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妒行天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春湘茹在自己屋里亲昵的抱着春开平,欣喜的见他长高了许多。“我出嫁离开山东时,开平才九岁,而今都十二了,身高长了不少,我差点都要认不出开平了。”她喜道。

    “大姊三年没见着开平,开平也会长大啊,倒是大姊三年不见,怎么像是瘦了很多?”春开平先笑着说,接着瞧瞧她又皱眉的问。

    这一问,她脸上的笑靥淡了许多。“有吗?大姊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开平记错了。”

    “没有,开平记性好,大姊出嫁时,脸上那腮红是开平拍上去的,那时大姊两颊丰腴有光,可这会有些凹陷了。”春开平坚持说。

    “是啊,大小姐出嫁前气色比现在好多了,这是近来吃睡不好吗?”凤佳也问。

    “我我很好。”

    “大小姐哪里好,她这是——”由春家跟着春湘茹陪嫁来的丫头娟秀,送茶水进来听到这话后马上说。

    “我是因为听闻娘家人在山东出事了,又帮不上忙,一急就痩下了,不过自知道爹是被诬陷的,这会又亲眼见你们平安没事,我之后就可以安心了。”春湘茹赶紧打断娟秀的话说。

    娟秀听主子这么说立刻闭了嘴,没再说什么了。

    春芸姝瞧着春湘茹,大姊出嫁前圆润与否她不晓得,但爹之前被陷贪污渎职之事定也传到京城来了,大姊是出嫁女,虽不受牵连,但难免为娘家人的生死忧心憔悴,只是她仍觉得大姊心事重重,消瘦的理由应该不只如此,而且从徐府门房对待春家人的态度中,她多少已瞧出些端倪,连门房都敢欺主子的亲人,看来大姊在侍郎府恐怕过得没她想象的好。

    “大姊,开平要在京城求学,咱们暂住侍郎府真的方便吗?若是不方便,我与开平可以另购宅子住下的。”她不知大姊在夫家的处境如何,他们突然住下,恐怕为难了大姊。

    春湘茹马上神色一整。“我娘家人来住上几日,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们在京城人生地不熟,随便买个宅子落户我也不放心,万一出什么事教我怎么对爹娘交代?你与开平就安心在这住下,一切有大姊安排。”她说得极为可靠,对娘家妹妹与弟弟,理所当然非照顾不可。

    春芸姝见她如此,自是不好再说什么,便如大姊所说先安心住下了。

    “允儿啊,你这趟去山东居然遇刺了,舅父为此可是担足了心,所幸你能平安无事的回来,真是太好了!”摄政王府内,一名打扮华贵的中年人见到蓦允后马上道。

    这人是德照亲王李央,是蓦允母亲安泰长公主的兄长。

    蓦允坐在厅上喝着香茗,瞧着他问:“舅父真关心我的死活?”

    李央表情一僵,随即竭力讨好的道:“你这什么话,咱们是亲甥舅,我不关心你,关心谁?”

    “我以为外戚当权,让你李氏大权旁落,你并不满我这外甥的。”蓦允说得直白,没与他周旋的意思。

    李央笑不出来了。“允儿,太后无能,皇上无才,大禧天下不靠你靠谁?若没你治理,哪来大禧的国泰民安?而我又怎会因此对你不满,你可不要听信了什么谗言,对舅父起了误会”

    蓦允沉笑。“这样啊,那想来舅父急着来见我,便是担心受到牵连,心急要解开误会吧?”

    “我说允儿,好歹我也是你的至亲,那刺客郑武的同伙虽是我的侧妃萧氏的远亲,但实际上那人与萧氏并无往来,我更是不知她有这样一个亲戚,不过得知这人竟敢行刺你后,我已休了侧妃萧氏,并且将她关进柴房了。”李央立即说。

    郑武在押回京城的途中让同伙救走了,而其中假扮醉汉调戏春芸姝被蓦允所杀的人被作出同郑武一样皆是李央侧妃萧氏的远亲,李央听闻此事吓得魂飞魄散,夜不成眠,待蓦允一回京,立刻前来澄清此事与他无关。

    “舅父这回的动作可真快,这么快就休了侧妃,可我记得你对萧氏极为宠爱,年初才给她办了个三十岁的风光寿辰,怎么这会说休就休?”

    “这这女人该死,竟有此等亲戚,你乃咱们大禧的栋梁,万一有个闪失不只是皇上的损失,也是万民的损失,舅父知孰轻孰重,再宠这女人也不能要。”李央咬紧牙根的道。

    “舅父深明大义,甥儿倍感高兴,但我以为舅父要撇清就该撇得彻底,那萧氏还在你王府里,人活着就难免生出后患。”他语气阴凉的说。

    李央白了脸。“允儿,那萧氏毕竟跟了舅父十多年了”

    “舅父若不舍,那便留着吧。”喝着香茗的蓦允,将茶碗的盖子盖上了,神色也越见冰冷。

    李央身子一颤,慌得改口“跟我十二年又如何,有这等恶亲死也不足惜,回头舅父便杀了萧氏。”

    他冷目轻扬。“既是如此,那舅父可以回去了。”他淡淡的说。

    “呃好”李央虽是长辈,对他却是惧之如虎,实在是因为这个外甥六亲不认,即便他是当朝亲王,若稍有违逆,下场也比死还痛苦,自己对萧侧妃虽万般喜爱,可也不敢为她争取留命,只得垂头丧气的离去了。

    李央一走,苏槽即走进大厅。“德照王爷这回虽掉了心头肉,但用一个女人换王府上下几条命还是划算的。”苏槽说。

    郑武行刺主子却教同伙救走,或许与萧氏真没关连,但没人能说与皇族中的人没有牵扯,主子独揽大权,让皇帝有名无实,李氏皇族们及太后萧氏世家的权势因而被架空,皇族中多得是想杀主子的人,对于这些蠢蠢欲动的人,该杀、该打压的,主子通常不会手软,李央就是知道这点才在主子一回来便急忙来求饶了。

    “舅父胆子虽小,也算聪明人,自是知道该怎么做的。”蓦允冷笑。“对了,那丫头见到姊姊了?”他对李央是不放在心上的,杀了他一个妃子算是给了警告便足够了,转而问起春芸姝的事。

    “见到了。”苏槽回,他进来就是来禀报这事的,主子对春芸姝还没放手,暗中仍让人留意着她的一切。

    “嗯,接下来那丫头必会想让弟弟进云沐书院,你让人去暗中安排一下,令春开平能顺利进去。”他再交代。

    苏槽明白主子为何会这样说,云沐是全京城最有名的书院,有品学的大儒全在这里授教,春芸姝打听过后便会想将弟弟送到这里学习了,但云沐书院筛选学生严格,一来重视学生的品性与资质,二来收费高,无家底者读不起,三来即便聪明有钱若无家世,同样进个了学院。

    春开平看来不笨,春家钱虽不多,但春芸姝为了给弟弟最好的必定省吃俭用,倾其所有的凑出数来,至于家世上,春冬山巡府之职已卸下,自是没有什么影响力了,所幸还有个姊夫是侍郎府的长子,若利用这层关系也许还有机会,但春芸姝很快就会发现大姊在徐家的处境,要徐家帮忙娘家的弟弟上书院,根本不可能。

    “殿下,春芸姝已言明弟弟的前程不必您费心,可您仍做安排,会不会多余了?”苏槽忍不住问。

    蓦允的唇弯起极为冷峻的笑意。“本王瞧中的岂会轻易放弃,你且替本王盯着她就是。”

    苏槽瞧着主子这笑容,清楚明白春芸姝已是主子的瓮中鳖,想再嚣张得意的笑,怕是时日不多了,不禁有些同情起她来。“是,苏槽这就去安排。”

    同情归同情,但那丫头是该得到点教训。

    苏槽正要退下时,又听得主子再道:“等她被赶出来时,就领她来见本王吧。”

    苏槽一楞后点头,主子料事如神,那丫头在徐家是待不了几天的,等被赶出来后无处可去,自是非依附主子不可了,届时不抱着主子大腿认错才怪,主子等的大概是这一刻吧。

    春芸姝刚得到通知,云沐书院答应收春开平入学,她喜不自胜,以为不可能的事居然成真了!

    云沐是京城一等一的书院,开平要读就读最好的学校,只是,爹已没了官职,徐家的态度乂冷漠,她与开平住进徐府至今一个月,只让大姊领着去见过徐侍郎夫妻一面,告知她与开平会在徐家暂住一阵子,徐侍郎夫妻虽没有当场表示什么,但脸色很不好,草草打发了他们,事后大姊觉得尴尬,解释说近来公公官途不顺,似有被降职丢官的危机,才会没心情招呼他们,她听了也不多说什么,若单纯如此,那一个月来为何连姊夫也见不上一面?

    姊夫不是不知春家有人上门,再怎么忙也该向她与开平打声招呼吧,如此不闻不问已说明徐家上下对她与开平是彻底忽视的,可想而知大姊在夫家的地位如何,这般状况,徐家又怎么可能帮开平入学,她本来只抱着报名试试,若真不可能只好放弃的心态,怎知事情竟如此顺利。

    “少爷能上大名鼎鼎的云沐书院就读,咱们是不是该将这好消息告诉大小姐,她一直为帮不上少爷的忙而自责,这会她不用忧烦了。”凤佳提醒说。

    “是啊,大姊这阵子为我的事没少操心,如今她该能放心了。”春开平也道。

    “好,咱们就过去找大姊。”春芸姝点头,弟弟就学有着落,她心情好,三人有说有笑的往春湘茹那儿去,要将好消息告诉大姊。

    谁知三人到了春湘茹的院子外,远远就瞧见门前围了好几名争吵不休的女子,这些女子正对着春湘茹嚣张数落。

    “我说姊姊会不会小题大作了,夫君到我那儿多住蚌两晚,你有必要吃醋成这样,在这与夫君闹僵起来吗?”

    “没错,夫君是一家之主,他想与哪个姊妹亲近就与哪个姊妹亲近,不行吗?你身为正妻却这般没度量,说出去可要教人笑话的。”

    “就是说啊,老太夫人还在世时最称颂你的贤淑大度,可幸亏这会老太夫人去了,没看见你这妒行,若真亲眼瞧见了,怕是要后悔不已嚷识人不清了。”

    这一堆张牙舞爪指着春湘茹鼻子说话的女人全是徐业停的侧室,她们完全没将春湘茹这位正妻放在眼底。

    “大少夫人不是要强留大少爷不放,是你们霸着大少爷不让他回正房,今日大少爷终于来了,大少夫人也只是想和他说说话,提些事情,可她连话都还没说上几句,你们又闹着来要人,过分的是你们,难道要大少夫人继续忍气吞声,不能说你们几句重话?”娟秀见不得主子委屈,张口说。

    “这儿有你这丫头说话的分吗?你家主子想对夫君说什么,咱们还不清楚吗?春家老爷丢了官在山东混不下去,将二女儿与儿子丢到京城来投靠咱们,咱们又不是开救济院的,供吃供住还得供读,你家主子厚着脸皮想让夫君拿钱、拿关系出来让弟弟去云沐书院就读,咱们是想给你主子留点颜面,别让夫君为难,她还不知感激,竟对着咱们发脾气,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呀!”

    娟秀怒着脸说不出话,春湘茹更是早已经气得全身颤抖了。而众女口中的夫君徐业停站在一堆女人中不吭声,任由正妻被小妾们羞辱,春芸姝三人见到这场面越看越怒,春芸姝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话,春开平已经冲上前去了。

    “你们欺负我姊,我跟你们拚了!”他一把推开围着春湘茹的女人们,护在大姊面前,瞪着众女。

    众女讶然。“我当是谁,原来是白吃白住不知廉耻的来了。”

    春开平听了这话,脸色怒极。“你说什么?!”

    “我说得够清楚了,你春家在山东混不下去就来投靠咱们徐家,这脸皮要是不够厚,还做不到呢,若知趣还是快走吧。”

    “住口,我娘家人还用不着你来赶!”春湘茹之前还忍着没与这群女人真动气,只是娟秀看不过去替主子出头,这会见弟弟受辱,怒气真正被逼出来了。

    “好,咱们侧室没资格赶姊姊的穷亲戚,那让夫君说句话吧,夫君,咱们说错了吗?”

    那像无事人的徐业停这才有了表情的皱皱眉。“好了,都别吵了,再吵下去是存心让下人看笑话了。”

    他先朝点名他的小妾斥去,那小妾撇撇嘴,立即甩袖靠边去了。

    春湘茹见徐业停帮着自己,眼眶马上红了。“夫君,这是开平。开平,快叫姊夫!”春湘茹忙要弟弟喊人。

    春开平总算见到姊夫,正要开口问候,徐业停已先道:“真是的,丈人怎就真将儿子丢过来了,我又不是替人养儿子的,湘茹,过两天就将人送回去吧。”

    本笑着的春湘茹以为丈夫是护着自己的,哪知竟也要赶人,登时笑不出来了。“夫君,开平是我弟弟,也是你的,你怎能说这种话?”

    “弟弟?别说蠢话了,咱们徐家的大小亲戚还不多吗?如果每个人都想来我这儿得到些好处,我还撑得住吗?再说了,徐府还不是我当家呢,上头还有爹娘在,他们不同意我哪有办法。”

    她愕然。“我带姝儿与开平见过公婆了,他们并未反对——”

    “他们为了给你在娘家人面前留点颜面,自是不好当面说什么,可私下找过我让我处理此事,我本以为你娘家人只是住上几日就走,那也就算了,可都一个月了还赖着不走。

    “好,这也不打紧,你居然还想着让我去跟云沐书院说情,让你弟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