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可可文学 www.kkwx.cc,黑骡奷母三部曲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野姑子说:“昼前菜地上,见有老大一条蛇!” 黑骡问:“哪底?”

    打背赤就爬起来,油油的肉背上脊梁骨一截一截,在皮下乱滚。野姑子打了一下光脊背“啪”的一声,清亮清亮的,像在黑夜里赶蚊子。

    黑骡不见痛,突嘴看着。野姑子不说话了,心想:这人真个讨厌,说是聊天吧,还爬起来喽

    !野姑子喜欢贴着他睡,那肉一滚一疙瘩,挨上去热糙糙的,厚重、贴实、舒服。歪了腿又摩上去,冰滑的碰上了粗热的,两根大腿一接着,两人都打了一个颤。黑骡又硬了。

    这头公驴!没歇多久啊,整得人没法睡!野姑子转过身去,黑骡果然伸手来拨,野姑子故意不搭理。呼嘘呼嘘的,黑骡在喘气,分开她后边贴着一块的白腿根,进来了,像根粗树枝,太糙,有些痛人,但野姑子忍着。

    “嗯”野姑子不敢出大声,隔壁就睡着公婆,让听见,羞人!黑骡像把镰刀在割着野姑子,一来一去,拖着。水出来了。

    “吧唧、吧唧”的声音响起来,黑骡动得更欢了,床开始摇“咿咿呀呀”的叫,野姑子带着哭腔:“轻点轻点死骡子!”黑骡喘着粗气:“你不欢喜?啊?我弄得你不欢喜?啊?傻装!”野姑子屁股抬起来了。

    死力往后凑,上半身窝扒在竹凉席上,嘴里闷着嗓子哼哼,还是不敢出声,下边的水油了一腿。黑骡“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她雪白的高屁股上,他就喜欢这样,就像小时候骑木马“驾!驾!”的一声声叫唤,他完全把野姑子当马骑了。

    总也骑不厌,一天三、四回。也怪了,野姑子除了刚过门那阵受不了,现在却喜欢上了,没事三下两下还会去惹他。野姑子轻声喘:“死人!别拍!隔壁听见了!啊!”黑骡给了她一下狠的。黑骡就爱玩,就喜欢让她装不成,老爹和妈哩听见有什么?六十多岁的人了,不也天天弄?想起妈哩的肥屁股,黑骡弄得更大声了。

    掰着野姑子的白屁股使劲整,床跟散了架似的“匡当,匡当”撞着墙壁。隔壁老爹咳嗽一声,发话的却是妈哩:“骡子歇着呐!下昼还要去田里。”黑骡扑在野姑子背后没动弹,野姑子“咕咕”低叫,下边痒得烂开来。

    黑骡子把野姑子压在下边跟扁了似的。猴着劲,歪转着屁股慢慢厮磨,两人下身贴挨着,不再弄出声,隔壁也不言语了。

    这个大中午的,黑骡的汗全跑到野姑子身上去了,野姑子被整得跟拔了毛的母鸡样,衣裳松散,才出了房门,撞上婆婆阴阴的脸。野姑子不敢吭声,猫着身,取了耙子,翻稻子去了,心里又怪上黑骡了。

    这头驴呀!黑骡有使不完的劲,粗头粗脸地出了房门,大嗓门一叫:“捱去作田喽!”妈哩凑上来,替他整整领子,低声埋怨着:“这大的人,也不会注意保养身子”黑骡不耐烦,闷哼一声:“捱去喽!”

    妈哩目水望着他:“早些归里不要没天没日的。”黑骡说:“晓得!”黑骡去了田里,整完自己的地,却弯到二堂嫂家菜地去了,二堂嫂果然还在菜地,一个女人,真不容易,拖着两个小的,不像个人了。

    日头还留在天边,洒得山坳里一片黄,跟电影里似的,二堂嫂弯着的身子看上去又黄又旧,却有股莫名的感觉触到了黑骡的心。

    黑骡不忍看,想把那个身子抱到田岸上歇着,自己来整地。走近了,却出不开声,闷哼了一下。二堂嫂迷茫的脸儿抬起来,看到了,无声地笑笑算是招呼,又埋头干活。那张脸儿又憔悴又秀气,黑骡看得心疼。黑骡说:“挖地哩?”

    二堂嫂低头说:“挖地。”黑骡说:“种菜?”二堂嫂说:“种菜。”黑骡说:“天快暗了。”二堂嫂说:“天暗得快。”

    黑骡哼哼两声,说:“捱帮你挖,快!”二堂嫂吃惊地四下看了一眼,就是没看黑骡。又低下了头:“莫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