我下水。”

    “莉奇,对不起。”罗平有气无力的,抱歉的望望莉奇。

    “我被韩梅搞得什么都忘光了,院长要我转告小方,嫁出去的女儿也有回门的,叫你们回去一趟。”

    莉奇欣喜的拿东西砸罗平,笑着:

    “这么重要的事现在才讲,院长还以为我将她忘了呢!你好混帐!”

    “啊炳!我也差点忘了,佩华昨天到报馆没找到你,她叫我转告你,韩梅——”

    “我知道,昨大晚上我去找过佩华。”

    罗平望望小方,莉奇,双手支撑着额头。

    “——见到韩梅,替我问她好。”

    4yt

    罗平四处游晃,终于晃了回家,是惠珍开的门,冷冷的,看也不看罗平。

    “今天不跑新闻吗?”

    罗平发狂般的大叫起来:

    “你还不满意吗!我不会再去找韩梅了,你可以不用再天天用这种冷面孔对着你儿子了!”

    惠珍迷惑不解的呆着。

    罗平歇斯底里的狂叫:“你是上帝,你是我的上帝,我不能失掉一个为我付出这么多的母亲,母亲的心痛起来,怎么补也补不回来!这是韩梅的话,你满不满意!”

    罗平喘气的捶着墙,大叫:“这次我不用跪着对你发誓,从今天开始,你是上帝,你要一个什么儿子,我就做你要的那个儿子!”

    说完,拉开门冲出去,没入夜里。

    惠珍呆站着,扶着墙,呢喃自语:“——我做错什么了!”终于,这位坚强的母亲掩面轻泣:“——他那么恨我,我做错了吗?我错在哪里?”

    4yt

    萍萍站在韩梅后面,秀玲捉,萍萍躲。

    “礼拜天来接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想挨揍是不!”

    “你骂爸爸有酒女,你也是,你自己也是,我不要跟你出去,礼拜天你不要来接我,不要来看我!”

    秀玲悲痛的哭出来。“生下来我就该淹死你,我为什么要养你到现在,让你来看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