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妒行天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李兴衣不蔽体的瞧着眼前身着绀青袍子,腰缠碧玉带,脚踏厚底靴的男人,忍不住害怕,喉结猛然滚动了几下。

    “把头抬起来。”蓦允这话不是朝李兴说,而是床上的另一个人,春芸姝。此刻的她头发凌乱,前襟被拉开露出了粉色肚兜,两管袖子也被撕破,她由被褥中抬起头来,脸居然肿了半边,上头还有清楚的五指印。

    他怒眯了双眸,下一刻,电光石火间,李兴飞了出去,摔到床底下去了。

    太后、许缇儿、萧谨慧这时赶至,正好见到李兴被摔得四脚朝天这一幕。

    三个女人吓得脸色发白,太后赶紧上前问:“出了什么事?”

    “我的女人他也敢碰!”蓦允怒不可遏。他听闻春芸姝被太后召进宫里,自己正好打小进宫找李兴谈,想与李兴说完事便去太后那儿将春芸姝接走,哪知人还没走近,就听见派在春芸姝身边的黑卫来报说她有危险了,他加快脚步赶来,破门而入便见到李兴正在欺侮他的女人。

    太后这才瞧见床上的女人赫然是春芸姝,吓得老脸没了血色。“兴儿,你玩疯了吗?怎么连允儿的侧妃你也碰?!”

    “她、她是蓦允的女人?朕、朕不知”李兴这下腿真的软了,脑袋一片空白时,忽然腰被人用力踹上一脚。

    “混蛋,不知道我是谁就能胡作非为吗?”踹上来的正是春芸姝,她包着被褥跳下床给敢欺负她的人好看。

    四人傻眼了,她这时不该咬着帕子,抱着颤抖的身子委屈哭泣就好吗?怎么还能穷凶恶极的跳下床找人算帐!

    “你这贱蹄——”李兴被踹痛,本来暴怒,但一见蓦允阴沉的脸色,马上低头缩口不敢吭声。

    “春侧妃,眼前的是皇上,你怎能对他动粗?”萧谨慧忍不住说。

    “皇上怎么样,皇上就可以欺侮良家妇女?还有你,为何带我来此,你有什么阴谋?”她质问萧谨慧。

    萧谨慧倏然心虚了。“我带你来是为了取太后娘娘的茶具——”

    “要茶具可请宫女来取,何需让一个官家千金办这事,况且,这事真是太后娘娘的意思吗?”她转而看向太后。

    太后心惊。“哀家没让她来取茶具呀。”她马上讶然否认。

    萧谨慧神色不安的瞧向许缇儿。“可是皇后娘娘说”

    “本宫什么也未对你说过,你休要胡说!”许缇儿在她开口前喝止了她。

    萧谨慧表情愕然。“皇后”

    春芸姝见状冷笑,太后也许真不知情,但许缇儿的表现就欲盖弥彰了,她回身朝脸色同样发沉的蓦允道:“阿允,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明显得很了,该怎么办,您看着办吧。”她信任自己的男人能给她个交代。

    蓦允将她往身侧搂,先没理会许缇儿与萧谨慧,直接对已然快吓破胆的李兴问:“这女人你碰了多少?”

    “朕你知道的,朕经常吸闻一些西域助兴的香气,一糊涂就不知干了什么,朕以为她是宫女才会对她不过朕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只吻了她而已”李兴尴尬的说。

    “吻了她?”蓦允眸色危险,带出杀机。

    李兴惊惧起来。“朕真不知她是你的侧妃,若知晓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碰呀!”他慌忙求饶。

    “我废了你!”她虽未失身,蓦允仍起了滔天怒火。

    他此言一出,不只李兴惨白脸孔,就是太后和许缇儿也变脸。

    “允儿,你息怒,兴儿无状,闯下大祸,可你也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废他的位呀。”太后忙说。

    “是啊,不过是个女人,你何必大动肝火这一点也不像你”许缇儿也面无血色地道。

    蓦允沉笑。“我的女人岂是一般人,尤其她春芸姝,谁也碰不得。”

    许缇儿倒抽一口气。“她只是你的侧妃,说穿了仅是一名低下的妾室,她是如何不同了?”

    许缇儿说完话,蓦允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全身僵硬,一股怒气即将爆发而出,这女人的脾气还是这么冲,他将她搂得更紧。“不管她身分如何,她就是不同,我珍爱她胜过任何人。”

    他怀里的女人一瞬又卸去了所有的怒气,脸上眉头舒展,眉开眼笑起来。“说得好!”还卖乖了。

    远站在外头不便入内以免瞧见她衣衫不整的苏槽听见,哭笑不得,主子怎偏偏看上这样一个令人上火的女子?

    许缇儿则脸孔白得跟纸似的,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萧谨慧!”蓦允突然朝萧谨慧喝去。

    她吓得赶紧上前。“小、小女子在。”

    “是你领春侧妃来此的?”他厉声问,开始算帐了。

    萧谨慧满脸生汗。“是不过小女子也不知皇上在这,而且还闻了助兴香气小女子是无辜的。”她撇责。

    “住嘴,你哪里无辜,这里是皇帝平日休憩之所,你要茶具何需到这取,这是明知皇帝在此,所以故意假借哀家名义将春侧妃带来,让神智不清的皇帝对春侧妃动手,好报那日你在街上与春侧妃起争执之仇。你这丫头太恶毒了,亏哀家平日这般疼你,你却干出这样的事来,来人,将这丫头押下去,杖刑一百。”为了消除蓦允之怒,太后二话不说先杀了萧谨慧再说。

    萧谨慧花容失色,杖刑一百,那还有命活吗?!“太后娘娘,饶命啊!”她惊喊。

    “废话少说,拖下去。”太后为保自己儿子,只得狠下心肠抛弃侄女了。

    萧谨慧惊慌的看向许缇儿。“皇后娘娘您说句话呀,是您要我带春芸姝到此的,皇后娘娘”

    临拖出去前萧谨慧话都说到这分上了,众人都清楚许缇儿与这事脱不了干系。

    春芸姝瞧着蓦允,等着瞧他要拿许缇儿怎么办。

    许缇儿却不见害怕,肩还挺直着。

    “萧谨慧说的可是事实?”他终于问向许缇儿。

    “不是,我确实有请她替母后取茶具,但绝不知她竟然会对春侧妃做出这等事。”她面不改色的说。

    “好,我相信你。”

    春芸姝闻言,瞬间愕然的瞪向他。“您信?”

    “信。”他点头。

    春芸姝表情呆了呆,李兴却是高兴极了,马上道:“这事不能全怪朕,朕让萧谨慧那贱人设计了去,况且,朕真没染指你的女人,朕身下有伤,是让你的女人弄伤的,都不知以后还能不能用了蓦允,别废朕,朕冤啊!”他喊冤,自己才是受害者,尤其春芸姝太暴力,他下面让她踢得还隐隐作痛着,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法对她做进一步的事。

    蓦允冷沉道:“好,暂时不废你,不过,虽不废你,你也得好好反省,从此异香不得再使用,你身边也只准太监伺候,宫女一个不留,全遣了。”

    “遣了那嫔妃”

    “除了皇后那,你哪也不许去。”

    意思是除了许缇儿,不让他碰女色了。可许缇儿在床上就像条高傲没趣的死鱼,他连碰也不想碰。

    李兴哭丧了脸,但比起失去皇位来说,不能忍也得忍了。

    出宫后,春芸姝快步往前走,将蓦允甩在身后。

    蓦允脸一沉,将人拉回来。“你发什么脾气?”

    “我没有,殿下哪只眼睛看见我发脾气了?”她挑衅的说,这会的态度语气看得出已是怒气滔天。

    “你!”

    “我怎么了?我不就是活该让人欺负,让殿下保那许缇儿?”

    “你提她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提她?就说那女人为何对我有敌意,原来,你们之间真有什么!”

    “你胡说什么?”他皱眉。

    “别说我胡说,我有眼睛,我会看,您狠,算您狠,想我被李兴压在身下惊慌失措是谁害的,您一点也不在意!”她说着红了眼眶,破天荒在他面前流下眼泪。

    他一僵,竟是让那滴泪震得说不出话来。

    “我总算明白殿下的心了,许缇儿说得对,我不过是一名低下的妾室,就算被辱又如何?自是该认命的,好,我认了。”她甩袖离去。

    “主子,要拦吗?”苏槽上前问。

    他瞧着她气冲冲的背影叹口气。“不必,着人保护即可,她心情差就别打扰她了。”

    “真是的,殿下不是才当众对所有人说出珍爱的人是她,这种恶心的话殿下都说出口了,她还有什么不满的?”苏槽不解,这女人在钻什么牛角尖?

    他脸更青。“恶心的话?”

    “不恶心吗?就是苏槽也没对家里女人说过这种呃,殿下,苏槽忽然想起您交代的事还未办妥,先赶去办了。”苏槽说到一半才发觉自己该剪舌头了,忙逃命去了。

    蓦允满脸阴霾,苏槽若不是逃得快,真要没舌头了。

    而春芸姝出宫后没回王府,独自在街头漫无目的走着,她踏上了长虹桥,意外在桥上碰见了侯冠景。

    侯冠景看见她眼睛殷红,似乎哭过,而且脸也肿了,立即讶异关心的问:“谁欺负你了?”

    她苦笑的摇头,背过身去不想让人见到她的沮丧。“没什么。”

    他扳过她的肩。“你从不哭的,而且一向张扬恣意,什么事让你这般丧气,你告诉我吧。”

    她定眼望他。“大人还真了解我。”

    这话令他放开了她。“对不起,我造次了。”她的身分已不容他“了解”了。

    “碰碰我肩膀就算造次,那我今日让人设计差点失身,这笔帐又该怎么算?”她忍不住自嘲的说。

    “什么,你差点失身?!”他大惊。

    “唉,本来不想提的,但既然遇见你了,就当吐苦水吧。”她将在宫里发中的事说了一遍,也无奈地将蓦允护着许缇儿这主使者的态度告诉了他。

    他明白所有事后,表情极为严肃。“据我所知,皇后娘娘未进宫前常出入蓦府,殿下受封为摄政王后曾一度传出有意娶她为王妃,但不知何故她竟嫁入宫里成为皇后,从此再也无人敢提她与殿下的那一段。”他说。

    “原来两人是旧情人,他才放过她的。”她恍然大悟。

    “皇后娘娘恐怕对殿下还存有感情吧,眼见你受宠,而太后娘娘又急着想将侄女推给殿下,她才会想出一次毁了两女的毒计,说动萧谨慧将你骗去皇上那,让吸了异香神智兴奋的皇上毁你清白,之后追查下来,萧谨慧也脱不了干系。而她,倒是有自信殿下不会伤她。”

    不愧是大理寺卿,像断案似的将案情条理分析,但说到后头却颇有深意的看了春芸姝一眼,想知她是何种反应。

    “那皇后的心机也算可怕的了,居然想一次毁两女,我算有惊无险,可萧谨慧却连命都没了,这女人心不可谓不狠毒。而我认为阿允不是多情之人,对过去的感情不会留恋,仅是念在曾经的情分才不追究今日之事。”得知他们的关系,她反而松了一口气,旧情人谁没有,自己还是孙明明时不也有旧情人,其中还有在分手后仍保持联系、彼此当朋友的。易地而处,朋友犯错,自己同样会维护,阿允不忍让旧友难堪,她也能理解,当下怨恨的心削减了不少。

    他本期待见到她对蓦允失望的样子,她却是不恼反而笑了,他暗骂自己小人,怎能为了想见她讨厌蓦允就让她伤心,调整一下心态后,便又道:“皇后娘娘与殿下相识多年,她自然是了解殿下的,今日敢做出这事,虽有把握在殿下面前全身而退,但太后那儿,她恐怕没这么容易过关了。”

    她微笑。“可不是,儿子差点被废,还被逼得亲手杀了侄女,那可是她想献给阿允的棋子,太后自当不会放过皇后的。不过许缇儿明知此举必会与太后决裂仍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她心下有些不安,即便她相信阿允不会与有夫之妇勾搭,但那许缇儿真是个大患,对阿允似乎不愿意放手。

    他沉吟一会。“听说皇后娘娘与皇上之间感情并不融洽,皇后娘娘是傍着太后才能坐稳中宫的位置,可皇后娘娘这次不惜与太后翻脸,想来应该也是有后路的,今后婆媳俩恐怕有一番恶斗了。”皇后是聪明人,必不会做出逼死自己的事。

    “哼,两方都不是好东西,随她们斗去吧,我先隔岸观火,只要火不烧过来,我懒得理。”她说得潇洒,但心知肚明事情没这么容易了结,死了萧谨慧,太后必定更想拉拢她来讨好阿允,而许缇儿则会更想她死,好清空阿允身侧的位置。

    “跟了那人后,你你可后悔了?”他突然涩声的问。

    “后悔?”

    “没错,他让你陷入这些麻烦事中,甚至还差点被辱,不只如此,摄政王府的女人也是多如牛毛,以你的脾性如何忍得?”

    “我”这话问得春芸姝深思起来。

    细想她对阿允的感情,之前她表现出醋劲多半是要吓退他,让他知晓她不是个适合他的女人,但后来就是真吃醋了,完全容不得旁人与她抢男人,因此见他护着许缇儿,她才会气怒伤心,不爱哭的自己甚至还哭了,她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对他动了真感情,真正喜欢上他了。

    “太后那儿我能应付,皇后之事我也能谅解,至于王府后院那一堆女人,大人亦可放心,我会处理的。”她含笑的说,表情已恢复原来的自信了。

    感情的事是这样的,她想通了就会排除万难、全力以赴,更何况那男人当着许缇儿的面说出珍爱自己的话,她还吃醋什么?该吃醋得内伤的是许缇儿吧!

    “你真想得开?”

    她豁达的点头。“想不开的事就解决它,这是我的原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