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你家就是奴家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章

    事情到底是怎么闹大的?莳香事后回想也觉得莫名其妙。

    起初只是与文丞薪口角了几句,后来他开始提到文丞佑与她幽会,甚至说出“私相授受”的字眼,接着又羞辱她。

    “我说五弟是怎么了,鬼迷心窍还是中邪了,看上你这乡野村妇,没见识就算了,啊喔痛痛痛”

    看着文丞薪抱脚乱窜,她阴暗的心情终于拔云见日,重露曙光,有些人不给点颜色是不会学乖的。

    “三哥,莳香”文青灵面露焦色,不知该怎么处理眼前的状况。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搬救兵,连忙低声对海棠说道:“快去请五哥过来。”

    方才桃花也使人去讨救兵,不过依桃花一贯的行事态度,应是让人给娘报信,而不是五哥。

    “是。”海棠转身吩咐小丫头去办事。

    她们院子就几个奴婢跟婆子,哪动得了三少爷,他是主她们是奴,顶多只能劝着,哪可能对他动手。

    几个婆子见三少爷如同猴子般跳来跳去,赶紧上前。

    “这是怎么了?”刘婆婆上前问道。

    因莳香的动作太快,婆子们又离了些距离,是以没瞧见莳香的举动。

    “她竟敢踢我!”文丞薪暴怒道。

    “莳香姑娘”

    刘婆婆正要斥责,文丞薪已沉不住气对着几个婆子吼道:“你们是死人啊?还不把她抓起来!”他非得给她颜色瞧瞧不可。

    莳香翻白眼“你叫婆子们干么?有本事自己来。”

    “三哥、莳香你们都先冷静下来。”文青灵见状,赶紧拦住。

    几个婆子也劝道:“莳香是乡下来的,没见识,您别跟她计较。”

    莳香现在可是大太太跟七姑娘身边的红人,婆子们哪敢真的动她?再说莳香的性子直率,跟她们也合得来,自不会太过为难莳香,不过场面还是要做,免得落人口实。

    于是刘婆子借故责骂莳香“还不给三少爷道个歉?越来越没规矩。”

    莳香原是不肯的,可瞧见刘老婆子跟她眨眼睛,文青灵也是一脸恳求的表情,她实在不懂自己哪里错了,她又不是文府的家奴,为何要对一个少爷低声下气?

    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让他闹成这样,让她想起村子里的吴余嫂,成天找麻烦,屁点大的事闹得像凶杀案。

    有一次吴余嫂炒了一盘花生放在桌上,待她从房里出来时发现少了一半,尖叫得像是土匪屠村,还只在她家奸yin掳掠,就为了二十几颗花生,她可以召集全村,扬言找到凶手,否则要跳河自尽。

    莳香哪还跟她客气,当场就举手叫她去跳河,没准儿河神高兴让咱明年丰收,一干村民笑得差点没在地上打滚。

    吴余嫂从此怀恨在心,成天在背后说她坏话,最后凶手出炉,是她从学堂跷课的小儿子,可她非但没一点不好意思,还把罪怪到席式钦身上,说什么若不是席式钦没家教,在学堂打了自己的小儿子,儿子怎会逃课回来?

    这种人她算是见识了,怎么绕就是能把错绕到别人身上,却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莳香瞪着文丞薪,在心里迅速估量该怎么做。

    道歉就是一口气堵着难受,忍忍就过去了,问题是他到底想干什么?

    拿她与文丞佑幽会的事威胁她?

    可说不通啊,威胁她有什么好处?再讲白一点,她有什么可让人惦记贪图的难道是看上自己的美色?

    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绝不可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他喜欢的应该是像秋月那般纤弱秀气,遇上糟心事就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女子。

    见刘婆子又给她打眼色,莳香决定顺坡下驴,她虽看不惯文丞薪,可想到要花精神跟他耗就累,还是快点把事情解决,送走瘟神才是。

    “我踢你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她朝他福身,不过面色还是有些不甘。

    文丞薪见她脸色不痛快,哼哼两声,忍不住又碎念了几句后才屏退婆子跟奴婢。

    “七妹你也去休息会儿,喝口水。”文丞薪说道。

    “可是”文青灵不放心地看着两人。

    “没事,去吧去吧。”文丞薪不耐烦地挥手。

    文青来转向莳香,见她挤眉弄眼,示意她不用担心,文青灵才慢慢踱到一旁,接过桃花递来的茶水。

    文丞薪回到正题,说道:“我有话问你。”

    “你说——”见他脸色又变,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改口道:“小女子愿闻其祥。”

    见他露出满意之色,她真想揍他一拳,这人就是个惺惺作态的伪君子,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若不是想知道他到底来干什么,真想象方才一样大闹,还以为自己怕他了。

    “昨晚是谁把我打昏的?”

    文丞薪冷不防来了一句,莳香瞄他一眼,原来是来找真相的。

    “你被打昏?”她故作惊讶。

    “别装了,昨晚我躺在地上的时候,听到你跟五弟说话。”虽然当时昏昏沉沉的,不过五弟的声音他不会认错,对谈的内容忘却大半,唯一还记得就是莳香的名字。

    其实文丞佑与莳香的对话他早忘得七七八八,不过印象中两人似在打情骂俏,他顺理成章认定五弟与莳香有私情。

    “谁会打昏你?你是喝醉酒倒在地上吧?”莳香决定装傻到底。

    “我只喝了两小杯酒,怎么可能会醉?”他反驳。

    与秋月说到一半,忽然脑门子一疼不省人事了,后来迷迷糊糊地听到五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