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她是我妈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韩梅斜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电铃响,她迟疑了片刻才起身去。

    门开了,罗平脸色沮丧的站在门口。“我能进来吗?”

    韩梅轻轻点头,把他迎入。

    罗平一**跌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重吐出烟,望了韩梅一眼,感慨的自语道:“找不到人发泄我的坏情绪,晃呀晃,车就开到你这儿来了。”

    韩梅静坐的听着。

    “我有一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妈。活到这么大,连洗澡水都是她放好的。早上端漱口杯,牙刷上的牙膏,她都替我挤好了,这几天我跟踪她,发现这个妈快变成别人的我心里很不能平衡。”

    罗平看了韩梅一眼。“我的女朋友说我自私,你给我一点意见吧!”

    “怎么给法?我还来不及懂得母爱的时候,我母亲就去世了。”韩梅惨淡的一笑。“人大概都是自私的吧!离婚的时候,我只想女儿跟着我,不会去想,他年纪那么大了,身边比我更需要自己的骨肉。”

    “你为什么会嫁给那个年纪比你大那么多的人?”

    “姨妈作主把我嫁出去,收了一笔聘金,就这么简单,那年我正在念高二。”

    “你不怨她?一个高二的学生,一下子嫁给一个岁数那么大的人。”

    “我得的已经够多了,她收容我、养我!像我这种人,没饿死、冻死,已经够幸运了。”

    韩梅看了罗平,沧桑的脸上,泛起一股童真的笑容。

    “好可惜的是,我在学校年年领奖学金,连校长都舍不得我,说我考大学一定是系状元。”

    罗平呆痴的望着韩梅,望得韩梅不自在的低下了头。

    “我该学学你的胸襟,自己跟自己闹情绪,实在不是件舒服的事。”

    电话铃响,韩梅接了。她的脸上突绽出笑容,兴奋的挂上电话。“罗平,对不起!我马上要出去。”

    “车就停在楼下,我送你。”罗平捺熄烟站了起来。

    4yt

    董小同趴在桌边吃蛋糕,头也不抬的满足极了。五岁,然而他却比一般孩子更为活泼调皮。

    “好吃!爸!再来一客。”

    “这么没礼貌,跟爸爸讲话,连个请都不会说。”董明昌疼惜轻责的望了儿子一眼。

    惠珍疼爱的笑着,招服务生,指了指小同的蛋糕。“你没跟那个女孩说错地方吧?”

    突然进来了罗平和一个女人。

    惠珍轻轻挪开董明昌的手,神情尴尬、半天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我想和我妈谈谈。”

    惠珍整个脑海纷陈杂乱的跟罗平走到另一张桌子。

    罗平声音冷漠极了:“第一次佩华拉住我,今天上午我看到你抱他儿子,阴错阳差下午又见到了,他搂着你。”

    惠珍微微看了看儿子一眼,又把脸挪开,似鼓足了勇气一样。

    “他人不坏,我们认识一年了——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他——”惠珍呐呐地说。

    “妈,我们过去吧!不要让人家等太久。”

    4yt

    莉奇的卧房凌乱,东西摊在化妆台、床上、地上。

    莉奇抹了抹眼角的泪,嘲讽的打开衣橱。“这就是我的全部,你看清楚了吗?一个样样不缺的好家庭,就是这堆衣服跟那堆化妆品。”

    韩梅轻轻关上衣橱,递了张化妆纸给莉奇,一边说,一边弯腰捡地上的衣服,语态轻柔:“你晓得听完你的事情,我有什么感受吗?我羡慕你!同样是孤儿,却生活在不同的环境。”

    韩梅走到化妆台前,将化妆品一件件放好。

    “我是被上帝遗忘的人,你不知道你很幸运吗?”

    莉奇坐在床边,拭眼角。“我有自卑感。”

    “我连去想自卑感这个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韩梅坐在另一边,像个母亲似的。“下次闹情绪,不要拿辛苦赚钱买来的东西发脾气。”

    莉奇头靠在床角,两手环着双腿抱着。

    “你没有在心里嘲笑我撒了那么大的谎吧!”

    “如果不是为了替我介绍到育幼院工作,你可以不必告诉我这些,假如这叫撒谎的话,又算得了什么?”韩梅感激的脸,蒙上层哀怨。“我不也撒谎吗!我女儿没死之前,我表明过我的历史吗?”

    怨哀的表情,转为轻微的喜悦。

    “明天我丈夫的一个好朋友带我去见我丈夫,后天我女儿下葬,他负责让我参加我女儿的葬礼。

    你晓得多巧吗?我丈夫的好朋友,准备跟罗平的母亲结婚。”

    靠着床角的莉奇,好奇的跳起来。

    “什么呀!怎么又是一个故事,罗平没爸爸呀?”

    韩梅自知失言,站了起来转身预备离去。

    “喂!韩梅,你到底怎么认识罗平的?”

    韩梅停住,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你们院长肯用我,第一个月薪水我一定还罗平,我偷了他的钱。”

    4yt

    “正农,我话讲在前面,明天琪琪下葬,你如果不让韩梅参加,等会儿我就带韩梅离开这里,这辈子,我不会再见你这个朋友。”

    正农冷漠的看董明昌一眼。“请你现在就带她离开,我离入土的日子也不远了,有没有朋友对我都不重要。”说着把脸侧开,大喊:“老金!送客!”

    董明昌大怒地冲上前,扭住正农衣襟。

    “你有没有人性!你再敢讲个不,我今天两条腿的跟你这个站不起来的拼了。”

    “董先生!”韩梅望着激动的明昌,失望的眼神里带着感激。“谢谢你!不要为我伤了你们的感情,我先走了!”

    董明昌不可原谅的瞪着余正农,气冲冲地跟了出去。

    4yt

    喝了口咖啡,董明昌叹口气,抱不平的。

    “这个怪老头,你姨姑就为了那点聘金这样断送你!唉!我以为有办法说动他,很抱歉。

    韩梅静坐不语。

    “人总要有点自知之明,我到今天还不了解正农独身一辈子,临老了去娶个”董明昌不再往下说,轻摇了摇头。

    韩梅关切的望了望明昌。“董先生,罗平的母亲跟你”董明昌脸上露出笑容。

    “她是个好女人,守儿子守了一辈子,我可不像正农,身上有个钱”董明昌略不好意思,拍了拍韩梅的手。

    “别介意我的用词,在我眼里,我一直当你是个小女孩。”

    “你们准备结婚?”

    董明昌又绽开笑容。“就是最近,罗平的妈,贤淑、温柔,大家年龄也接近,话题能谈得来,对小同也有爱心,就是罗平”脸上的笑容顿消,略显烦恼。“我想找个机会跟罗平谈谈。”

    “需要我帮忙吗?”

    “我自己去找他。告诉我,他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韩梅有几分羞涩的摇头,神情中露出淡淡的凄楚。

    “他是个好男孩,女朋友在报馆写专栏,我是个离过婚的人,女儿又死了。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我已经很满足了。”

    4yt

    “你约我来有什么事?最好快点说,我还有事。”

    董明昌毫无怒意:“你还是像个孩子,担心妈妈被抢走。”

    罗平毫不理会的,点了根烟。

    “我结婚得晚,内人又去得早,小同才五岁,实在需要人照顾,况且,我跟你妈也合得来,小同又喜欢你妈。”

    罗平看也不看明昌,抽着烟,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妈一直不敢对你开口,在她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她担心你不能接受她再嫁。”

    董明昌和颜悦色地,十分有耐心。

    “小同跟我一个个性,很好相处的,那天看到你,回家念个不停,问新妈妈跟大哥什么时候会搬进来!”

    罗平微愣了好一会儿。

    “我妈守了几十年的寡,找个老伴也是应该的,我不会有意见,没事我先走了!”说完,罗平站起来,朝对街那部二手货的老爷车走去。

    4yt

    门是李惠珍开的,罗平站在门回。“我刚刚见过他。”

    “如果你不愿意,我”

    罗平扶门框,声音有些激动、不满:“你有权利!”

    “不必考虑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罗平冷酷的望了母亲一眼,侧开脸。

    “你们这种年龄,又都是再婚,总不会大摆酒席,到处发喜帖吧?”

    惠珍难堪又难过,无言以对。

    “不摆酒席,也有很多事要准备,我帮不上忙我出去了!”

    尚未跨进门一步,罗平调头又走了。留下李惠珍落寞、伤心、矛盾的站在那儿。

    4yt

    院长握着韩梅的手,慈祥地上下打量了她半天。

    “这里的工作,就是爱心跟耐心,我们分家庭制,五、六个小孩一个寝室,对保母,小孩一律喊妈妈,到了念书年龄,就送到附近的中小学去。”

    院长笑容慈祥地看了莉奇一眼,半带责备:

    “考上大学的,育幼院里就继续供应,莉奇学校离育幼院远,她就找借口在外面租房子,不到礼拜六不回来!”

    莉奇撒娇地:“院长,你介绍得够详细了啦,念中他们都在寝室等新妈妈。”

    院长又握住韩梅的手。“很多妈妈都待不久,希望你喜欢这些孩子。”

    “谢谢院长给我这份工作,——也希望我能让孩子们喜欢。”

    孩子们依高矮秩序排成一排,韩梅疼爱地看着每一张脸。

    “这是你们的新妈妈!”

    孩子们齐声叫道:“新妈妈好!”“念中,带头给新妈妈介绍呀!”

    念中搔搔脑门。“我叫念中,念国中一年级。”

    念心轻轻地,看了念中一眼。

    “我叫念心,念国小四年级,我是”话到一半,念心咽下,推了推萍萍,轻声地:“该你了。”

    “她是念中的妹妹。”

    念中不高兴的瞪了萍萍一眼,似报复的说:“她叫萍萍,她爸爸每次都到这里来偷看她。”

    小强清了清喉咙,笔直地站着。“哈-!”

    孩子们都笑了出来,莉奇拍了下小强的头。

    “你干什么?捣什么蛋?”

    小强一本正经地说:“院长说有美国人要来领养小孩,我叫念中教我的,我如果会讲英文,他们一定会要我的。”

    韩梅忍不住地笑了笑。

    “新妈妈,我叫小强,刚上一年级,我现在的兴趣是学英文。”

    宝儿迫不及待的从队伍中走到韩梅面前。

    “新妈妈,我是宝儿,我最小,还没上学,但我最乖,从不捣蛋,你以后会最喜欢我!”

    韩梅突然对宝儿有股强烈的感觉,忍不住癌下身,贪婪地盯着宝儿。

    “你好漂亮哦!你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妈妈,宝儿也是这里最漂亮的小孩。”

    莉奇拧了把宝儿的脸。“小宝儿最善变了,新妈妈来了,果然把莉奇姊忘了吧!”

    “没有啊!”宝儿又把脸转向韩梅,笑嘻嘻地:“只是我更爱妈妈而已。”

    4yt

    小卡车工人搬东西上卡车。

    小同充满兴趣的看着罗干。罗平不耐烦,厌恶的走开,小同又跟上去。

    董明昌指挥工人搬东西。

    李惠珍目光一直不停地落在罗平身上。

    “爸爸说我要叫你哥哥。”

    小同又跟过去,童稚的脸上对罗平深具好奇与好感。

    “爸爸说你以后跟我们住在一起,我把太空战士的图片贴在你的房间,送给你的。”

    罗平偷望了眼正在望自己的惠珍。

    “不是盖的,你好高哦!爸爸说,我每天一定要喝牛奶,将来才会长得跟哥哥一样高。”

    小同又黏在罗平后面,神气地对工人说:

    “他是我哥哥,比你高吧!”

    工人搬罗平的衣箱,罗平走过去一手抢过衣箱。明昌,惠珍都愣住了。

    罗平打开自己的车门,将衣箱扔进去。

    “罗平”

    罗平未理会惠珍,表情复杂的望望她。

    “我另外有地方住,——我会跟你连络。”罗平说完,转身上车。

    惠珍趴到车前,眼里挂泪,哀求着:“别这样,罗平,一定要叫妈妈难过吗?”

    罗平望着惠珍,无言的发动引擎。

    4yt

    这是一间二十来坪的公寓,屋里陈设相当简单,一看便知道主人是个个性豪爽不羁的人。

    “已经一个礼拜了,他说会跟我联络,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到报馆去,他都不在!”

    李惠珍拭泪,神情相当的难过。

    “他最近请假,住在小方那儿,你难过没用的,我跟小方劝他,都捱了他的骂。”

    “董明昌,昨大你去看我,你也见到了,他真的是个好人。”

    佩华拍了拍难过的惠珍,看了看表。

    “罗平快到了,当着面,你好好跟他谈谈!这件事的出现,对他来讲太匆促了,母子之间,根本没有时间彻底沟通,待会儿他来了”

    门铃响,罗平满脸不耐烦的叼着根烟站在门口。

    “那么急着找我干什么?你家着火了啦!”

    佩华强抑着怒火压低声音:“把你那张死脸收起来,这个天要下雨、妈要改嫁,菩萨也拉不住,你那张臭脸挂给谁看?”

    “少跟我提改嫁两个字,小心我给你一个拳头!”

    罗平把烟扔在地上,一手支在门框上,表情不平,声音冷硬的:“你们女人可真善变,——我跟她相处二十七年,我是她儿子,她却跟认识只一年多的陌生男人”

    话未说完,他看到佩华身后的惠珍,微微一愣,随即又装出没什么的样子。

    “妈!”

    惠珍无措的望着罗平。

    “我本来——我是想请佩华跟你谈,佩华说她说我当面跟你谈比较好。”

    罗平瞪了站在旁边的佩华。“你站这干什么!

    我跟我妈讲话缺观众谈不下去是不是?”

    佩华看到惠珍歉意又无权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