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药香良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赵氏在屋里哭得气愤难平,雷青石在一旁安慰可也不见成效,她这次是真上火了。雷青云与春实实过来时,赵氏正指着外头怒道:“天地良心,放出这种消息的人,真不得好死!”

    “母亲,您别激动,这事咳自有公道的。”雷青石咳着说。

    “毛姨娘是我的陪嫁丫鬟,是我亲自请老爷开脸的,但她命薄早逝,死时我还为她办了场像样的丧事,青堂也是自小养在我院中的,我哪点对不起人了,竟说是我毒杀她的,这还有没有良心?!”说到激动处,赵氏全身颤抖。

    春实实见状,赶紧上前去扶她坐下。“传这话的人不明事理,太太若因此动气伤身,只会让放话的人心里痛快罢了。”

    太太为人虽然有欠宽厚,但要她做出伤害人命的事是决计不可能,这点她相信太太真是冤枉的。

    李巧也赶忙端上安神汤让赵氏服下,赵氏的情绪才稍稍稳住,可表情仍是恨极。

    “母亲,这话究竟是怎么传的?”雷青云沉脸问。

    “这话你让许嬷嬷说去,是她告诉我的。”她指着站在角落的许嬷嬷。

    许嬷嬷满脸不安地道:“晚膳前太太让我到外头去买些针线回来,到了外头,我碰巧听见外人正谣传说当年太太与毛姨娘争宠,竟活生生将毛姨娘给毒死了”

    这话说得真狠毒,连雷青云与春实实听了都脸色大变。

    “毛姨娘都死这么多年了,当年不提,现在才提,这话分明是吃定了死无对证,想害我百口莫辩!”赵氏恨恨的说。

    “唉,这事母亲虽委屈,可当年二弟突然没了生母,他心里怎么想的咱们不得而知,万一他听了外头的传言信以为真,那可是会伤了母亲与二弟的感情,这事咱们也得对他说清楚才好。”雷青石担心的道。

    “大少爷这话可是二少爷那有什么动静吗?”春实实心惊的问。

    “听说二弟咳咳咳”雷青石咳个不停。

    李巧只得替他接下去:“二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还让人着手去查毛姨娘的死因,甚至说要开棺验尸,母亲才会这么激动的。”

    春实实讶然,雷青堂竟要开棺验尸?!这是真信了这个传言了!

    “真枉我养了青堂几年,他竟然信外人不信我,我养了白眼狼了!”赵氏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

    “也许这反而好,若验尸没问题,正好证明您的清白。”雷青云沉声道。

    “话不是这样说,他这么对我就是不认我这个娘了,谁不知他现在得老爷重视,野心便大了,想找法子让我受老爷厌弃,好令你兄弟两人在老爷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好争家主之位,否则凭他一个没娘又庶出的身分,哪有可能上位,我养的不只是只白眼狼,还是只中山狼。”赵氏恨得磨牙,言下之意是认定放话的人就是雷青堂。

    可雷青云与春实实隐约感觉事情没有这么单纯,如赵氏所言,毛姨娘都死了这么多年才爆出这事,这事有蹊跷。

    尤其春实实认为雷青堂为人虽冷漠不羁,但行事还算光明正大,这从他做生意的方式就能看出,他并不是会使不入流手段的人。

    “母亲,您不如将当年的事仔细说一遍,咱们也好拿主意要怎么开解这事。”雷青云要求。

    赵氏擤着鼻子,这才娓娓道来:“当年我不足月产下青石,身体虚弱,方姨娘趁机服侍老爷,没多久也有了身孕,我见方姨娘怀孕后态度嚣张,不想她独占老爷,便拉拔毛姨娘伺候老爷,哪知毛姨娘生下青堂后忽然得了重病,那时老爷刚巧远行去做生意,我便负起责任照顾毛姨娘,将府里最好的药都拿出来给她用了,可还是回天乏术,在老爷赶回来前她就过世了,毛姨娘是我的陪嫁丫鬟,她死时我也十分伤心,今天却传出我毒死她的话,这实在太含血喷人了。”

    “那毛姨娘当年得的是什么病呢?”春实实细问。

    “本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就是癸水失调,有一回她忽然血崩后,就一病不起了。”想起毛姨娘的骤逝,她心里至今还是不舍的,毕竟毛姨娘也跟了她多年,主仆感情深厚,才会选她做陪嫁的。

    “那当时医治她的郎中可还找得到人?!”春实实再问。

    “那郎中几年前过世了。”

    “这是没可能再找到人问当年的情形了”春实实沉吟。

    “这可怎么办,毛姨娘的死真与我无关,若老爷也听信传言,误会了我,当我争宠杀人,那我我真不想活了!”赵氏愁肠百结的抹泪。其实这才是她真正害怕的事,虽一把年纪了,她还是怕失去丈夫的心。

    “这事交给儿子吧,我会查清楚的,绝不会让母亲白白蒙冤。”雷青云正色的说。

    “隔了这么多年居然还会传出这样的事,这”碧香送来铺子用药材制成的香包让春实实试闻,那是最近研发出的产品。

    这几日她帮着丈夫忙于铺里的事,没留意那些闲言闲语,如今听说雷青堂要重查毛姨娘的死因,她一脸心惊,眼神还带着莫名的惶恐。

    春实实瞧她的反应有些不寻常。“姐姐还好吧?”

    “奴奴婢没事,只是你们可查出是谁放出的消息了吗?”

    春实实摇头。“还没,这事不好查。”

    “是啊,毛姨娘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了。”她幽幽的说。

    “你也觉得毛姨娘当年死得可疑?”春实实抓到她的话尾,追问。

    她一怔。“不,这事奴婢怎会清楚,只是觉得要重查当年事不容易。”

    春实实轻点头,一双眼盯着她瞧,总觉得她似乎藏了话没说。

    “总之,太太为这事已经几天食不下咽,人都痩了一圈,而二少爷自那传言后,再也没有踏进太太的院子一步,见到大少爷与四少爷也不再打招呼,当真是恨上了。”春实实叹气。

    “事情怎会闹成这样?!”

    “唉,事情到这地步,难怪太太伤心,听说当年她还未嫁入雷家时,老爷身边就已经有陶姨娘和方姨娘了,婚后,老爷对太太虽尊重,但其他的却不好说,可太太一心为老爷,尽管身子不好也努力怀胎生下大少爷,怎知大少爷出生就带病,让太太操足心,心力交瘁下还得与方姨娘争宠,最后忍着妒忌让自己的陪嫁丫鬟跟了老爷太太这样隐忍退让的一路走来,如今竟还让人怀疑是杀人凶手,难怪她气愤伤心。”水玉兰将旁人告诉她的事说出来。

    碧香身子又轻颤起来,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水玉兰没留意,又自顾自的继续道:“太太也真命苦,当年她若生下了健康的孩子,就不用担心方姨娘会嚣张了,也不会有后来毛姨娘的事,更不今日争宠杀人的事传出——”

    “碧香姐姐,你怎么了?”春实实见碧香听着水玉兰的话,忽然脸色煞白的站起来,吓了一跳。

    水玉兰这才发现她的异样,也有些吃惊。

    “不好意思,奴婢想起铺子里还有事要办,得赶回去才行。”碧香嘴唇轻颤。

    “这样啊,那我送你。”春实实见她如此,马上起来,屏退了想跟上的奴仆们,亲自陪她走出去。

    春实实一路打量着反常的碧香,想问她什么,又不知如何问起,只得一路沉默的走。

    两人行经长廊,巧遇雷青石与李巧在小院散步。

    雷青石身子不好,边走边咳,李巧照顾他也辛苦,不时为他抹汗顺气。

    可雷青石的脸色还是白得透青,十分不健康。

    “您要歇一下再走吗?”李巧贴心的问。

    他点头。“也好咳咳咳咳咳”“爷要撑住啊,我将来只能靠爷,爷身子不能不好起来。”李巧见他咳嗽得厉害,硬咽的道。

    他对她满是心疼与愧疚。“你嫁我,真是命苦了,我给不了你将来,甚至也给不了你一个孩子做保障咳我实在是没用咳咳”李巧低泣。“爷若能好好活着,就是给我最好的保障了。”

    他无言,因为知晓自己就连好好活着都是奢求。

    两夫妻忧愁满腹。

    春实实见停下脚步的碧香眼眶红了,捏着丝绢的手也颤着。

    “碧香?”雷青石抬首时,瞧见了她,他神情有些惊喜。

    碧香见他朝自己走过来,马上深吸一口气,让情绪平静下来。

    “大少爷,好久不见。”她逸出笑容。

    “是啊,自你出嫁后,咱们就未曾见过面了吧?”他笑着说,见她身旁还站着春实实,便朝春实实颔首。

    “嗯,奴婢今天来是拿铺里的新品给春姨娘看的。”她说。

    “啊,我都差点忘记,你丈夫帮着四弟办事,那你这是要回去了?”

    “欸。”她瞧着李巧也走上来了,忙给李巧行礼。“大少奶奶好。”

    李巧微笑点头。“原来你就是碧香,我嫁进来时你正好出嫁,祖母对我提过你,说你办事伶俐,也曾奉祖母的命照顾过大少爷一阵子。”

    碧香僵硬的挤出一抹笑来。“是老太太疼我,将奴婢说得过好了——”

    “咳咳咳”碧香正说着,雷青石忽然猛咳起来,身子也有些站不住,李巧赶紧扶着他。

    “抱歉,他得用药了,咱们先回房去了。”李巧紧张的说,也对春实实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便匆匆扶着雷青石回去用药。

    雷青石一走,碧香立刻垂下首,春实实见到她竟掉下眼泪来。

    “碧香姐姐?!”

    “咱咱们走吧!”碧香不敢抬头,急急要离开。

    春实实跟着相送,不敢多问了。

    碧香边走边拭泪,出雷府前途经一座池子,她蓦然在池边停下了。

    她双手紧紧的握住,似要捏碎什么,转过身时已是泪流满面。

    春实实虽晓得她在哭,可方才没看见她的脸,不知她的悲切有多深,这时见了不免心惊。

    “姐姐”

    “奴婢问您,您可记得这座池?”碧香挣扎了许久才问。

    春实实瞧了瞧这座美轮美奂的池子。“这你是指,这是我八岁那年落水的地方?”这池子就是穿越前真正的春实实落水身亡之处。

    “没错,可在您落水前发生的事,是不是一点也记不住?”她沉着脸再问。

    “我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落水的。”春实实心弦一紧,莫非碧香真知道什么,而且下定决心要说了?

    碧香咬着唇,半晌后终于开口说:“当年您落水时,奴婢就在这附近,碰巧瞧见了您落水的经过,您是被推下去的,不是不小心落水。”

    春实实瞪大眼睛,真正的春实实是被谋杀的?!

    “推您下水的人是三少爷,而指使他的人则是方姨娘!”

    春实实闻言骤然变色了。

    碧香再吸一口气,打算一口气说出所有的事,怕若有迟疑便再也说不出口了。“太太生大少爷时之所以病弱,是因为方姨娘对怀孕的太太下药,想让孩子流产,虽然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大少爷,可大少爷出世后身子一直不好,太太以为是因为自己怀孕时没能调养好身子,才给大少爷一副病体的,因此对大少爷特别愧疚,也老想着弥补。

    “这事原本没人知道,可当年方姨娘在池边与郎中谈话时,不巧让您听见,方姨娘这才起了杀机,让在不远处玩耍的三少爷过来假装与你嬉闹,再藉机推您下水,而奴婢因为藏得远,没教方姨娘发现,因而逃过一劫。”

    春实实听到这,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一桩落水事件背后竟牵扯出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秘密,她震惊不已。

    “那几年奴婢之所以会对您特别照顾,是因为愧疚没能在方姨娘害您时及时相救,让您险些死去还有大少爷,他曾是奴婢喜欢的人,可当奴婢得知他被害的真相后,却因为害怕,怕说出来会遭方姨娘迫害,更怕让雷家不安宁,因此藏着这秘密不敢说,但也因此没法面对大少爷,尤其每当见到他病痛的样子,奴婢都愧对到不敢注视。

    “所以当老太太将我嫁出去时,奴婢着实松了一口气,可方才再见到他,大少爷竟比之前更加虚弱无力了呜呜奴婢奴婢再也忍不住了,奴婢得说出来!”春实实看着崩溃哭泣的碧香,两手悄悄握紧,心中百感交集。

    赵氏屋里,雷青石、李巧、雷青云、春实实都在,碧香跪在赵氏面前,赵氏惨白面颊,其他人亦是面容凝重。

    当碧香对春实实吐露一切后,春实实立刻差人将雷青云请回,两人商量过后,直接将碧香带到了赵氏面前说出真相。

    “这这毒妇!”赵氏听了后险些崩溃,她一直以为是自己身子没调养好才会害得青石带病出世,原来竟是受方姨娘这贱人所毒害的!

    雷青石这时才知自己身子是被毒坏的,不禁怒从中来,难掩愤慨。

    春实实亦是替真正的春实实难过,八岁的性命就这么断送在方姨娘手上。

    “当年老太太立下条规,妾室不得早于正妻产子,方姨娘定是见我嫁进雷家后即顺利怀子,这才怀恨在心对我下毒手,可恨我当年没发现就让这毒妇得逞了,可怜我的青石,竟从娘胎起就被残害,难怪身子好不了,我这就去杀了那贱人,我杀了那贱人!”赵氏像发了疯似的要冲出屋子找方姨娘拚命。

    许嬷嬷赶紧拦住不让她冲出去。

    “你放开我,让我去杀了她!”

    “您千万冷静点,这事情还得请老爷做主,您不能这样冲去方姨娘那,杀了她,您自己也有罪的!”许嬷嬷努力劝她。

    “没有错,这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雷青云上前劝道。

    “还从长计议什么,那方姨娘就是罪该万死,我到老爷那去揭穿她的事,看她还能活吗?!”赵氏哭天喊地、气愤难当的说。

    “如今咱们虽有碧香这个人证在,但还缺让她一击毙命的理由,这事还有得琢磨。”雷青云冷静告诉她。

    “理由?”赵氏愣住。

    春实实趁机上前扶赵氏回来坐下,接着道:“是的,事实上方姨娘的错事还不只这一件,四少爷的意思是咱们要一并查清楚,才能让方姨娘一次定罪。”

    “她还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大惊。

    春实实瞧向雷青云,由他来说。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