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妒行天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事实证明,蓦允所言不假,在回京的路上,苏槽瞪着后头那辆春家马车,心情实在不美。

    以为主子与这丫头的事在他们离开山东后便结束了,原来主子根本没罢休的打算。

    他脑子里突然闪出了一道灵光,仿佛明白了什么,自家主子对某人似乎动了难得的凡心?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主子的反常行径。

    这事若是真的,他便有些泄气了,主子怎会看上那张狂的丫头?

    唉,好吧,自己只是看不惯她对主子不知敬畏,也不是真心讨厌她,既知主子想玩便瞧主子怎么玩,毕竟他嘴角扬起,主子过去不是没有上心的女人,只是那些女人在引起主子的关注后,受宠的时间都极短想来春芸姝也狂傲不了多久的

    春家的马车跟在蓦允的车后走,马车里春开平问:“二姊,咱们临时决定上京,事前来不及通知大姊,就这么贸然前去,不知是否会造成大姊的麻烦?”他是第一次上京,上路后先是兴奋了一阵子,之后才想起该关心一下上京后的生活。

    春芸姝与春开平的雀跃形同对比,她的脸色极为抑郁阴霾,昨日她与姓蓦的不欢而散后,回到家中不久爹即收到蓦允的信函,说体念爹下狱期间身子大伤,平冤后当在家疗养,等日后身子好了再报效朝廷,爹看了信自然明白蓦允的意思,知道自己这辈子别想复职,感叹前途已断,整个人瞬间老了好几岁,她本想告诉他,小人当朝,不当官也罢,还没开口,那送信的人又道摄政王有口信传予。

    而口信便是让爹不用失意,春家还有独子可栽培,希望送开平到京城磨练,他日好继承父业贡献朝廷,爹本来万念倶灰,一听又有指望,马上让开平打包上路,上京去投靠三年前出嫁至京城的大姊。

    其实,只要那人当权的一天,她便不赞成开平步入仕途,且她总觉得那人不会这么好心,收了爹的官位便用栽培开平来补偿,这可不是那人的行事作风,越想越不对,本想阻止,但瞧爹那欢喜模样,再加上开平自己也很想上京见识,与京城比起来山东毕竟是小地方,开平能到人文荟萃的京城去学习必有收获,所以明知不对劲,可她反对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因此,她只得主动请缨跟着开平上京,一来陪伴,二来防着那家伙对幼弟使坏。只是她与开平要出远门,最不放心的是娘,虽说大姊嫁得好,夫家在京城有势,他们姊弟上了京也吃不了苦,但娘就是舍不得,两姊弟临上马车了还哭哭啼啼,让她定要好生照顾弟弟,也交代她上了京城若觅得好人家,就请大姊做主嫁人,娘还是担心卢升之事会影响她将来议不了亲事。

    好说歹劝的安抚了一会哭泣的娘后,近午两姊弟才得以上路,一出山东的官道就见着前头蓦允的马车,这人不是一早就离开总督府启程回京了?都到了晌午人还在官道上,明摆着在等他们!

    春芸姝可没打算与他同行,所以让车夫与他们保持一段距离,不靠上前去,然而,她心下已有几分明白自己让那姓蓦的给设计了,他让开平上京只是幌子,真正想的是让她主动跟着去,他的目标是她。

    可恶,她竟自己跳入他的网里!

    不过,她不懂,这家伙费心思让她上京城做什么,是小肠鸡肚,仍不想放过她的意思吗?

    她郁闷至极,但人都已上路了,到时候只得见招拆招了,别一不小心让他给坑杀了去。

    她朝弟弟勉强一笑,暂时抛去对蓦允的恼怒与暗忧。“放心吧,既来之则安之,咱们身上也带了些银两,若大姊夫家不方便借住,咱们也有能力安置间小宅,自己开个小门户,不会流落街头的。”爹为官多年,攒下的钱虽不丰,但姊弟俩出远门,爹娘还是尽量拿出家常让他们傍身。

    且听凤佳说,大姊春湘茹个性和善,未出嫁前与她极为亲近,因此她颇期待姊妹相会。

    自己成为春家人的时间虽不长,但已深切的感受到这个家庭父慈子孝,手足温暖,十足的和乐圆融,这与她还是孙明明时,家庭气氛差很多,父母在她三岁时就离婚,她跟着父亲,母亲是名媛,社交忙碌,也另有家庭,偶尔才会来探望她,父亲则忙于事业很少陪伴她,待她国中毕业就直接出国当留学生,父女俩见面次数寥寥可数,甚至连他过世她都是最后才知道的。过去自己难得享受到亲情,想不到穿越后却拥有了,因此她是真心融入这个家的。

    “二小姐,前面殿下的马车突然停下了,咱们是否也要停?”凤佳也跟来了,坐在外头与车夫一起,见蓦允的马车停下,马上通知春芸姝。

    “他们停下做什么?”她问。

    “好像是他们的犯人有什么问题”凤佳说。她远观前方一群人正围在押送犯人的铁笼子前讨论着。,

    那犯人即是当日在总督府行刺蓦允的人,此人姓郑名武,蓦允回京,自是要带此人回去继续审问的。

    春芸姝心想,此人落入苏槽手中,定是被拷打得生不如死,八成撑不住快死了吧?

    而说起刺杀蓦允的人,她也想起赵延与年之声的下场,两人经查并不是刺客同党,在蓦允离开山东前被放了,只是人虽自由了,但官也丢了,这不打紧,腿也让苏槽打断了,以后得瘸着走路,算是倒霉到家了。

    不过,她不怎么同情他们,谁教这两人为虎作偎跟着卢信刚胡作非为,也该付出代价了。

    “别理他们,咱们直接走。”她对凤佳说。

    “二姊,这好吗?殿下回京虽低调,但仍有护卫随行,咱们跟着殿下的马车走,旁人会以为咱们也是与殿下一道的,一路不是比较安全吗?”春开平马上不苟同的道。

    “咱们虽与殿下走同一条路上京,但也不好占殿下的便宜,借他的威,咱们还是走自己的路好。”她坚持。

    “这条上京的路听说沿途不时有匪徒抢劫,咱们一车四人,两个是女人,我又年纪小,要车夫一个男人护卫咱们三人是吃力了些,若是能得殿下保护是最为恰当的,况且是爹送我进京,自当不会介意庇护咱们一程。”春开平再说。

    她晓得他说的没错,为了安全起见跟着蓦允走最安全,但她就是不甘心再让这人摆布下去,脸一拉便道:“这你就错了,殿下这人最是小气,施恩他人必求回报,路上再危险也没这人危险。”

    “二姊,那卢家父子先对咱们不义,卢升更是在你下狱后没多久即向别人求亲,你不会至今仍对卢升念念不忘,因而恨上殿下在卢升死前阉了他,让他含辱受死吧?”春开平一怔后问。摄政王为人虽狠,但在他看来却是春家的恩人,他答应让二姊翻案,他们一家才得以活命的。

    “你胡说什么?那卢升该死,二姊哪里是为了他。”她不屑至极,断然否认。她知道开平的想法,他对蓦允心存感激,但他只知蓦允施恩的一面,并不知这人才是真正陷害家人的主谋,然而这事说不得,那姓蓦的心狠手辣,自己若聪明就别再让这事泄漏出去,因此她连对爹也不曾提起过,只将一切恶事推给卢信刚,免得家人知道太多再度惹祸上身。

    “可那时你不是高高兴兴要与他拜堂?还要求洞房?”他提醒她。

    “我、我那是气殿下的。”

    “为什么要气殿下?”

    “因为那家伙欠揍呃我开玩笑的。”看见弟弟听见自己骂蓦允时吃惊的表情,春芸姝马上收口。这姓蓦的在人前包括她弟弟面前,还是神圣不可侮的人物,自己骂他,无怪乎开平惊愕。“呃总之,你想太多了,我对卢升早已没了感情,不会为他气恼的,不过二姊提醒你,摄政王不是好人,你这趟上京虽是他的意思,但到了京城也别指望他会照顾你,咱们凡事都得靠自己,对那人咱们最好能离多远离多远,别有接触比较好。”她想想将话清楚说了,让开平早早明白,免得他对蓦允有过度的期待,之后受到伤害。

    “可是”

    “别可是,听二姊的准没错。”她直接打断他的话,他眼下的年纪只知崇拜强者,殊不知蓦允孤僻乖戾,还杀人不眨眼,盲目崇拜这种人,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开平见她表情极严肃,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点头同意,反正他二姊与之前不同了,居然能撂倒卢信刚救了全家,这分聪明才智让全家人都刮目相看,爹娘也说自己上京一切听她的。

    苏槽瞧着春家的马车远去,向主子禀道:“殿下,那丫头绕过咱们走了。”

    “随她去吧。”马车内的人声音淡淡,似不在意。

    “是。”主子早料到那丫头不愿同行,并不强迫,但要他说呀,这丫头真不识抬举,不想依附主子,偏要划清界线,是蠢了才会如此。

    半个时辰后,那突然吐血昏死的犯人被弄醒了,马车继续前行,在天黑前苏槽伺候着蓦允进到客栈,蓦允此行低调来也低调回去,并未摆出摄政王的阵仗,所以没有包下客栈清空所有人,只要了几间上等房住下。

    在蓦允上楼准备进厢房时,在廊前遇见了同住这间客栈、正准备下楼用餐的春家姊弟,春开平一见到他立即规矩的问安,不敢稍有不敬,可春芸姝却是低喊了声倒霉。

    这话原该什么人也听不见的,偏某人听见了,对她笑得毛骨悚然。

    “可真巧,镇上的客栈不少,你居然与咱们挑上同一家落脚。”苏槽皮笑肉不笑的说。

    “真这么巧吗?”她咬牙问,他们根本是知道她落脚在此,也跟过来的。

    “就这么巧的!”苏槽那嘴脸实在很欠扁。

    她磨牙。“殿下要进房歇息了吧?那小女子姊弟就不打扰了,告辞。”她不想与蓦允有半分纠缠,掉头要走。

    “开平。”蓦允忽然唤他。

    春开平本来要跟着姊姊走的,闻声回头。“殿下请吩咐。”

    蓦允朝他温和一笑。“苏槽已备好膳在厢房内了,陪本王进去用膳吧,本王想听听你入京后有什么计画。”

    春开平喜上眉梢,能与摄政王同桌吃饭,又得他垂问未来打算,这是何等荣幸,他马上道:“开平这就随您”

    “开平,别忘了凤佳已点好了菜,在楼下等着咱们下去用餐,就不打搅殿下用膳了吧。”春芸姝冷冷的说。

    春开平尴尬。“二姊”

    “殿下日理万机,哪好为了你一个孩子费心,到京之后咱们姊弟一切自理,千万别麻烦了殿下。”她这话分明是说给蓦允听,说完拉着不知所措的弟弟要走。

    “二姊怎能对殿下不敬”春开平心惊,二姊私下对殿下不满就算了,怎好当面表现出来,二姊不怕得罪殿下吗?

    没错,春芸姝是不怕,只要想起这家伙的所作所为,还有利用春开平设计她上京的事就非常不爽。

    “少啰唆,忘了我之前才对你交代的吗?别指望别人,凡事靠自己,走了!”她拉着弟弟不给某人面子的扭头就走。

    “殿下,这丫头的气焰又上一层楼了,要是其他人敢对您这态度,那尸首都不知埋到哪去了,您要不”

    蓦允手一抬,让苏槽闭嘴。“让她张狂吧,本王就爱看她目中无人的样子。”他竟是笑矜的。

    苏槽愕然,完了,主子让这女人迷了心窍!他正摇头时,春家姊弟俩方才消失的方向突然传出惊呼声,见主子脸色微变,下一瞬已举步过去,他也忙跟上。

    过去时前方已围了些看热闹的人,原来姊弟俩在下楼梯时遇到了酒醉的客人,醉汉见春芸姝貌美竟出言调戏,春开平哪里忍得了,当场与对方打起来,可春开平还没长开,个子不高,两三下就被打倒在地,春芸姝气极,敢打她小弟,一脚便踹上那人的后腰,对方吃痛回头,瞧她双颊怒红,那泼辣样显得更美,心神一荡,身子兴奋起来。

    “小娘子够味,老子喜欢!今晚跟老子相好吧!”他无耻的抱住来不及闪躲的春芸姝。春芸姝怎可能受这污辱,吃老娘豆腐是吧,她在众目睽睽下屈膝一顶,狠狠朝他的胯|下撞去,那人痛得抱着命根子叫跳起来。

    这一幕瞧得围观众人傻眼,一般女子遇到这等状况不都吓得手足无措,只会哭躲,哪像这女人这么凶残,连男人的命根也敢毁

    “这还是女人吗?”苏槽瞪眼道。

    蓦允神色也很阴沉,不过不是对春芸姝干的事皱眉,而是对那发情的酒客动怒。“苏槽!”

    “在。”

    “将那人的舌与双手割了剁了!”

    “是”苏槽得令后叹息,这不长眼的,敢调戏这丫头,又用手碰她,想到卢升被阉的下场,这人会被割舌、剁手也应该了。

    蓦允这话是对苏槽交代的,但春芸姝耳尖听到了,马上道:“罪不及此,别下狠手了。”这人虽可厌欠教训,但他下手也太重了些。

    蓦允神情阴鸷。“苏槽,杀了他!”岂料在她求情后,他反而要那人死了。

    她错愕。“您——啊!”在她正要再说什么时,一阵银光迎面而来,她瞪大着眼,瞧着一把刀正朝她射来,心知躲不过,正不知如何是好,刹那间,这把刀在她眼前定住了。

    她惊喘着,因为再半寸这把刀就没入她眉心了,而让这把刀定住的正是蓦允。

    “这刀”她才要问起怎么回事,已见他动作极快,将刀射向调戏她的醉汉,那人咽喉中刀,当场栽倒断气。

    眼见这血腥的一幕,春芸姝青了面容,还来不及反应什么,下一瞬身子已教人抱起消失在众人眼前。

    春开平见姊姊被带走,回过神来要追上去,但让苏槽给挡下了。“春少爷别急,殿下只是有话对令姊说,等说完话就会放令姊回来的。”

    “这殿下对二姊能说什么?”春开平不安的问。

    “谈情说爱吧。”苏槽撇嘴。

    “嗄?”

    苏槽鼻子一哼。“你二姊转运啦,你让她好好惜福,别再跟殿下作对了。”

    “转运、惜福?”

    “嗯,你也是,但你比你二姊识时务多了,态度要好好保持,别让她带坏你了。”他拍拍春开平的肩后走人

    了。

    春开平不明所以,还听不大懂,这意思是殿下瞧上二姊了?

    厢房内,春芸姝瞪着气定神闲坐着喝茶的蓦允。

    “为何杀了那人?”她横眉竖目的问,这人真是心肠狠毒,竟让她亲眼看到他杀人。

    他冷峭地笑。“本王杀人何需问原因。”

    “你!”她暴跳如雷。

    “怎么,气到连敬称都不用了,直接指着本王的鼻子你你你的叫?你也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