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妒行天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大理寺内,春芸姝自信的往前一站,负责面试的官员却对她皱足眉头。“这里是大理寺,审理重案之处,不是女人可以来的地方,还不回去!”官员姓宋,名今。

    她不为所动,双手负在身后的说:“大理寺在外头张贴公告说要征求仵作,我是来应征的,你为何赶人?”

    “咱们征的是男人,你是男人吗?”

    “我虽不是男人,但我的专业知识不输男人。”

    “你说的是什么笑话,你做仵作?你一个女人敢验尸?”

    “怎不敢,我保证能清楚的由尸体上的痕迹帮你们查出死因。”

    “你是吹牛不打草稿,我不打女人的,可你再瞎闹下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哼,我与你有理说不通,这样吧,你找能主事的人来,我和他沟通沟通。”

    “你这是有病,居然胆敢找大理寺卿沟通,咱们大人忙得很,没空理会你这疯女人,滚,滚滚滚!”宋今忍无可忍,动手轰人了。

    “欸,你怎么不,我不走,我要应征大理寺仵作!”她不肯离开,大声说。

    “别嚷,再嚷我连你嘴也给缝”

    “是谁在此争吵?”

    宋今正要赶她出去时,一名穿着锦衣官服的年轻男子由内堂走出来,品貌非凡,一看就是高官。

    “抱歉,吵到大人清静了,这人是来闹事的,卑职正要赶”

    “想必这位就是大理寺卿了,您来得正好,小女子叫春芸姝,山东人氏,要应征大理寺仵作,还请受理。”她听宋今喊,得知这人是大理寺卿,大官终于出现,她马上把握机会自我介绍。不过瞧这人长相俊美,身姿挺拔颀长,年纪轻轻就任高职,她还挺讶异的,可见这人除了外貌出众,本事应当不小。

    “你要应征仵作?”大理寺卿侯冠景听了她的话,微微楞了楞。

    “正是。”她甩开宋今跑到他面前去。

    “从来没有女人”

    “从没有女人出任仵作的是吧?可我有能力,您暂且抛开性别,何不考考我,若我能通过考试,您再做决定?”她提议,自愿接受测试。

    侯冠景瞧着眼前的女子神采奕奕,明媚耀眼,那气质像是长在高峰上的花儿,又野又艳,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奇特的人儿,他觉得很有趣。“好,就让你试试。”他同意了。

    “大人,真让她试?”宋今惊讶。

    “嗯,让她试,试了她就会知难而退了。”侯冠景笑说。

    宋今马上明白了,哪有女人受得了与尸体共处的,待会只怕一见到死尸就先惊慌失措了,还想应征什么?“是,卑职马上去安排一具尸首让她考试。”

    春芸姝喜上眉梢。“多谢大人给小女子机会。”

    “别谢得太早,等你亲眼见了尸体,能面不改色再说吧。”

    “好。”她笑容灿灿,万分自信,心知他们以为她见了尸体会退缩,门都没有。

    半个时辰后。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凡杀人必留下血迹,这家伙若是被焚而死的,口中会有灰烬,但死者口中并无灰烬,可见是死后才被焚烧,详细案情我虽不清楚,但这人死后被焚尸委实不单纯。”春芸姝面色如常,边看尸首边分析说。

    “你真是女人?”宋今睁大了牛眼,呆问。

    “如假包换。”她咧嘴笑。

    “若真是女人,怎比男人还胆大?”宋今咋舌。

    她看的是具受火焚过的焦尸,坦白说,就是他见了这样的尸体也要作呕到吃不下饭,但她神情泰然的翻动检查尸体,还不时低头去闻尸味,毫无半分的恶心与惧怕,甚至能侃侃而谈尸体的状况,这、这还是女人吗?

    “你不怕?”侯冠景也难以相信的问。

    “怕啥,不就是焦尸嘛,我见多了。”

    “你见多了?”宋金瞠目。

    她抿笑,自己好歹也读了七年的医学院,实习时不知解剖了多少尸体,因此对验尸这事是免疫了,又怎会怕?

    其实她之前有想过行医赚钱,她有医学知识可以替人看病,却没办法使用未来的药物做治疗,而中医的药草她又不懂运用,想行医的计画是白搭的,然而仵作即是未来的法医,她精通解剖学及药理病理,晓得何处经络受伤会危及哪处脏腑,中何种毒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这份工作只需替死人检查身体,不用做治疗,正适合她来做,因此她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才行。

    “尸首是昨晚被烧死的,行凶者是他儿子,他想早点拿到父亲的财产,因而谋财害命,先杀了父亲再故布疑阵说屋子失火,父亲是被烧死的。”侯冠景说出案情。

    “那证明我说对了。”她满意的微笑起来。

    “是的,你确实有一套。”他不得不认可她的能力。

    “那是否能聘用我了?”她兴奋的问。

    “这仵作向来是男人的工作,若让一个女人来做,恐怕”他虽肯定她的实力,但对聘雇她的事还是犹豫。

    “女人比男人细心,再者我听说仵作不好请,你们这里很缺人不是吗?而我能做也打能力,为什么要因我是女人而排拒在外?”她是调查了一下才来的,原来仵作这职业在大禧不讨喜,懂医理的人情愿去救活人当大夫,谁要秽气的来鉴验死人,因此即便薪饷不低,大多人还是不愿意干这行,导致刑部与大理寺老找不到仵作。

    她这话立即戳中要害,侯冠景沉思半晌后,终于点头道:“好,本官就开先例,让女人任仵作。”

    “大人真要破例?!”宋今愕然。

    “没错,以后咱们大理寺就多个女仵作了。”他笑说。

    宋今不禁扭头去看春芸姝,见她笑得牙白嘴咧,他打了个激灵,作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个女同僚。

    工作有了着落,春芸姝欢喜的回家去,新置的小宅位于偏僻的西街底,是一处二进的院子,因为手上钱不多,就只能买这样的屋子了。

    她进门后,瞧见凤佳与娟秀正奋力在洗衣,身旁堆满了好几坨的脏衣物,她走了过去。

    “哪来这么多脏衣?”

    她瞧这些都不是她们自己的,她俩怎么洗起人家的污衣来了?

    “二小姐回来了,是这样的,左右邻居家里没请帮佣,脏衣服堆积如山,咱们看了说能帮忙洗,洗一件三文钱,这些洗净共有二两可拿呢。”凤佳边洗边抬起头来说。

    她听明白了,两个丫头晓得她的苦处,想办法自己挣钱分担开销了。“你们两人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大丫头,洗衣这些粗活在家里还轮不到你们来做,想不到跟了我却沦为洗衣妇了,我对不起你们啊!”她悲情起来。

    凤佳与娟秀忙放下手边的工作站起来。

    “二小姐快别这么说,咱们都是跟了春家多年的人,春家上下对咱们有恩,现在主子们有困难了,咱们大忙帮不上,能帮上点小忙也是高兴的。”凤佳说。

    “是啊,大小姐还一蹶不振,娟秀也劝不了什么,只能替大小姐做些事,与凤佳一起赚些散银,赚的钱虽少,至少还能买些食物贴补家用,二小姐才能专心去替少爷找钱缴学费。”娟秀也贴心的道。

    她汗颜,身为主子还要靠两个丫头来养。“你们放心好了,我已找到工作了,下个月就有钱了。”她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

    “太好了,是什么样的工作?”凤佳兴奋的问。

    “是仵作的工作。”她得意的宣布。

    幽人一听都有些吃惊,表情也显得怪异。“那可是要与死人为伍的工作?”娟秀白着脸问。

    “二小姐,您可别为了钱勉强了自己呀。”凤佳拉着春芸姝说。

    春芸姝早预期她们的反应,浅浅地笑。“别担心,这工作我得心应手得很,既不勉强也不害怕,况且薪饷不少,对我来说恰恰是个好工作。”

    两个丫头一听互望一眼,凤佳心想她不再是过去胆小如鼠的二小姐了,工作应该是能胜任的便不再相劝,而娟秀虽与她相处不久,但也瞧出她与以前确实不一样,才不那么吃惊了。

    “二小姐说这份工薪饷不错,那月银有多少?”凤佳好奇的问。

    “有二十两呢。”她比出了两根手指头。

    两丫头听了眼都发亮。“的确不少,一般的活要有五两就算不错了,可您有二十两,算高薪了!”娟秀高兴的说。

    “是啊。”她对这份薪水也是很满意的。

    “薪水是不错,不过少爷的学费下个月就得缴了,就算每月不动这笔钱,也得存上五个月才能凑足”凤佳虽是欢喜,但想想又无奈的说。

    她叹了口气。“这我知道,远水救不了近火,放心,我有打算的,等做足一个月后,我便去向大理寺卿大人预支薪饷,希望能顺利借到钱。”她说出盘算,这已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筹钱的法子了。

    隔日起,春芸姝便早出晚归认真的工作,勘验重案尸首,一个月来替大理寺解决了不少悬案,绩效斐然。

    这日下工前,她紧张的去找侯冠景时,居然听说他今日休沐,这可不成,明日就是弟弟缴学费的日子,今日定要预支到薪饷才行。

    她问明了大理寺卿的住处,匆匆往那儿去了,谁知冲去他府中,仆人又说他外出不知去向。

    春芸姝心急了,早知前两日就先开口了,也不用事到临头才找不到人。

    想她未穿越前出身富贵,一辈子没缺过钱,穿越后却尝到“跑三点半”的窘境,她在侯冠景府里等了半个时辰仍不见他回来,还得忍受仆人好奇窥视的目光,实在坐不住,决定离开到外头瞎找看看,正巧,在离他住处不远、热闹的长虹桥上碰到人了。

    “大人,卑职终于找到您了!”看见侯冠景的刹那,她简直要喜极而泣了,不顾男女有别,当街激动的抱住他。

    侯冠景先吓了一跳,也没推开她,迟疑一下后便伸出手拍拍她的背,嘴角还微微的扬起似有几分高兴。

    “你急着找我?”他温声问。

    “是啊,很急!”借钱的事,能不急的吗?

    “什么事,慢慢说吧。”他语气越显温柔。

    听了这声音,她整个人安心不少,这人是她的顶头上司,一个月来的相处,她发现他为人温暖、待人和善、工作能力也强,难怪年纪极轻就位居高职,他若放在自己来的那时代,就是众人口中的精英分子、极品暖男了。

    “多谢大人,卑职”她张口时突然发现四周不少人正看着他俩,其中除了吃惊外,还接收到不少女子的嫉妒眼神,这才想到自己还抱着侯冠景,而这家伙今日没穿官服,一身白衣,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着实招来不少女子爱慕的目光。

    自己公然抱男神,这是犯众怒的!为了自身安全,春芸姝赶紧松开了手,而侯冠景在她退开时居然露出了一丝丝的不舍表情。

    “是这样的,大人,人有三急,卑职急着找您是想跟您情商一下救急之事欸?那不是郑、郑武?啊!五百两,站住,别跑!”春芸姝本要开口借钱,正要说到点上了,突然在人群中瞄见郑武,猛然想起一个月前在告示牌上看到的两则公告,一则是大理寺征找仵作,另一则就是悬赏郑武,抓到郑武的人有五百两赏金。

    眼见活生生的五百两出现在面前,她马上忘了预支薪晌的事,丢下侯冠景拔腿就去追郑武。

    郑武见自己形迹败露,忙要窜逃,可春芸姝也不是省油的灯,抢了路人的马很快便追上他,他极恼,拔出刀子朝她的马刺去,马儿受惊地将她摔出去,她索性借势扑向他的后背,像猴子一样抓着他的头发不放。

    “别跑,五百两是我的!”她被钱逼急了,眼下若有了五百两,别说开平的学费,就足他们的生活也无虞了。

    人急造反、穷鼠啮狸,明知行为冲动又危险,但此刻她只想着就算豁出小命也要抓到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郑武被惹毛了,凶光大露,亮出另一把刀往她刺去。

    “住手!”侯冠景赶上来扼住郑武的手,阻止郑武伤她。

    “大人来得正好,您与卑职一起抓住他,五百两赏金一人一半!”春芸姝缠在郑武背上大声的说。郑武不是她能对付的,她这样瞎缠也只是一时的,若侯冠景肯相助,那就有可能抓住人了。

    “你快下来,危险!”侯冠景不管赏银的事,只急着要她离开郑武的背,那郑武是狠角色,方才要不是自己挡得快,那刀已招呼到她身上了。

    “不,卑职缠着他,他一时跑不了,您趁机拿下他吧!”她说。

    “你别胡闹,快——”

    说时迟那时快,郑武一个蛮力将春芸姝甩离背上,就在她飞出去后,手持刀子也追了上去,在她摔到地上连疼都来不及喊前,就被郑武揪起,一刀要插进她腹部。

    春芸姝心想自己完了,身子忽又被拉开,转而被护进一具温暖的身子里,她心惊仰头一看,竟是侯冠景?!他又救了自己一回!

    “谢——”谢字还没说完,就惊见他肩上插了一把刀,显然本要招呼在自己身上的刀改刺进他身子里去了,她大惊。“大人受伤了!啊,小心!”她见郑武又要杀上来,这会她与侯冠景都躲不过,不禁吓呆了。

    这时桥头传来大喝声“什么人敢刺杀大理寺卿?别跑!”一群官差带刀冲上来了。

    郑武对春芸姝怒极,本是非杀她不可的,但见状逃命要紧,便收手转往另一头逃去。

    “我的五百两——唉!”见他逃了,春芸姝本想再追的,但心知肚明凭自己追上也拿不下人,且眼下还因自己的冲动害侯冠景受伤了,她自责不已,赶紧查看侯冠景的伤势。“大人要不要紧?”

    “不碍事,不要紧。”侯冠景明明身上血流如注,但见她神情关切,不想她担心,还是忍痛说。

    “那就好。”她松口气后正色再道:“今日这事是卑职不好,十分抱歉,算卑职欠您一次人情,日后有机会定会报恩,不过,卑职还有一事颇急,能否请您先帮个忙?”

    “何、何事颇急?”他肩上的伤血越流越多,见她说得严肃,虽痛苦仍忍住咬牙问。

    “您能不能、能不能先预支卑职五个月薪晌啊!大人,别昏啊,要昏也等先借了钱再昏”

    西街最底的小院里,春芸姝睡得正熟,有人伸手去摇她,她以为是凤佳来扰,拨开扰人的手,嘤咛道:“别吵我连着三天没好睡,累惨了,得多休息补充体力”

    某人闻言神色更为阴沉。累惨,这是照顾了谁累成这德行?

    “起来!”他出声。

    “欸?怎么梦中也能听到煞星的声音岂有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