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吾凄难宠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程元秀将眼睛闭上,略有些头痛地叹了一口气。向来安静沉稳的她,怎么会那么冲动呢?这可是她第一次打人,那种头脑发热、掌心灼痛的感觉令她记忆犹新,程元秀垂下眼,看着自己手掌的轮廓。

    不过虽然他救了自己,却也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送药进来的沛玉一见她坐了起来,喜道:“小姐,您醒了?”

    程元秀抬头笑了笑。

    沛玉连忙放下药走到床边,整了整程元秀倚在身后的枕头“晨起明明退了烧,可小姐一直未醒,奴婢还担心呢,现在醒了就好”可说到一半,沛玉的脸色又浮现出了担忧,她掩去眼底的异样,折身去桌上端药。

    程元秀却已经猜出了她的担忧,她不语,等沛玉将药碗递过来之后,默然饮尽,而后在吞咽下去之后微蹙了眉。

    见她如此,沛玉忍不住心头一酸,这药闻起来又酸又苦,入口之后肯定苦涩难忍,可程元秀却就那么一饮而尽。沛玉心里明白,程元秀虽然看起来温软好性、安静沉默,但骨子里是有一股执拗和骄傲的,只不过府中不如意的生活,让她彷若圆了棱角的玉石、蒙了尘的明珠。

    “小姐,奴婢给您倒口茶,别苦坏了舌头。”

    “不碍事。”程元秀轻轻拭了拭唇“去告诉大夫人我已经醒了。”

    她知道程元珠肯定已经把事情捅到大夫人那里去了,这几日自己昏睡着,大夫人也没法审问,所以全等着她病好之后一并发作呢,现下她已经好了,早晚也是要去把那件事说清楚的。思忖间,她已经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准备下床。

    沛玉忙不叠地拦过来“小姐,您才醒,还是先歇歇吧,大夫人那”

    程元秀将玉足探入绣鞋中“没关系,我没做过的事,大夫人总不能冤枉我。”她这话说得自己都心虚,程元秀觉得大夫人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果不其然,大夫人根本不肯听她的解释,只是一味地逼问她到底奸夫是谁,程元秀百口莫辩,连带着娘玉姨娘也被大夫人训斥得面红耳赤,最终因为她始终不肯开口,所以大夫人罚她在祠堂里闭门思过。

    她这一跪,便就是一天一夜,最终程元秀昏厥在了祠堂里。

    程元珠本以为能凭借这件事让程元秀多吃点苦头,可没想到她跪了一天之后,这件事竟然就不了了之了。

    她并不知道程元秀毕竟是程家的人,若是家里出了个与人私相授受的女儿,那么也会影响其他几位小姐的婚事,所以大夫人打算这件事就此揭过便算了。虽然她很讨厌程元秀母女,但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程元珠与卫旬的婚事,侯府虽说提了亲,但亲事还未敲定,所以必须万事小心。

    可很显然,程元珠根本看不透其中的关键,她一心只想要程元秀好看,既然娘不肯管,那她就自己出手。很快,程元珠就凭借着自己在上京贵女圈的灵活人脉将程元秀与人私订终身,并以金珠为定情物的事传出去。而这件事,很快就被一直打探鲛珠下落的颂安知道了,颂安立即将这件事回禀给了卫旬。

    当时他正卧在假山上晒月亮,颂安站在假山下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卫旬一听就怒了“屁话!”

    颂安吓得瞬间把头低了下来。

    紧接着便有一阵劲风自头顶上传来,扑得颂安下意识地闭眼,而当他再把眼睛睁开时发现低垂的视野中多了一双赤luo的大脚,随之而来的还有卫旬暴躁的咒骂“老子什么时候和她私订终身了?还定情信物?我呸!”明明是那个女人给他硬扯下去的好吗!

    颂安低着头,看那双脚开始踱来踱去,须臾,大脚又站定了,颂安还没等到卫旬发话,就感觉衣领忽然被揪紧,他被迫抬起头,整个人都被卫旬给提了起来。

    “那个女人是谁?”

    颂安有些发愣“谁、谁?”

    卫旬怒道:“谁拿了老子的鲛珠,老子就是在问谁!”

    颂安颤巍巍地说:“哦、哦,她是程府的二小姐程元秀”

    卫旬拢紧了拳头,程元秀!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看起来那么美,却心机颇深,想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